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崔考察转基因”谈统计学的重要性

2014-07-02 | 作者: 严建兵 | 标签: 统计学的重要性

崔永元先生自称耗费百万巨资赴美调查转基因,精神可嘉,值得学习;在两会前夕公开其调查视频,成功引起关注,也值得我们非专业的科普人士学习。

此前已有多位专家和网友对调查存在的问题和错误发表了多方面的评论,我不再累述,只提出一个问题来讨论——科学调查中如何正确使用统计学方法和手段。

几乎每个观点,不管是科学的、社会的,或者任何方面的,你总能找到支持者或者反对者。但是,要通过调查得到证据来确定一个观点的“是”与“否”,并非做出支持或反对的表态那么简单,需要遵循以下几个原则:

1)样本要足够大。比如说,我调查了30个人,15个男的、15个女的,发现女人的平均身高高于男性,于是得出结论:全世界或某个国家(地区、人种、民族……)女人比男人高,你肯定不会相信。当然,有时候一个人谁也无法完成极大的抽样,但可以参考专业机构的调查结果,而不能固执地坚持己见。不能把所有数据都看利益集团所提供,比如加州的公投连标识转基因都否决了,你还能说这个州大部分人反转?可是崔永元的调查就犯了这样的大忌——调查样本不够大——他仅凭有限的采访就得出了倾向性的结论。

2)样本要有代表性。样本可能是无数多的,也可能是过于庞大的,通常的调查无法穷尽所有对象,这就要求调查对象具有代表性。因为,一个普通民众的观点和一个主流科学家的观点份量绝对是不一样的——国际主流科学团体、生物专业主流科学家、美国科学院等毫无疑问代表着主流科学界。尤其是农学和医学学部的专家,他们都对转基因有明确的态度,其意见也更加可信。最近几天,正巧美国科学院院士Ronald Phillips先生来我实验室访问,他担任过美国科学院植物、土壤和微生物学部的主席,相信生物技术是第二次绿色革命的关键技术。我也借此机会向他详细了解了美国科学院相关政策和决定出台的严谨过程。崔永元调查视频给人的感觉是调查对象非常多样,有科学家、农场主、政府官员、超市顾客、路人甲。但这些特定对象并没有代表性,正如方舟子指出的,是精心挑选的倾向性访问对象。比如他特地到有机市场去采访,当然只能得到反对转基因的声音。崔永元肯定美国人民有选择权,能避开转基因,却不知道多数美国人民相信自己的政府和FDA,从不过问或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何况有机市场只占美国整个市场的2-4%。崔永元的采访对象看上去形形色色、职业不同,其实都是同一类:反转挺有机——或者是有机市场的常客,或者是反转的NGO组织代表,或者是非专业人员。

3)统计分析的相关性需要多证据支持。我们很容易找到任意两组数据的相关性,但任何严谨的研究都不会仅仅根据这种相关性而做出任何结论。崔永元重点推崇的退休教授南茜・斯万森(Nancy Swanson)说,草甘膦使用的增加与各种疾病的发生呈显著正相关,所以是草甘膦导致了这些疾病。这是一个惊人的、诺奖级别的发现,如果它是真的,那么很容易通过动物试验来验证,可至今没有。有一篇论文《食品化学毒物学》被撤稿,就是因为试图通过动物试验来证明草甘膦可能致癌,而遭到科学界齐声指责。相反,有大量的试验证明草甘膦是危害最小的农药之一。事实上,南茜・斯万森的说法只是一个缺乏统计学常识闹出的笑话,与中国媒体炒作过的转基因种植导致癌症增加一样。如果这种统计有效,我们很容易得出,GDP的增加是疾病发生率变大的罪魁祸首、太阳是公鸡叫起来的……。

4)实验结果的表述要有统计分析。视频中有多处骇人听闻的断言,比如吃转基因作物的动物闻起来臭、转基因的玉米鸟儿吃得少、吃了有机食品一个月肿瘤就消失了……这和张悟本说吃绿豆包治百病如出一撤。统计分析要求,证明鸟儿不喜欢转基因玉米,就应该找到多只体态、健康程度等基本一致的多种鸟类分成多组,在严格控制(比如玉米的颜色、外形、大小,放置位置、喂食时间等一致)和隔离的情况下,让鸟儿在给定的时间内自由取食,然后统计每种玉米被取食了多少。经过统计分析,才能检测出转基因与非转基因玉米是否有统计学上的差别。

5)引用数据要注意质量。比如挺转派说有30个诺奖获得者签名支持转基因,反转派说135个诺奖获得者反对转基因,都是重要的事实描述,这应该是很容易核查的。但后一说法至今拿不出任何证据,哪135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哪个场合下有此表述?实际上这根本是个谎言。

最后,不论崔永元是根本不懂还是有意违反统计学原则,其行为和国外反转派一样,是用误导的方式左右舆论并绑架民意。比如在视频最后,他通过诱导性的提问和剪辑来指责各地转基因大米品尝会违法。事实上,一般的基因工程实验室,每年都要产生多个转基因的事件或者植株,在进行安全评价之前,是禁止食用的,科研人员自己当然也不会去品尝未经验证的转基因产品。而全国已经进行过几十次的转基因大米品尝会,用的都是经过严格验证并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安全生产证书的产品,即程序上已经认可了它的安全性。反转派总是指责我们不敢吃转基因,当我们通过转基因品尝会向人展示我们愿意吃、敢吃,并乐意公开吃时却被质疑为非法。那我们应该如何选择?

这个颇具影响的调查视频中存在的统计学漏洞,完全可以作为反面教材,尤其值得传媒人士学习,让他们知道学点统计常识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是多么的重要。

来源:科学公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