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为什么转基因争议如此棘手?

2014-07-02 | 作者: 科学 | 标签: 转基因争议

【背景】在关于转基因物种,或者说基因修饰生物在农业中的使用问题,为什么科学家和公众如此难以达成共识?支持转基因的人士认为,对作物的DNA进行改造能提高营养价值、提高抗病能力增加农作物产量。但非常多的人反对这个技术,反对转基因的人士担心,如孟山都这样的大公司可以依靠知识产权垄断转基因作物的生产,另外一些人则担心食用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没有确定。

Daniel Hicks是加拿大西方大学的科学哲学家,研究了在转基因争论中,存在社会政治伦理学和技术问题的混乱问题,伦理学和政治方面的担心滥用知识产权等,食品安全问题属于技术疑问。他目前的研究通过分析两大对立阵营收集和使用有利证据方面的情况,回答为什么关于转基因争论难以平息的问题。在这次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他的墙报题目是“为什么转基因争议如此棘手”(Why is the GMO debate so intractable?)。科学记者在会议上和Hicks对转基因争议问题进行了采访。请注意最后一个问题,他对这种争议是否有可能缓和保持悲观。看来争议会继续。文章透漏的一个信息也很重要,根据他的看法,学术界普遍支持转基因,普通大众则反对为主。(上述文字来自科学网孙学军博文)

以下文字为基因农业网翻译(李阳译,信娜校,原文见http://news.sciencemag.org/scientific-community/2014/02/qa-why-are-we-still-shouting-about-gmos )

问:一些自然哲学家是怎么看待转基因争议问题的呢?
DH:哲学家Heather Douglas构建了一个模型,强调了她所定义的“诱导风险”。我们来思考一下“人类吃转基因食物是安全的”这样的观点。如果你是一个转基因支持者,也许会认为,为了养活全球人民,种植和发展转基因作物确实至关重要,所以,你也许不会为统计学的重要性(在食品安全领域)设定较高的门槛。相反,如果你反对转基因——你真的担忧它们的后患——也许你设立的门槛就会更高。那么,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掌握了大量的两个门槛之间的依据,那对支持者来说就足够了,而反对者们不会接受这样的观点。当然我们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此外,“诱导风险”模型的一大缺陷就是它不能直接解决社会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

问:那么你是怎样试着解决这些问题的呢?
DH:我的办法是仔细分析社会的政治和经济问题,以及它们被混淆的地方。一方面它们总是被误解成健康和安全问题,另一方面它们又被忽视了。比如说,转基因支持者认为知识产权与这项技术的评估无关,因此应当把这些问题暂且搁置,把目光聚焦在技术本身。再者,即使人们将来承认了这些担忧(比如,支持者们会说他们确实担心知识产权),然后他们并不会作出相关回应。他们会继续宣称:“然而我们有证据表明转基因是安全的,并且我们需要转基因来喂养人类。”这其实回避了反对者们所关心的问题。

问:你认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
DH:我们已经指出了客观估量健康和安全问题的方法,在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时,它会被每个人接受……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处理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的机构。或者某种程度上,他们太弱了。如果很多科学家只是稍稍瞥一眼那些乱糟糟且暧昧含糊的政治与经济问题就转身离开,转而去回应那些对他们来说更拿手的健康和安全话题,我不会感到讶异,

问:这一点如何影响转基因的争议?
DH:我认为,科学家的上述表现至少意味着,转基因反对者的很多担忧并未得到回应。如果我担心某事,并且它没有被解决,我不会放弃,不会满足。我会继续不断地提出这些问题。
我还想说一点,反转人士也常常不同程度地混淆(不同类型的)问题。他们反反复复,有时提出健康和安全方面的担忧,有时又牵扯出知识产权和孟山都公司的权力问题。

问:您认为这场争论会逐渐缓和吗?
DH:说实话我不知道。我想我们无法提供任何一种神奇的科学交流法则来提升这场讨论的质量。我想强调的是,科学家和其他科学交流者们,要真正清楚我们什么时候是在讨论健康和安全问题,什么时候在讨论其它问题。而且,当我们讨论其它问题的时候,应确保能够直接面对问题。
我已经和一些担心知识产权问题的科学家聊过这些了。我会提醒这些科学家,当开始和转基因反对者们交谈时,要从共识谈起。你们都不是开发新生物体的技术的超级粉丝。所以从共同点谈起,然后从以此建立的友好气氛中,探讨更棘手的问题。

来源:科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