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长赋两会答问转基因与进口

2014-07-02 | 作者: 韩长赋 | 标签: 转基因与进口

经济日报和中国经济网记者:关于粮食安全问题,请问韩部长,最近发布的《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提出,到2020年我国粮食产量要确保稳定在5.5亿吨以上,这个目标远远低于目前国内的消费水平,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粮食自给自足的政策有所改变?今后我国是否会进口更多的粮食?“十连增”之后如何继续持续增产?谢谢。

韩长赋:你提的这个问题,我觉得你观察得很深入。关于粮食安全的问题,我想用三句话来回答。

第一,我们国家立足国内基本解决粮食的安全问题,这个政策是坚定不移的。前不久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了新形势下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就是坚持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这20个字的核心还是立足国内。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地端在自己手中,而且我们的饭碗主要装中国粮。

方才你讲到,前不久公布的关于食物和营养的纲要,里面确实提出来到2020年我们的粮食产量要保证在5.5亿吨以上,但是我想说明的是,这个目标指的是谷物,也就是说小麦、水稻和玉米,而且是一个最低的产量。我们2013年的谷物生产是10855亿斤,还是低于5.5亿吨这个指标的,是个最低确保的产量,并不是说我们产这些粮食,我们还是要根据我们的需要和我们的能力,来保证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

第二,刚才你讲到,我们是不是要进口很多粮食。这几年我们粮食的进口量确实在增加,但是总量并不大,去年就是1300万吨。我们国家消费在增长,资源又有限,所以我们会适当地利用国际市场。但是我们基本的是要依靠自己。去年的1300万吨只占我们国内消费量的2.4%,而且要是真靠大量进口也靠不上,全世界的粮食贸易量只有6000亿斤,相当于我们产量的一半。大米,我们的第一主粮,全世界的大米只有700亿斤,相当于国内消费量的1/4,他不可能都卖给我们,所以我们对此还是清醒的。

你讲到这个纲要,确实,我们的《纲要》发表了之后,包括最近乌克兰局势动荡,都引起了国际市场粮价的波动,说明国际粮食市场还是很脆弱的。我们十几亿中国人,不可能靠买饭吃、讨饭吃过日子,所以我们会增加一些进口,但是进口量不会大幅增长。

至于说到已经“十连增”了,以后还能不能保证,这个问题我是有信心的。现在一个不争的事实,全世界都公认的,中国用世界十分之一的耕地产了世界上四分之一的粮食,养活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这应该说是改革的红利,科技的恩惠,也是中国农民创造的奇迹。

从未来看,我们的信心是建立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是政策。中央高度重视粮食生产、粮食安全,我们有一套政策体系。第二个就是科技。我们现在科技贡献率已经达到了55%,还会进一步提高,特别是种业,我们把种子当成大事来抓。第三个是基础设施。现在我们的水浇地已经到了51%,我们农业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已经达到了59%,虽然在世界上不算先进,但是这个基础还是能够帮助我们有一定的抗击自然灾害的保障能力。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加大措施保护耕地,坚守耕地红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描绘一下,前面是政策、科技、设施三大支柱,再加上一个保护耕地红线,就是“筑牢三大支柱,坚守一条红线”,当然还有创新农业经营体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适度的规模经营,提高种粮效益。我想2014年的粮食生产还是可以有预期的,长期还是有信心的。

香港卫视记者:请问关于转基因食物的问题。对于转基因作物生产,农业部是如何加强监管的?因为最近有舆论质疑,有几个内地的省份在非法种植,谢谢。

韩长赋:这个问题,我记得2012年“两会”期间,也是在这个地方,我曾经回答过记者朋友的提问。今天既然还有记者关注这个问题,我就愿意再讲一讲。 转基因的问题可能三两句话不一定说得明白,我就多说几句,可能稍微多占一点时间。

农业部对转基因问题的态度是一贯的,是明确的。简言之,就是两条,一是在研究上要积极,坚持自主创新,二是在推广上要慎重,做到确保安全。

所谓积极研究,自主创新,转基因是一项新技术,也是新产业,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现在全球的转基因技术研发可以说是势头强劲,发达国家都在抢占这个技术的制高点,发展中国家有很多也在积极跟进。我们国家是农业的生产大国,也是农产品的消费大国,而我们国家又人多、地少、水缺,旱涝、病虫灾害频繁,而且,为了保护环境,我们还要推进退耕还林还草还湿。所以,为了保障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出路就是必须走科技创新之路,这里面也包括我们要在转基因这项高新技术上占有一席之地,我们要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我们的技术不能都被别人垄断了,市场都被外国占领了。

正因为如此,2008年国务院批准设立转基因重大专项。目前我们国家转基因研究正在推进,虽然整体上我们的研究水平跟发达国家还有差距,但是在有些领域,我们达到了国际的领先水平。比如说我们自主研发,现在已经开始种植的转基因抗虫棉,这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已经占到了95%,有效控制了棉铃虫的危害,减少了农药的施用,也保障了棉花产业的发展和棉农减支增收。所以,我们要积极研究,自主创新。

所谓慎重推广,确保安全,转基因是一个新事物,人们了解、认识有一个过程,有所担心,我认为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也认为,这些也可以促进我们的工作。但是这里面核心是什么呢?是要健全法规,尊重科学,加强监管。

我可以讲讲我们国家是怎么监管的,我们一是建立健全了一整套的适合我国国情并且与国际接轨的法律法规技术和管理规程,这个规程和法规涵盖了转基因的研究、试验、生产、加工、经营、进口许可还有产品强制标识等各环节。国务院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部制定实施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还有《农业转基因生物加工审批办法》四个配套规章。就是说国务院层面有一个条例,农业部有四个配套的规章,国家质检总局也施行了《进出境转基因产品检验检疫管理办法》,我们是有一套法规的。

第二是组建了由多学科64位专家组成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按照实验研究,中间试验、环境释放、生产性实验和申报生产应用安全证书这么五个阶段,由安全委员会负责对转基因生物进行科学、系统、全面的安全评价,组建了由41位专家组成的全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已经发布了104项转基因生物安全标准,就是我们由一个多学科的科学家组成的安全委员会,而且有一个标准委员会。

第三是建立了由12个部门组成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来负责研究和协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工作中的重大问题。

第四是施行转基因食品的标识管理。依法对转基因大豆、玉米、油菜、棉花、番茄等五类作物17种产品实行按目录强制标识。可能关注这个问题的媒体记者都知道,现在世界上对转基因产品的标识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自愿标识。你愿意标就标,不愿意标就可以不标。第二种是定量标识,是按照含量来标,你低于这个含量可以不标,高于必须标。第三种是强制定性标识,只要你存在这方面的成份,就要标识。我们国家实行的是定性按目录强制标识的制度。

我讲这么多,是想告诉大家,我国的转基因安全管理是严格的,是严谨的。转基因产品安全不安全,是由多方面的科学家按照严谨的科学标准、严格的法规程序来评价的。简而言之,不是由哪个工作部门或者哪个人来说了算的。转基因无论是研究、试验,还是生产、加工,或者是经营、进口,都要依法依规办理,这套程序是很严格的。

尽管有这样严密的法规和程序,我们在实际管理工作中还是坚持慎之又慎,在应用上遵循“非食用→间接食用→食用”的步骤。首先发展非食用的经济作物,前面讲了棉花,我们的棉花大部分都是转基因的抗虫棉。其次是饲料作物、加工原料作物,再次才是一般的食用作物。至于主粮作物,将会更加慎重,通过更严格的程序。目前,我们国家批准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木瓜,没有批准任何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生产。所以,本着这样的原则,依法依规,同时尊重科学,用法制精神、科学态度来对待、处理、管理转基因问题。

对转基因,无论是制种、试验还是种植,都是要经过严格的程序批准的,对个别的公司或个人,违规销售、种植转基因作物,农业部的态度历来是非常明确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

我们将督促各级农业部门加强执法检查,严厉查处转基因作物的非法种植。除此之外,我们同时严把品种的审定关,凡是参加审定的作物品种,都要进行转基因成分的检测,这样从源头上防止转基因的种子未经批准就进入市场和违规种植问题。我们也欢迎大家向各级农业部门举报,我们一定会认真核实,坚决查处。谢谢。

中国日报社记者:关于转基因食品,我想问一下农业部长,您本人会吃转基因食品吗?

韩长赋:问题很尖锐,但是我也不回避,我实事求是地回答你这个问题,我现在也在吃转基因原料加工的食品,具体来讲就是豆油,因为我们国家的豆油主要是用进口大豆加工的,进口的大豆主要都是转基因的大豆。我想说一点,进口的转基因大豆都是经过我前面讲到的那些法规、程序,经过生产国安全实验,也经过我们自己安全实验,经过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严格审定,才可以进口的。

来源:韩长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