崔永元的虚荣

2014-07-01 | 作者: safin | 标签: 崔永元

崔永元花了100万元赴美调查转基因,把访问的成果拍成一个68分钟的纪录片。我以为他能调查出一些震撼性的信息,或是会真诚地改变自己的偏执。

我错了,纪录片里的小崔,依旧是那个有着崇高道德情怀的小崔,也依旧是那个将这种道德情怀置于科学和理性之上的小崔。

作为一个公知,对一件公众关心的话题持有强硬观点无可厚非,这甚至是成为公知的必需资源。但公知和真正的知识分子的区别在于,后者的武器是概念、逻辑、以及严格的近乎苛刻的学术评价体系,而前者的武器则是道德大棒。

关于转基因的安全话题,任何一个非专业人士都没有资格下评判。现代科学研究和评价体系发展到今天,已经形成了非常专业化的机制,来评价任何一种新技术、新观念、新方法。无论是WHO还是FDA,对食品和药品安全性的判断,所遵从的都是这样的体系——实验要经过IRB(学术论理机构)的认可,成果要经过同行的评审,从实验到临床要经过严格的程序。

你可以认为由于管理、政治等原因而导致FDA权威性的下降,但这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可惜的是,在崔永元的片子里,技术问题成了道德问题,科学家被分为了“有良知的”和“没有良知的”两种。当然,前者太少了,以至于这部纪录片不得不用部队退休干部、妇联NGO的妈妈们、塑身教练、数学家、纪录片摄影师和街头大妈们来充数。

这部纪录片是标榜客观的,他访问了不少支持转基因的人,有科学工作者,也有农场主。他们支持的理由归总起来很简单:相信科学评价体系的成果,相信同行评审(peer review)的科研文章。所以,一切支持转基因的观点看起来都建立在这个科学评价体系上。但崔的纪录片语言,是让这些人先出来说话,然后让退休干部和菜市场大妈们上战场,以一种人民战争的方式,把科学家淹没在口水中。

可以理解,或许是因为对国内的学术腐败心有余悸,让我们对上述普世认可的全球学术体系的权威性很难毫无保留的接受。但中国特色不等于全球共识,首先我相信全球科学研究的总体环境是要比中国纯净N多的,在这样的系统中,错误虽难以避免,但绝对是极少的。其次,这个体系有着非常成熟的自我纠错机制,错误的研究结果会很快被其他人驳斥,我们对人类世界、对自然界、对宇宙的认识,正是因为这样的机制而不断前行的。你可以反对科学研究的结果,但不能否认科学的过程和理性的思维。

但是,崔永元和他的受访者们,用一种很奇葩的方式,把这个体系给彻底否定了。他们的逻辑是:这些人都是坏人,都是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都是要靠转基因发财的人,所以,转基因不安全。他们巧妙地挥舞起道德的大棒,把WHO、FDA甚至和整个支持转基因食品的人贴上了标签。这种道德层面的批判,用一种贴标签的方式否定几代科学家的付出,同时满足了自我作为公知的虚荣心。

崔永元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像他这样的人有很多。他们大都怀有救世情结,怀有英雄主义梦想。总是梦见自己如堂吉诃德一样,与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大战三百回合。他们相信,天然去雕饰是最美的,任何人工物的都是自然的敌人。自然最大,这是他们标榜的核心理念。作为一种审美观,追求自然无可非议,且值得尊重。但审美观和科学的对话,犹如关公战秦琼一样,只能是用来说相声的。可怕的是,崔永元们把这种审美观上升为价值观,并以此对科学技术的进步作出评判。他们的逻辑是:新生物技术=人为干预自然进程=反自然=反人类。所以,反对转基因=救世主。动感超人叔叔,辛苦您了!

在影片快结束的时候,崔永元咬了一口私人农场中种植的有机西红柿,说了一句:恩,这是我8岁时吃到的味道。小崔同志,你8岁时候吃什么我不管,但你知不知道,你8岁吃西红柿的时候,有多少穷苦的孩子对西红柿连见都没见过,他们一日三餐(或是两餐)都成问题,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你是否知道,即使到了今天,你51岁了,那些孩子可能依旧填不饱肚子?你是否知道,如果你能活到2070年,108岁的时候,地球人口将达到90个亿,我们的后代吃什么?那时候,有钱人可以吃到有机食品,穷人们没钱,粮食又不够,只能过着营养不良、等着饿死的日子。曾经的希望——转基因食品呢?已经被你们这些有良知的人给消灭了。

噢,有良知的你们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念:让自然决定一切。穷人们被优胜劣汰了,真的很自然。

对,你依旧可以嚼着家乡味道的西红柿,品味着自己的道德!

来源:豆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