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为何坚持误国?

2014-07-02 | 作者: 旷乐 | 标签: 崔永元

 提要:要让中国人的饭碗装中国粮,就必须要大力发展转基因技术,在保障安全的基础上抓住机遇,尽早让国产的转基因主粮产业化。

1999年春晚上崔永元与赵本山、宋丹丹合演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已成经典,电视上腼腆的小崔让人印象深刻。当年,作为《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人,小崔凭着实诚的长相、厚重的嗓音和素来低调的个性,赢得了大批粉丝和良好的社会公信力。去年底,因转基因话题,自诩很“轴”的小崔与科普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微博上展开论战,顿时硝烟四起,经久不息。今年两会前夕,小崔率团赴美考察转基因的纪录片火热上线,吹响了政协委员小崔反转集结号。3月5日,小崔在微博上高调公布了政协提案全文。

低调的个性和高调的反转再次激起了笔者及小伙伴们对小崔的兴趣,仔细观看了这部耗资百万拍摄的“大片”,认真阅读了崔委员的政协提案。

小崔的提案忧国忧民,义愤填膺,始终将转基因主粮安全与国家安全、人民利益放在同一高度,笔者点个赞。但是,文中所述观点有的偏离事实,有的混淆是非,有的还跌倒黑白,不仅会误导读者,严重了还会误导执政者,“忧国忧民”会变为“误国误民”,涉嫌犯罪。

转基因作物不能增产?
提案开篇提到“转基因作物不能增产”,笔者认为该结论言之过早或不切实际。我们知道,产量是作物的重要性状之一,却不是唯一性状。目前的确没有公开报道的直接提高单产的转基因作物问世。但是,现有的抗虫、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可以实现统计学上的间接增产。目前,中国是农药化肥使用第一大国,产量的微量提升都是建立在农药化肥的过量使用上,大投入、小收获,得不偿失。而抗虫、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能减少大量农药的使用,节约种植成本,保护农民、耕地和生态环境。已推广应用十几年的转Bt基因抗虫棉就是鲜活的实例。对转基因作物的功劳视而不见,偏偏抓着转基因现有的一点软肋(没有直接增产)放大了说事,这似乎不是“实话实说”的精神。

禁止转基因主粮商品化才能让国人端牢饭碗?
报告中在论述粮食安全时引用了习总书记的讲话:“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我相信全国各族人民都会举双手赞成习的讲话,当然小崔也是。但是小崔却提议“立即终止全国种子企业的转基因项目”,记得今年初小崔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讲过,“我从不反对转基因技术”,缘何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提案中还声称“种子企业开展的生物技术研究违背国家拒绝‘转基因主粮商业化’重大原则”。敢问,国家哪条法规或文件明文规定过、哪位领导人亲口说过中国拒绝转基因主粮(也就是转基因水稻、小麦及玉米)商品化?小崔,这是“实话实说”的态度吗?

习总说中国人的饭碗要装中国粮,笔者对这句话的理解刚好与小崔相反:要落实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必须大力发展转基因技术,在保障安全的基础上抓住机遇,尽早让国产的转基因主粮产业化。

以棉花和大豆这两个作物为例。上世纪90年代,国外的转基因抗虫棉进入中国,国产棉种如临大敌,节节败退,其情景犹如今日之国产大豆。在国家力挺转基因棉花科研和产业化的大背景下,我国棉花领域的科学家攻坚克难,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研制成功转基因棉花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至90年代末,洋棉种基本被赶出中国,夺回了国产棉的主力地位。反观大豆产业,国内尚未批准种植转基因大豆,而价格高昂的国产大豆供应远远无法满足需求,每年转基因大豆的进口量是国产大豆的3-4倍,所以国人的“豆碗”真正是掌握在洋人手里。

大豆之殇乃水稻前车之鉴
稻谷是大半国人的主粮,中国的水稻育种技术一直保持着世界领先的水平。如果我们放弃更加绿色的转基因水稻,而仅仅依赖传统育种,用农药和化肥来保障产量,如何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如何满足未来对粮食品质的更高需求?如果丧失良好的机遇,当国外廉价、高产、优质、多抗的转基因水稻敲开国门时,中国的种业如何应对?

大豆之殇正是水稻的前车之鉴。不发展,就挨打,这是中国近代血淋淋的教训。停滞不前、抱残守缺,中国农业和粮食生产会真正丧失自主权,走向被跨国公司控制的“不归路”;推陈出新、与时俱进才是国人端牢饭碗的唯一途径。

那么,国产的转基因水稻会陷入欧美的知识产权陷阱吗?一般来讲,知识产权有时效性,有效期最长为20年,过期即作废,且不能再次申报;知识产权还有地域性限制,仅在美国申请的知识产权如果中国人用了并不会构成侵权。知识产权是白纸黑字,是可以研究和进行风险规避的。中国政府、科学家和企业都不是傻瓜,绝不会冒着巨额赔款的风险来推广侵权的转基因产品。2009年农业部颁发的2个转基因水稻品系安全证书,经论证,都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