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林纳斯:我们为何需要标记转基因产品?

2015-09-16 | 作者: 马克.林纳斯 | 标签: 马克.林纳斯

编者按:本文系马克·林纳斯在2013年10月15日芝加哥食品诚信中心峰会上的发言。马克.林纳斯对随后华盛顿州的投票持悲观态度,这是他陈述“转基因应标识”的一个背景。在力主转基因标识的声音中,马克·林纳斯显然更有诚意,他没有仅限于政治口号,而从广告学、心理学、政治学多角度去分析,主张应该顺着标识的方向为转基因找出应对之策。必须指出,马克.林纳斯对其策略尚不够自信,只是说这种策略“可能”成功。另外,他没有评估社会是否能够承担转基因标识的代价(价格成本和社会成本,以及因其在当前转基因技术已经被妖魔化前提下造成的误导性而可能造成的更高的产业成本)。强制标识实际上是科学的一种妥协,欧盟是这种妥协策略失效的前车之鉴,而中国当前采取这种策略也没有收到好的效果。但不管怎样,马克.林纳斯拓宽了此问题辩论的宽度和深度。

基因农业网翻译(沈文荷、王茜)

女士们,先生们:

大约在三周后的11月5日,华盛顿州将有可能通过关于标记转基因生物产品的公民表决提案。我所见的轮询表明三分之二选民当前赞成“522法案”( 该法案要求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数字可能略有下滑,但我预感这场特殊战争终将失败。(编者按:2013年11月6日深夜揭晓的一项公投中,美国华盛顿州居民否决了 “522法案”。)

有人告诉我,这个提案完全可能因为违宪而被否决,所以它最后不会通过。但正如丘吉尔曾经所言,这肯定是起始的结束。这个州争取为转基因食品贴标签的策略将会失败,并且被一些新的东西取代。今天,我想告诉你一些想法,关于这个新的东西可能会有怎样的前景。

但首先,让我们弄清楚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我坚信,生物技术是让世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科技组成。我们需要作物能够抵抗新的疾病、可以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养活数量不断增长的人口,同时尽量减少农业对环境的影响。

转基因生物技术可以应对一部分挑战,但绝不是全部。它们可以提高氮肥利用效率;无需大规模使用农药即可抵抗病虫害;可以提高生产效率,到本世纪中叶,使我们的粮食产量翻番,同时可空余出土地归还大自然;它可以应对各种来自全球变暖的挑战,如耐热和抗旱涝。

首先必须明确,转基因标识没什么科学依据。含转基因或转基因衍生物的食品在安全性上并不比传统产品逊色——这个问题是有一个强大科学共识的,就像在类似气候变化问题上一样。

“关于当前转基因食品,还没有安全与健康方面的不良记录”,这是来自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美国医学协会、欧洲科学院科学咨询委员会及其他专业团体在内的机构的审慎结论。

事实上,转基因产品很可能比传统作物更加安全。例如,有大量科学研究称,与传统农业作物相比,转基因Bt玉米受到较少的虫害威胁,因而产生较少的致癌物质——黄曲霉毒素及其他各类真菌毒素。相较而言,有机玉米此项风险尤高。

如果转基因产品如那些活动家所愿在全球范围内被禁止,我们将迫使科学界束手无策地面对未来几十年——也许是决定人类存在的几十年。我们要否认植物育种学家采用强大的技术为可持续发展和粮食安全做出的贡献、终止发展人类知识的一个重要且不断增长的领域,这可不行,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形发生。

没错,禁止生物技术是许多标签推动者明确的议程。他们谈论消费者的选择,但真正企图则是让我们没有选择。他们希望的“禁止”是基于迷信的。

有机消费者协会的罗尼·康明斯(Ronnie Cummins)曾表示:“如果我们通过了提案(指加利福尼亚州的标签法),我们就正好把“基因工程污染”产品从国家食品供应中剔除出去了。” 康明斯认为,转基因生物的标签对于任何标志性的产品来说都是“死亡之吻”,如家乐氏(Kelloggs,全球第一大谷物早餐制造商)。

现在我们已经明了,转基因标识之战背后有很多资金和驱动力来自有机产业。我不得不佩服他们:这是残忍的美国老式资本主义。如果妖魔化竞争对手的产品,就可以增加你自己相应产品的市场份额。

当然,标签推动者并不希望这套方案行得通,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于这个东拼西凑的州政府提案毫不反感,即便从任何标准判定它都将会是一个烂摊子,会造成严重破坏及提高整个食品供应链的成本。他们想摧毁生物技术,对于任何附带的损害他们都乐于接受。能否负担得起食物已经不是反转游说团优先考虑的因素。

但是必须承认,为什么他们很可能会在华盛顿胜利,为什么热衷贴标“战役”在过去几年中已成功改变了讨论风向,不只是在美国,且在更远的地方。

原因很简单,他们想到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说法。这可能是坏的科学,但它是很好的政治。谁能拒绝了解其所吃食物的权利?处于任意立场,如果你在街头问人们是否想知道关于食物的一些信息,大多数人会报名响应。人们不希望被看作是傻瓜,不希望失去了解被告知是重要知识的权利,尤其是当它涉及食物的时候。

就标识问题,反对派们已经发现了一种巧妙的楔形策略撬动普通人移步到他们这边——他们不必力挺自然主义思想或高举反资本主义的世界观——这就是'知情权',我们这个时代最强大的政治诉求之一。

它似乎很合理,几乎对于每个我所问的、没有深入参与支持生物技术讨论的人都同意它——人们当然有权知道他们食物的组成。

这也是一个成功的框架。这些问题的框架完全是反对者想要的——“大企业私下里反对消费者,试图否认普通人有获知生活必需品食品的信息的权利。”

当然,孟山都和其他大公司都进了圈套——有人说这不是因为他们愚蠢,而是他们别无选择。他们已经陷入一场任由对手发挥、己方则只能防御,从而无望取胜的战争。

因此,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孟山都和其他公司砸了数千万资金进来,所有这些看起来是他们在拼命阻止人们了解他们的产品销往了哪里。显而易见,这对恐惧散布者是一个更好的机会:“为什么孟山都不让我们知道食物里有什么?他们想隐瞒什么?”

深层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任何理智的人都会回答。不妨用挑衅的心理思考:“如果你说这些转基因食品如此安全,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哪些产品和品牌包含这些?”这也是反对者最喜欢的话题。

社会心理学在此一目了然,这对我来说是致命的论据:如果人们认为你在故意隐瞒什么,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认为,你隐瞒的信息肯定是更危险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它不危险,你为什么要隐藏它?

同样,当人们认为他们不能掌控、没有选择权的时候,他们会认为更加危险。把专家当做定心丸,甚至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他们加深了人们不能自行判断的意味——实验室里的“白大褂们”一定隐藏了什么。

正因为这个行业全线防守以避免告诉人们哪些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所以人们越来越害怕转基因生物。这有可能是史上最糟糕的公关策略:没有哪个行业极尽所能通过媒体、选举和法律阻止人们知道其产品的销售范围。

这是广告的反向效果——你并不去告诉或鼓励顾客发现产品的亮点,而是偷偷摸摸地将其塞入人们的购物篮,让他们只能不知不觉购买或误买产品。这是成功的营销策略吗?如果有的话,请举手。

我之前已经说过,“反转基因”基本上是一个阴谋论,而这正是完美的阴谋论素材,因为你似乎能迫使大企业共谋去推翻民主选票,而这种投票只是试图让人们了解一点点有用的信息——通过标签。

我最近在印度的演讲后有一个戏剧性的、很失败的争论。因为新德里有一拨思想动机不纯的活动家在法律上搞的诡计,成千上万的农民被剥夺了选择种植什么的权利。成功的转基因棉花之外,其他“转基因”在印度遭到了禁止。在我的演讲结束后,一位印度公立大学从事生物技术工作的科学家找到我说:“你谈到了农民的选择,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消费者的选择是什么呢?你不能反对给商品贴标签,因为选择该是双向的。”

不管是彼时还是现在,我都无法给出有说服力的反驳。消费者确实拥有知情权,但这在科学立场上并不合理。一旦大范围的民众要求这样,反对就成了“政治自杀”。

然而简单地妥协也非良策。每个州有不同法律是实现禁止的捷径,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贴标签”活动分子以此为策略。

所以,理解生物技术内涵并立志捍卫科学的人们别无选择——那就是改变游戏规则。我很明确,人们必须停止反对为转基因食品贴标签,应支持消费者们有权利了解食品真相。

如果把整个论辩输给由混杂着反疫苗游医、有机食品骗子、崇尚自然疗法的傻瓜和神奇肥皂(magic soap )制造商的联盟,将不仅是对人类的悲剧,更是尴尬。这绝不能发生。

简而言之:你不能,更不应该去反对民主。消费者想要的是透明度——那你必须提供透明度,而不要去挖掘更深的一些错误的对立观点。

透明度恰恰是重建信任的唯一途径。诚信不可能通过公关获取,只能靠慢慢建立。而赢得信任的最好办法则是通过完全的透明,且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这种透明度不能只采用你自己设置的条件。

这意味着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说他们想要知道某些信息,那你必须告诉他们。而你不能躲在专家背后附和他们所谓的观点:民众不需要知道。

是时候认同其必要性了。如果足够多的人认为应该贴标签,那么它们必须贴上标签。所以让我们思考如何做到这点,甚至我们还要考虑其中是否有机会来改变这场争论,使其朝向更加合理和科学的方向发展。

可能——只是可能,反对者手中强大的武器最后会变成其致命要害。

首先要明确,标签必须是全行业的。在我看来,它必须在联邦政府层面运作,且须是强制性的。如果是自愿的,那么将没有人会这样做。哪个食品公司会提供他们的知名品牌作为牺牲品来测试消费者对市场中转基因产品的态度?

可能出现的“先动劣势”会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必须在联邦政府层面运作,不仅因为“先动劣势”这个原因,还因为要取代州一级规范的修补工作,否则将对整个食品行业造成严重破坏。

第二,必须有一种方法来设计标签,排除对健康和安全问题的暗示。换句话说,这不是一个警告标签,而是一个纯粹践行消费者偏好与选择的信息标签。

第三,标签必须全面,且必须基于流程——产品中是否有修饰过的DNA残留并不重要。所以必须包括以下衍生品:糖、油和其他具有化学等同性的非转基因产品代替物。

是的,这意味着我们将标识啤酒、奶酪、甚至是药品;这意味着如果动物喂养转基因饲料,我们将标识肉类和奶制品;这意味着,据我了解,货架上80%的食品都要标识。

为什么这样会有效果?因为它是满足消费者知情权这个基本需求的唯一选择。没有更多隐藏的转基因产品,也没有什么阴谋论者散布谣言,不用再担心恐惧。基于所有食品包装上清楚识别的标签,消费者可以在超市货架上任意选择。

我相信这可能从根本上会改变“转基因”的游戏规则。他们会突然发现GMO将无处不在——而事实上他们已经存在15年了。神秘萌生恐惧,熟悉带来接受与理解。

事实上,普及推广无疑是该行业的安全避难法宝。妥协折中意味着产品和行业会逐个被顽固的活动家在战斗中消灭。如果豆制品做了标签而油没有,那么品牌风险太高了,制造商将转向非转基因。这些正是反转分子想要的,当然,这也正是为什么国家计划包含如此多的豁免政策。

有些人提出要为非转基因贴标签,这实际上已经作为自愿的标准存在。或许,类似于有机行业,这可能会通过美国农业部的联邦一级的标准,也许会结合一些立法来取代未来的州政府法律。

在我看来,这不合逻辑、不切实际。首先,它不满足消费者知情权的论点。它仅仅意味着没有任何标签就肯定是转基因,但为什么不干到底使之简单清楚呢?为什么要有所隐瞒?

此外,任何似乎想取代州政府法律而没能满足知情权需求的东西都将是一个政治雷区。我预言,像这样子的法律(即无视“知情权”的法律)出台不用五分钟,就会被(反转控们)叫成“第二代孟山都保护法”。

可以取代州法律的唯一方式是:如果公民的选举诉求在联邦政府法律层面上得到满足,那么就没有必要进行州法。

所以:不能妥协,要结束这场争论。然后我们可以移步一个不同的空间,一旦消费者熟悉大多数的食物里都含有“转基因”成分的事实,他们会意识到,这项技术是安全的,它可以提供一些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这些包括了我开始就提及的:减少对杀虫剂的使用;保留更多土壤中的碳;更高的生产率,因此也能减少土地的使用;同时提高水和氮肥的利用率和其它优势。

与其隐藏生物技术和希望人们忘记所谓的陷阱,我们不如把它公开化,依靠其价值贩售。事实是,生物技术可能是唯一的方法,来实现有机支持者的目的——不依赖越来越多的农药就可以持续生产食品。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看到这个行业将来重组,因此,生物技术可能是一个真正的颠覆性技术,破坏用于农作物保护的化学品市场。我想看到生物技术产业从作物保护产业中分离出来,让生物学家和化学家们在市场中优胜劣汰!

但我们只能使用一种基于证据和科学的方式,来公开、透明地评估不同技术的优势或风险。

实现这一点需要计划来改变游戏规则,让生物技术走出阴影,开启属于她的闪亮时代。 如果我们真正相信这项技术有这么大的潜力,我们应站在屋顶上呐喊。

因此,标签可以是我们的朋友。也许在有关标签的论辩中,呈现出的不是风险,而是机会。正如罗斯福所说,除了恐惧本身,我们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这句话用在“转基因”的问题上再贴切不过了。

今天我所面向的每个人,无论是科学家,食品从业者,农民或其他人,都被别人的恐惧所感染而害怕。我们理解这种技术的好处,就不必害怕那些不了解的人的恐惧。

我不假装拥有一个预言水晶球,但我预测,这些担忧不会被证实。我们扫除阴霾,让人民做决定。毕竟,这不仅仅是自由市场,肯定也是民主的要求。

谢谢大家!

来源:马克.林纳斯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