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确保安全前提下转基因食品应产业化

2014-03-05 | 作者: | 标签: 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黄海蕾/文)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高调宣布赴美调研结果,转基因产品再度成为热议话题。作为国家转基因重大专项评估组副组长,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省农业科学院院长陈剑平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民众对转基因产品能客观看待,不要“谈转色变”。陈剑平提到,目前,通过农业部批准的转基因产品都是安全的,转基因食品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应该尽早产业化。’

◎“不吃转基因食品,这跟舆论引导有很大关系,包括媒体或者网络上,不乏不客观的看法,也不排除有居心叵测的人在搅局。”

◎“我国有关大豆、玉米的转基因研究已经相当成熟,但是至今尚没有批准国产转基因大豆、玉米在大田种植。”

◎“欧盟一些国家比如德国比较抵制转基因产品,德国担心的主要不是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而是担心转基因会破坏物种的纯度。在这个问题上,我国与他们的看法存在不同。”

——陈剑平

□关于转基因历史

我国吃转基因食品已10年

京华时报:目前,对于转基因食品的争议很多,有些民众甚至直接放弃吃转基因食品,对此您怎么看?

陈剑平:目前,中国公众对转基因的技术认识不足,转基因是高度专业化的技术,普通百姓对它的认知不够可以理解。有些百姓抱着“宁可信其有”想法,不吃转基因食品,这跟舆论引导有很大关系,包括媒体或者网络上,不乏不客观的看法,也不排除有居心叵测的人在搅局。所以,公众对于转基因的疑虑会越来越多,甚至被大家妖魔化。

京华时报:您会吃转基因食品吗?

陈剑平:当然会,其实我们一直在吃。我国已经引入国外的转基因产品长达10年,也就是说我们的民众已经吃了10年的转基因食品。转基因是一个中性的技术,利用得好会有很好的前景。从宏观方面讲,转基因是高新技术,而且是生物技术中的核心技术,它是不可抗拒的世界发展潮流。

□关于转基因意义

转基因技术可保粮食安全

京华时报:为什么有些欧盟国家抵制转基因产品?

陈剑平:目前,大家普遍认为欧盟国家比较抵制转基因产品,其实欧盟也有一些国家,比如西班牙和葡萄牙种植和进口转基因产品。抵制转基因的国家中德国比较典型,他们担心的主要不是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而是担心通过亿万年进化形成的物种因为转基因而破坏了它们的纯度。在这个问题上,我国与他们的看法存在不同。

京华时报:我们国家是基于怎样的看法?

陈剑平:我们更注重现实意义。我国人多地少,粮食问题比较严峻。根据数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可能有8000万到1亿吨的粮食缺口,这牵扯到国家的粮食安全。目前,提高单位面积的粮食产量已经相当困难,而且大量使用化肥、农药会造成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的问题。在这种国情下,我们希望通过新技术的研究和储备,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真的到了粮食不够的时候,要依赖国外,这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我国要抢占世界高新技术的制高点。在很多科学领域,我国都是落后的,但是转基因技术研究,我国与世界同步。因为这项技术的发展历史只有30年左右。尤其是水稻转基因技术,我国走在世界前列。

京华时报:未来转基因产品的发展会怎样?

陈剑平:我们要加强转基因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并且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成熟一个产品,就要产业化一个,发挥转基因技术在保障我国粮食安全中的巨大作用。

□关于转基因管理

我国转基因管理非常严格

京华时报:我国现在能够种植转基因作物了吗?

陈剑平:我国有关大豆、玉米的转基因研究已经相当成熟,但农业部基于安全性和有关法律法规考虑,至今尚没有批准国产转基因大豆、玉米在大田种植。很多专家也对此有疑问,我们可以吃国外进口的转基因食品,为什么不能种植自己研发的转基因品种。

京华时报:我国转基因产品商业化生产需要经过哪些程序?

陈剑平:国家对转基因产品产业化的态度十分谨慎,对转基因研究和产业化的管理非常严格。我国转基因产品产业化遵循的是“非食用—间接食用—直接食用”原则。目前,我国尚处在非食用产品产业化阶段,主要是转基因棉花实施产业化,并已产生十分明显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间接食用和直接食用的转基因产品产业化至今只批准过转基因抗病毒番木瓜一例,大量间接食用和直接食用的转基因产品正处于研发阶段,或者正在进行严格的第三方安全性评估。我们不能笼统地说转基因食品不安全,应该对有关案例进行逐个分析,用科学证据和事实说话。目前,农业部通过批准的转基因产品都是安全的。

4□关于转基因推广

对民众媒体官员进行科普

京华时报:您对崔永元赴美调研的事情如何看待?

陈剑平: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转基因是好的,而且我们也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对于网络或者媒体的声音,不管是批评的还是客观的表达,至少说明大家关注,越关注也越能促进科学的进步。

京华时报:转基因产品怎样才能被大家更好地接受?

陈剑平:从科学本身的使命讲,转基因的到来是为了让民众获得更幸福的生活。而且未来或许能提供更加有针对性的实惠。比如,糖尿病患者因为大米淀粉含量较高不能多吃,而采用转基因技术的大米可以不含有淀粉,这样就为糖尿病病人带来好处。未来转基因产品也要看市场和需要来生产,要让消费者得利。

京华时报:在观念转变上,我们还应该做什么?

陈剑平:目前,消费者对于转基因产品还有偏见。我们应该加强对民众的科普,对媒体、对政府官员进行科普,这样转基因的工作才能被人接受。但是,转基因产品投产后,一定要进行标注,让消费者有知情权,如果消费者不愿意就不买,这很公平。

■马上问答

委员,您吃转基因食品吗?

据新华社电20多万网民投票,九成认为转基因不安全,反对其商业化;有关部门再三表示食用是安全的、审批是严谨的。到底该排斥还是力挺?我们身边到底有多少转基因食品?

问题一:

您自己吃吗?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彭于发:大豆转基因食品不仅我吃,大家也在吃,全世界都在吃。都是我爱人买,我们买的时候也不会特意去看它是不是。

问题二:

转基因安全吗?

彭于发委员:就两句话,第一,凡是经过批准的都是安全的;第二,转基因食品存在潜在风险,所以要通过严格的科学评价和测试。

我国转基因安全评审非常慎重。例如2013年新批准的转基因大豆,其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十几个国家已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在他国安全评价基础上,又在国内开展了环境和食用安全验证试验,历时三年才发证。

问题三:

有滥种情况吗?

彭于发委员:总体形势比较好,但每个领域都有违规情况。滥种有时不是有意识的,比如上世纪90年代前,当时的转基因技术缺乏安全评价和法规管理,导致有些种子外流。大米的情况就是历史问题,但种子一污染,可能很多年都弄不干净。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