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水稻盗窃事件背后的较量

2014-06-30 | 作者: 洪广玉 | 标签: 转基因水稻

本文选自《科技生活》周刊,作者洪广玉,图片部分由CFP、东方IC提供,部分来自网络

导读:日前,绿色和平组织人员潜入位于海南陵水县的华中农业大学的水稻实验田,偷偷采集水稻叶片和种子,被基地管理人员发现并收缴。此事经华中农大严建兵教授在微博上披露后,引起各方关注和讨论。

华中农大方面认为,绿色和平组织有窃取国家机密材料的嫌疑,而绿色和平组织辩称,此举是为了解基地水稻是否存在基因漂移情况,真相到底如何?




被窃样本为国家重要科研材料

在“潜入调查”被曝光以后,绿和组织承认,所采集的样本确实是基地内实验田中的,不过同时声称,这些材料并非转基因水稻。

在事发现场的华中农业大学张庆路老师向记者再次还原了当时的情况。当日晚间9点多,巡查人员发现了两位潜入学校基地的不明人员,其中一人衣内藏有三包水稻材料,后经盘问,两人承认是绿和组织人员。

“由于我们的疏忽,这3包种子,没有当场让他们指认,后来有2包辨别出是哪个田块的,还有1包认不出来了。”张庆路说,其实区分是转基因还是其它品种意义不大,因为那些材料都是实验田里的,都是科研内容的一部分。

张庆路还指出,这些田里都有环境释放的展示牌,这些标识不可能出现在普通农民的田里,因此不可能被误认为是普通农田。

华中农大新闻中心负责人也告诉记者,这些水稻资源均属于“绿色超级稻”的一部分,在海南陵水县南繁基地,学校有50亩左右的实验田,最中间的转基因水稻有20亩,外面是常规稻和杂交稻,基地承担着包括转基因重大专项和国家863计划等多个重大项目。

“基地里无论是转基因材料还是非转基因材料,都是宝贵的种子资源,只要流失出去,都是国家重要科研材料的流失。”该负责人说。


▲绿色和平组织窃取的种子

该起事件后,农业部迅速下发了《关于严防转基因试验材料流失的通知》,该文件认同了该起事件的性质为“盗窃”,并认为该类材料属于科研核心机密,且特别强调,转基因技术属于“国家战略高技术”。

检测水稻“基因漂移”的理由被反驳

事发后,绿色和平组织发表公开声明,称他们“无盗窃的故意”,采集样品的目的是为了解华中农业大学的南繁基地是否存在管理违规和基因漂移情况,“所取得的样品将做实验室送检之用,以确认该基地的隔离措施是否足以防止基因漂移。”

在微博上,绿和组织的行动也引起了争议。支持一方认为,为了能调查清楚转基因是否存在管理问题,绿和组织采取非常手段是可以理解的,而大部分网友则认为,无论声称的目的多么正义,采取违法手段都是不可取的。

不过,在严建兵看来,绿和组织声称此次行动是为了调查基因漂移问题,这个理由也站不住脚。

“首先水稻是自花授粉作物,花粉漂移一般不超过5米,华中农大采用了筑2.7米高的围墙的隔离措施,这一措施比‘超过100米的隔离距离’等级更高,所以基因漂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其次,如果要检测水稻的DNA,那么采集几克叶片就足够了,为何还要采集种子?”严建兵进一步指出,如果要想得到有说服力的关于基因漂移的数据,仅仅采集那么一点样本也不够,与其如此,绿和组织为何不去查阅国内多位专家所做的关于转基因环境安全评价的严谨实验资料?

多位业内专家均表示,说转基因水稻会造成基因污染并不太可信。中国农业大学食品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介绍说,水稻是自花授粉作物,也就是说,只有自身不产生花粉,别的花才有机会去授粉,在自然环境下,外面的花粉没有办法跟自身的花粉相结合。况且,有很多科学家模拟过这个过程,即按照花粉有多重,在什么风向下,能够飘多远,做过这些环境评价,都没有证据证明这个能造成基因污染。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副院长许崇任教授是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的权威专家之一,承担了国家“863”“973”项目等多个生物安全方面的研究项目,他同样告诉记者,基于水稻是自花授粉这一特性,其存在基因漂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姜韬则分析说,如果绿色和平组织想要“较真”转基因水稻的基因漂移问题,而且他们声称跟踪中国转基因作物问题10年,发现了所谓滥种现象,那么直接检测自然环境中“已有的”转基因作物是否真的存在基因漂移不是更方便和自然,为何要拿一个还没有进行商业化种植的材料去测定环境中的基因漂移呢?这或许也表明:要么所谓“10年滥种”的转基因作物没有基因漂移,要么本来就没有滥种。

转基因材料流失后果难测

实际上,受访专家均不认可“调查基因漂移”这一理由,都对绿和组织此次行动的真实目的做了一些猜测。不过,专家们也特别提醒记者,有些观点只是基于逻辑的推论。

严建兵出具的一份材料指出,2006年《欧洲食品研究技术》杂志刊登了德国学者关于转基因抗虫水稻检测技术的文章,在材料和方法中明确表明其Bt水稻样品来自于绿和组织2005年春天在湖北松滋所获得的种子,这是绿和组织将中国转基因水稻秘密偷运到国外提供给第三方的铁证。

值得一提的是,该文章最后建议,这一标准阳性的样品可以推荐给欧盟作专门针对中国的汕优63和粳优63两个转基因品种的食品进口监测用,这意味着欧盟等可以在我国转基因水稻尚未正式批准种植之前的几年就获得我国转基因水稻标准品,建立贸易保护方法和剖析我核心技术。证据表明,欧盟2008年开始就是用绿和组织非法扩散到国外的转基因材料建立特异性检测方法,对我国出口大米进行监控。

姜韬告诉记者,如果是实验材料流失到境外研究机构,那么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中国在该领域具体的研究成果被破解,研究水平被对方完全了解,如果是转基因实验材料,那么具体到转的是什么基因,用的是什么启动子,转基因的整合位点等等,这些关键信息都会泄露。

此外,由于已经存在2005年绿色和平组织将转基因水稻标准样品泄露出去的先例,姜韬认为,如果这次华中农大转基因研发的一些国际先进水平的最新材料被泄露出去提供给境外的机构,这对中国将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欧盟仍然可以像以前一样,根据这一标准阳性参照物,建立一个新的方法,专门针对中国进口的大米,为将来的贸易战提前几年做好准备。

姜韬表示,还有证据表明绿和组织也将我国转基因材料扩散到日本,使得我国出口米粉受到不利影响。

对于专家提出的诸多质疑,记者也向绿色和平组织予以求证。对于水稻基因漂移问题,绿色和平组织称引用复旦大学卢宝荣教授的观点,基因漂移虽然没有想象中的迅速,但依然会发生。此外,对于严建兵提出的绿和组织向欧盟提供转基因水稻样品问题,绿和组织没有直接回应2006年《欧洲食品研究与技术》的论文,而是援引2009年该杂志发表的论文,称中国政府协助欧盟研发了转基因大米的特异性检测方法。

转基因“滥种”说法无可靠证据

似乎是为了还击,5月13日,绿色和平组织发布报告称,在武汉抽样大米调查中,检测了2013年取自平价超市和农贸市场的15个样品,其中有4个样本的转基因成分检测结果显示为NOS阳性。


▲绿色和平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展示华中农大研发的转基因水稻的稻种

不过,湖北省农业厅迅速回应,称自2013年开始,农业部和湖北省就开始对省内的水稻种子以及大米等进行转基因抽检,到目前为止,抽取的水稻种子、植株、大米等样品1300多个,检测结果尚未发现一例样品含有转基因阳性成分。

“我认为,检测到30%的样本呈阳性是不可信的,‘阳性’是一个严重的指控,需要有授权的实验室检测,而且是多个实验室交叉验证,但是绿和组织只公布结果,却没有公布检测单位、检测标准、检测方法,等于是指控一个人,却不提供任何证据。”严建兵对记者说,湖北省农业厅检测了1300多个样本,检测内容都有交待,哪个更可信一看便知。

严建兵认为,包括崔永元在内,广泛传播所谓转基因存在大规模滥种,都没有证据。转基因水稻除了“黄金大米”,并没有明显的外观不同,如果没有实验室检测数据,怎么能够信口胡说?而近年来,农业部以及各个省农业厅,对转基因问题极为敏感,检查力度很大,其检测的样本数也远远大于绿和组织检测的样本数,并未发现所谓的“滥种”问题。

姜韬表示,转基因作物种植扩散的证据是有规范的评估方法的。从采样开始便必须非常专业、严格,必须是采用探针型定量PCR的结果,而且要5个以上独立的国家认证实验室,采用双盲法进行测定,有详细的检测报告,最后由主管部门作出评估结论。

绿和组织这次公布的定性结果,是一个绿和组织自己采样,在未知的实验室,采用普通的PCR进行的。而学术界认为,普通PCR实验假阳性结果是很常见的,尤其是转基因作物中转入的基因其实都是自然界里有的,采样的污染就会导致阳性结果,与严格特异性的、定量的规范检测完全不是一回事。

因此,绿和组织的做法不仅在中国不符合规范,美国和欧盟的法律也不会承认这样非法采样的证据。绿和组织如此擅自采样并发布所谓检测数据,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起码是对我国质量认证体系的不尊重。如果取样合法,有新的检测结果,完全可以通过学术论文或报告的形式进行研讨和接受同行评议,并上报有关部门,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转基因知识产权保护意识需提升

如果说目前转基因滥种没有证据,那么,现有的材料也证实,转基因种子的确存在曾经外泄的情况,这一事实让华中农大的转基因水稻屡屡成为争议焦点。需要指出的是,转基因种子外泄和基因漂移是毫不相干的两回事,只不过它们同样会引起公众对环境安全的担忧。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告诉记者,2003到2004年,华中农大的抗虫转基因水稻取得重要进展,进入生产性实验阶段,农业部批准的生产性实验面积过千亩,面对着近百家分散种植的小农户。当时大家对于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应用前景普遍持乐观态度,加上当时业内普遍缺乏产权保护意识,尽管学校尽努力做好安全防范工作,但仍不能排除极个别农民、种子公司通过非法手段获取水稻种子,从而有了后来的所谓“扩散”一说。此次绿和组织的窃取虽然未造成流失,但毫无疑问也给各研发单位提了一个醒。


▲被破坏的基地现场

不过,该事件似乎远未到结束的时候。记者观察到,绿和组织中国网站已经打不开,但并没有任何方面解释这一现象。

媒体对于绿和组织的窃取行为也给予了一些关注,央视《新闻直播间》罕见地用5分钟时间报道了事件经过,并援引法律专家的观点称,如果按照窃取国家机密来定罪,相关人员至少要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

但令人意外的是,华中农大方面告诉记者,海南当地派出所至今仍然没有对该起事件立案,原因是派出所人员认为这些水稻的价值无法认定,或者说,几包种子值不了几个钱。

来源:北京科技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