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韬:绿色和平组织的无道之盗

2014-06-30 | 作者: 姜韬 | 标签: 姜韬

提要:绿色和平组织的偷盗行为有四大危害:破坏科研秩序;可能导致转基因作物“滥种”;侵害知识产权;危及国家粮食安全。

事件背景:4月11日,“绿色和平组织”赖芸等一行3人潜入华中农业大学海南陵水水稻基地,偷窃水稻材料,被基地师生现场抓获。随后绿色和平组织作出了“理直气壮”的回应,称“绿色和平的调查意图为了解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问题,无盗窃的故意”。对此,基因农业网采访了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请他谈谈科学界是怎么看待此事的。本文根据姜韬口述、基因农业网实习记者鹿梦琪采访整理而成。

无论是去年发生在菲律宾的冲击和破坏试验田事件,还是这次发生在海南的偷盗转基因作物种子事件,作为一个科研人员,我都感到很意外。我们总希望自己的研究秩序不受到影响,并且在我们的科研成果(包括知识产权),不要在我们公开发表文章之前出现泄漏或者被转移的情况。从我们科学界的角度,这次行为严重干扰了科研的日常工作,而且带来了很多隐忧:这种行为会不会被模仿和利用?尽管迄今科学界发声不多,但可以负责任地说,这绝不代表我们不关注,科学家高度关注这个事件的处理结果。

事发之后,绿色和平组织方面好像还表现得理直气壮。目前中国没有什么治外法权的问题,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或者目的,做事都还是要按照国家的规定。这样的所谓取证,本身不具备合法性,违背程序正义;不管他们说得多么有趣多么滑稽多么正义,都改变不了这一偷盗行为的本质。这让我们联想到电影《小兵张嘎》,里面有个胖翻译(汉奸),吃了老百姓西瓜摊子上面的西瓜,也没有问价,砸了西瓜就一通吃,最后的回答也非常霸气:吃你几个西瓜有什么了不起?

另一方面,他们在声明中表述说自己的主观故意没有问题,但其客观效果、行为后果却一点儿都没有提。尽管转基因作物最初就已经将安全问题考虑进来进行设计,但在通过国家的有关检测之前,我们是不会向社会进行推广的。此前有个著名主持人说要就行相关“滥种”的调查,我相信,所谓滥种,很大一部分是种子被偷盗出去而导致的,绿色和平组织的偷盗行为是否可能会造成这个后果?绿色和平组织还抗议科学家没收其偷盗的材料,须知,如果不没收这些“赃物”,试验基地的科研人员可就是实实在在地违反了中国的生物安全法规(导致未批准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材料外泄)。

据说这个组织还测定过我们其它的产品或者样品,这个组织是个境外组织,他有没有向海关通报?按照我国农业部的规定,动植物的材料,特别是活的动植物材料,过境是要进行申报的;国际上也有规定,这些过境的东西是要接受检验检疫的。他们调查的是所谓转基因的环境安全问题,自己是不是已经违背了有关的规定?

中国曾经发生过一次“事故”,几个无知的农民把农育学家培育的葡萄采摘吃掉,却不知是培育中新品种的留种植株,这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当时的折算大概达到了几十万元的量级。转基因是高技术产品,它的项目投入和论证,包括当年项目专家付出的劳动可不只是这个葡萄的价值,所以绿和盗种行为在经济上造成的损失也是非常严重的。

我们知道国外种子公司也要保护种子防止老百姓偷盗。很多诉讼案件也是由此引发,老百姓为什么要偷盗种子?实际上就是,转基因比非转基因种子性质要好很多,所以才要偷偷去种。绿和的行为则更严重,他们声称是要去做检测,检测比偷着种对知识产权的伤害更大。平常老百姓种植种子没有学术和技术方面的意义,而检测却可以从中知道更多重要信息——包括转入的基因密码子和基因结构做了哪些调整,转入的基因在基因组中如何排列、转入的基因选用什么样的启动子,什么样的内含子,什么样的增强子、达到了什么样的基因表达水平、整合的位点是在基因组的什么位置等等,这些非常重要的核心技术信息都会被泄露出去,这样就没法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从这一角度来讲,这对知识产权和财产权都是一种侵害。绿色和平组织竟然丝毫不考虑自己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别人的科研成果、给别人带来损失,没有丝毫道歉和悔过之意。对任何一个组织,这样的行为都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

另外我还希望公众和媒体人也关注一个现象:当年很多的所谓学者从国家安全和粮食安全这两个高度来否定转基因,现在绿和组织这个偷盗行为可是实实在在、直接地威胁到国家的粮食安全和国家安全了。那些当年为国家安全操心的人,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发出声,来支持一下科学家?这难道不值得媒体人和广大群众深思?这些人,他们到底是因为国家的安全来关注转基因,还是把国家安全和粮食安全仅仅作为一个借口,其实目的就只是为了反对转基因?

相关链接:华中农大就境外机构窃取南繁水稻实验材料答记者问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