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元:转基因标识法的尴尬

2014-07-01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转基因标识

摘要:转基因标识法是人为定的标准,没有科学依据,与转基因食品安全没有关系;建议中国修改“零容忍”转基因标识法,因为它事实上不可执行。

转基因标识法与转基因安全没有任何关联。联合国下的193个会员国,约有90个会员国有转基因标识法,都是在转基因安全法确认安全、商业化上市之后,才有转基因标识法。这说明转基因标识法与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风马牛不相干。转基因标识法的出台, 是因为有人对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不放心,又没有任何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的证据,要求有知情权,为了给这些老百姓一帖安慰剂而设。

违反转基因标识法,不能按转基因安全法的规定处理,只能按违反标识法的规定处理,因为没有标识并不违反转基因安全法。充其量是按假商标处理,如同把浙江龙井外面贴个西湖龙井或梅家坞龙井那种乱贴标签的违纪处理。

转基因标识法的执行标准已经出现了混乱
现有的90个有转基因标识法的国家标准不尽相同:从美国的无需标识,到欧盟的0.9%以上、日本的5%、韩国的3%以上标识,以及中国的零容忍。这些标识的根据是什么? 为何你要0.9%,他要5%,美国说不标识?没有一个科学家说得清楚。但不管什么标准,所有这些国家都没有发现一例不安全的的转基因食品,说明这种标识对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毫无指导意义。

现有的转基因标识法的标识阈值基本都是含糊不清的。阈值 = 转基因成分含量/食品重量。其中的分母是某一转基因食品的数量,分子是这个食品中含有的转基因成分的数量。关键是这个转基因成分是什么,谁能说得清楚? 就BT基因玉米来说,你这分子代表的是玉米中间产物(淀粉,糖浆),或者是Bt蛋白含量,还是折算回去的转基因玉米含量?

现在的转基因标识法已经面临无法按标准执行的困境。

欧盟:2012年以前,欧盟对进口的饲料政策是,没有批准的GM农作物是零容忍, 没有被批准的GMO产品只要查出, 就不许进口退回。但是现在由于全世界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广泛种植(已占全球耕地面积的12%),而欧盟审批手续很慢,很多转基因玉米和大豆没有被欧盟批准进口,因此出现了进口的玉米大豆中经常发现混杂有少量(LLP)没有被批准的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日本也是,下面叙述), 从而被退货。结果是出口商把退货的损失加在以后出口给欧盟的玉米和大豆价格上,给欧盟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欧盟的这个零容忍政策给欧盟造成的损失是: 大豆进口价格增加200%,欧盟农民每年的利润下降:牛肉少赚30亿欧元;牛奶少赚12亿欧元; 猪肉少赚10亿欧元。总共的经济损失(即少赚的钱)是96亿欧元(资料来自于欧盟2010年的一篇调查报告),以至于欧盟的农民和消费者大叫赚不到钱, 物价太贵。

欧盟家畜产值占整个农业生产的40%,其使用的复合饲料约1.5亿吨,其中转基因大豆的豆饼占富含蛋白质的复合饲料的55%。欧盟每年进口的4000万吨大豆中有一半用于家畜饲料(即另一半用于食品,见:欧盟与美国高层会议纪要)。欧盟每年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的总数量,相当于每个欧洲人每年消费60公斤。所以欧盟急需高质量、低价格的转基因玉米和大豆的稳定进口,维持他们的畜牧业和肉食品的需要。

食品方面,2000-2012年, 欧盟退回的转基因食品198批, 其中在2009-2012一年就发生退货138批,说明没有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混杂目前已经非常严重。美国因为违规被退货50余批次,其中含转基因大米制品早在2006年就发现被退回,比欧盟退回中国的大米要早3年。

所以2011年后,欧盟被迫制定新的进口转基因标识标准(Regulations 1829/2003 and 1830/2003),对欧盟没有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只要含量在0.1%以下, 也可以进口做食品和饲料;同时,含转基因成分的饲料不要标识了。

不仅如此,欧盟原来的肉类食品生产厂家是严格奉行转基因饲料零容忍的原则, 由于非转基因饲料的价格太高, 后来欧洲的许多肉类食品供应商和零售商已经放弃了转基因饲料零容忍的原则, 改而大量使用转基因饲料, 下面是部分欧洲肉类食品主要供应商和零售商使用转基因饲料的名录。


表1. 欧洲各大食品公司采用转基因饲料的名录(空白表示不详)

由上表可知,绝大多数的欧盟肉类食品企业都已经使用转基因作物饲料,标识已经成为个幌子。

日本: 日本的情况比欧洲更为严重。日本的玉米全部是进口的,日本批准进口的玉米数量见下表:


根据笔者整理的资料,这个表格中,日本进口的食用转基因玉米大约占300万吨,主要来自美国。

在2008年以前日本进口的食用玉米基本上都是非转基因玉米,此后由于日本进口的美国玉米中,基本上都混有转基因玉米,日本称之为GMO-not-Segregated(转基因成分未区分)。要获得纯的非转基因玉米,代价非常之高。所以在日本的标识法中除了Non-GMO(非转基因的)和GMO(转基因的)之外,比其它国家又多了一个GMO-not-Segregated标识。新的日本转基因标识法规定对于“GMO-not-Segregated”是否标识是自愿的,也就是说不标识了。这个规定与日本原来的超过5%就要标识的法规冲突,现在日本是怎样执行标识的,还看不清楚。

前文说到,欧洲各国现在对没有批准的转基因作物也可以进口,而日本干脆把美国已经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和食品全部在短期内批准可以做饲料和食品,截止2013年,日本已经批准了将近180种转基因玉米事件,所以在法律上,日本进口的所有转基因食品和饲料都是合法的。

由上可知, 转基因标识法在欧洲和日本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了,那么中国呢?

中国: 中国的转基因标识法采取了零容忍政策,看起来是全世界最严厉的了, 但实际上这有点糊弄那些反转人士。

中国的所有转基因大豆油, 在瓶子上都有转基因大豆油的标识。所以反转者可以选择不买标识有转基因的大豆油, 但饭店或单位的食堂都是用转基因大豆油炒的菜, 猪和鸡也是吃转基因大豆饲料喂肥的,难道你到饭店去吃饭时, 服务员端盘子上菜时还要嚷一声“转基因鱼香肉丝一盘”?早上卖的油条煎饼是否也要标上转基因油条的标识?

中国现在的进口食品,软性饮料可乐等都是含转基因玉米成分的,这是在中国标识法监管条目下的, 但从来没有标识。 据说张掖市委书记设了一个转基因食品专柜,这位市委书记只许洋的转基因食品在张掖不标识销售,不许中国人的转基因食品在张掖销售, 难道陈书记是专门给美国人的转基因食品在中国作推销?他应该把张掖市的所有麦当劳肯德基饭店贴上“转基因食品店”标签, 把所有的雀巢咖啡可乐雪碧全搬到转基因展柜去卖。

再给一个大家没有注意到的转基因食品:阿斯巴糖,这是所有diet可乐雪碧中加进去的甜味剂, 在咖啡馆桌上经常看到的小包甜味剂,用的人很多,这是从哪儿来的?是经转基因大肠杆菌发酵而得的,你听了恶心吗? 但从来没有人要求对阿斯巴糖做标识, 很多反转分子还在津津有味地喝着呢。

简单小结:转基因标识法没有科学依据。现在欧美在标识GMO时都遇到困难,不断修改标识法以应对全球转基因作物大量栽种的现状。 就算是在美国,闹转基因食品标识最厉害的夏威夷州, 反转人士闹了一年多的标识议案, 刚刚也被州议会否决,2年内不再讨论此事,因为立法机构不知道如何立法标识。

转基因标识法最终会在全世界被取消废止。 中国必须修改现有的标识法, 以避免成为全球唯一貌似严厉实际没有科学根据的零容忍标识法国家。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