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美国佛蒙特州对抗科学

2014-07-08 | 作者: 《经济学人》 | 标签: 佛蒙特州


翻译:基因农业网(鹿梦琪,信娜)

佛蒙特州早在1777年就先于美国其他地区废除了奴隶制 ,当时该州的绿党谈起此事就像取得了非凡成就一样。当绿山之州(佛蒙特州别名)准备给含转基因成分的食物贴标签时,有机农场主威尔•艾伦欢呼雀跃:“我们是又第一了”。《经济学人》出版的文章中称,佛蒙特州州长Peter Shumlin将签署一项法案,该法案将于2016年7月生效。

佛蒙特州是一个古怪的组合体,它有严格的环保法规,松散的枪支法律和美国唯一的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参议员。佛蒙特田园(Rural Vermont)组织的Andrea Stander说,该州非常重视食品问题。佛蒙特田园是一个主张“力求本地食物自力更生并敬畏地球”的组织。佛蒙特州的人均有机农场面积超过任何其他州。蒙彼利埃是美国唯一没有麦当劳的州首府。

佛蒙特州成了为满足美食家毫无根据的恐惧而制定法律之地。要知道,多达五分之四的美国商店的加工食品是转基因食品,大量研究发现转基因成分对人类健康没有威胁;美国人吃这些东西已20年并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事实上,自从转基因的耐储存Flavr Savr番茄在1994年上市,美国采取了比世界上的多数其他国家更加宽松的态度。大约64个国家包括28个欧盟国家要求给转基因食品贴标签。美国并没有如此,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2012和2013年,给转基因产品贴标签的行为兴起于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生物技术和食品公司花费数百万资金做广告告诉选民,这样做将会花费大量资金且毫无意义,贴标签最终勉强失败。去年缅因州和康涅狄格州通过标签法,尽管在附近州效仿这种做法前,两地都触发了阻止此项法案生效的条款。普通民意调查发现90%或更多的美国人支持强制标签。超过一百万人签署请愿书敦促负责国家食品标签的FDA授权标识转基因食品。(1992年FDA裁定,由于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食品没有实质区别,因此不需要标识)。

佛蒙特田园的网站上有一幅漫画,把转基因食品描绘成枝茎上长出眼睛的放射性变异生物。但大多数人不认同把转基因产品妖魔化的描述,而是倾向强调消费者的选择,这一点使转基因食品生产者较难反驳。

如果生产者游说议员来隐瞒转基因信息,消费者可能会错误认为他们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然而,如果政府要求贴标签,消费者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官方的健康警告,尽管事实并非如此。当转基因食品开始贴标签之后,欧洲人开始回避它,许多欧洲超市甚至宣称自己绝不销售转基因食品(这并不准确)。这种事同样可能发生在美国。佛蒙特州种植转基因玉米的农民(也是共和党州参议员)Norm McAllister叹息说,“激进分子在食品来源上恐吓民众方面不遗余力”。

对转基因食品的盲目恐惧



对于养活将达到90或100亿的全球人口,转基因是最有前途的手段之一。然而因为8.42亿营养不良的人并没有多余的钱,所以转基因的发展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发达地区的消费者。与其他技术一样,在发达国家经过实践的技术往往最终会传递到穷人。但如果环保人士吓唬美国人,使他们完全反对转基因食品,那么这种良性的过程可能会被打断。

佛蒙特州(只有62.6万人口)是很小的,以至于食品公司可以不花很大成本从货架上收回他们的产品。但几十个州,包括加州,需要考虑标签的费用。如果他们通过了(标签法案),美国将要颁布一系列标签法的相关法案,这会带来金融和物流的一系列麻烦事。食品公司将不得不把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产品区别开,打破完整的供应链。食品价格将上涨。

食品产业意识到了威胁,正在寻求联邦政府的帮助。行业组织美国食品加工产业协会召集了 35个食品组织以游说议员推行一项法律,来迫使FDA在转基因产品上货架之前测试它们的所有新特征,并敲定自愿标签制度。至关重要的是,这将阻止各州的强制标识,如佛蒙特州所为。

游说有机的人自然会宣称这违反规定。但是游说组织公共利益科学中心的Greg Jaffe指出,其他国家强制标签的做法往往限制消费者的选择;不信可试试在欧洲的超市看能否找到转基因产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想要避免转基因食品的人可以购买有机产品。此外,州法律往往不够健全;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州的方案包含绝不可能达到的“零容忍”的规定,这可能导致无休止的诉讼。

零售商和一些制造商已经开始见风使舵。一个专为富人供应产品的超市Whole Foods计划在2018年前为所有产品引入转基因标签。佛蒙特州的昂贵冰淇淋制造商Ben & Jerry计划效仿它在欧洲所为,年底前保证所有产品均采用非转基因原料生产。即使是美国最大的食品零售商——沃尔玛,据报道也在贴标签的立场上有所软化。

佛蒙特州的法律可能在自由言论的基础上带来一个法律挑战。该项法案将提供一个保护基金,某种程度上由纳税人出资。“一个一百万美元的诉讼案件对加利福尼亚来说无关紧要”,支持该法案的州参议员和有机农民David Zuckerman如是说,“但对像佛蒙特这样的小州将产生巨大的影响。”

前景不容乐观。食品恐慌很容易开始但是很难停止。转基因反对者,像气候变化否认者一样,对证据充耳不闻。然而世界上饥饿的人却不能在佛蒙特州参与投票。

来源:《经济学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