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经济学者看转基因之争

2014-07-02 | 作者: 陈茁 | 标签: 转基因之争

作为一个忠贞的经济学者,我对当前的转基因之争持经济学者一贯的骑墙( onthe other hand)态度。骑墙归骑墙,态度还是有的。那就是目前的争论陷入了一个怪现状:即科学上正确的实践上未必有益,科学上不正确的倒是可能误打误撞实践上有益。

目前转基因之争要点主要集中在科学证据上。支持者认为转基因产品对消费者没有风险或者风险很小;反对者则认为转基因产品很有风险。其理由主要包括这么几点:一,各种“ 科学研究”的成果;二,美国社会对转基因产品并不支持;三,欧洲没有推广转基因农作物的输入和种植。

先从第一点谈起,看到这引号,读者大概就明白我的观点了。对于转基因产品的争议当然存在,但是学术界的基本共识是持认可态度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齐尔伯曼教授认为转基因产品是应对全球人口增长的一个重要手段。那些否定转基因产品的 “科学研究” 早已被一些自然科学出身的大家们批驳得差不多了,这里不再赘述。就说现实生活中,美国大豆93%的种植面积已经是转基因种类。

那么,美国社会或者说消费者对转基因产品到底持什么样的态度?这个问题其实十年前农业经济学界以我的导师华莱士-哈夫曼教授为首做过大量的研究工作。他的团队通过严谨的实验方法来测度消费者对非转基因产品的喜好。

研究者提供给志愿参试者一些消费券,然后拍卖两种除标签以外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农产品(10.90, -0.06, -0.55%),一种标注是转基因产品,另一种则没有标注。结果表明在十年前美国消费者对非转基因产品有一定偏好,但是差异不大,约在14%左右(哈夫曼等,2003)。

随着转基因技术日益发展,相对于十年前转基因技术相对更强调对农业产出的贡献,现在的转基因技术则在满足消费者对产品属性的需求如营养和健康的方面有长足进展。哈夫曼团队最近的研究甚至表明“美国消费者愿意花额外的钱来购买特定种类转基因产品”(Colson,Huffman, Rousu Improving the Nutrient Content of Food through Genetic Modification: Evidence from Experimental Auctions on Consumer Acceptance. JARE2011)。相比一些走马观花的调查,我更信任这些研究者投入大量精力的研究成果。

那么欧洲和美国对待转基因产品为什么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澳洲农业经济学者安德逊和杰克逊发现如果更多的国家禁止输入转基因产品,则欧洲农业会获益;而如果更多的国家允许开发输入转基因产品,则美国农业作为转基因技术的首先采用者会获益。欧美对待转基因态度的差异,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产业保护所导致。

欧洲消费者对待转基因产品的态度也与欧洲强制要求转基因标签的政策相关。强制标签会使得转基因标签对产品销售有负面的影响。哈夫曼在2004年的文章中解释了美国没有实施强制转基因标签的几个原因。一个原因是非转基因产品总的来说在目前售价更高,能够吸纳产品检查和标签的成本。

其实转基因之争也并非坏事。争论可以把事情理清。诸如转基因产品是佛兰肯斯坦(科学怪人)食品(Frankenfood)类的言论恐怕是不负责不科学的。

不过,话说回来,实践上对转基因产品的谨慎态度或许可以像欧洲一样起到产业保护的目的。这就需要决策者权衡这么两个因素:一是转基因产品所带来的农产品产出增加,二是对非转基因农产品产业的保护和相关产品出口收益。中国在支持和不支持转基因产品之间或许还有第三条道路,即部分地区先行。

相对美国,中国的地理条件提供了一个有利于实验的环境,即部分地区的转基因产品种植不会污染到其他地区。为相关决策提供咨询,最好的方式未必是微博上的论战。口水滔滔,群情汹涌,只能让感性战胜理性。严谨的,全面的成本效益分析才是王道。

(本文作者介绍:芝加哥大学卫生促进研究中心博士后学者。主要研究领域为卫生经济学,健康不均等的分析,及政策和项目评估。《中国卫生评论》创刊主任编辑,现任《家庭和经济问题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

来源:新浪专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