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者像滴眼药水一样使用草甘膦

2014-06-30 | 作者: Hunterzhang | 标签: 草甘膦

原文: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

反转激进活动者和别有用心的反转者为了达到目的,不但夸大草甘膦/农达的毒性,还把草甘膦和转基因作物联系起来,说什么抗草甘膦作物导致大量使用草甘膦。美国农场主戴维·沃尔顿在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网站发表了专栏文章,介绍了他的农场除草剂的使用情况。

误区:基因改造作物种植者将作物“淹没”在“危险”的草甘膦中;
事实:种植者像使用眼药水一样使用草甘膦。

戴维·沃尔顿 2014年6月3日

当我碰到这种误传时,我有时忍不住笑,这是我只能做的。还真有人相信我们农民让我们的庄稼被浸泡、淹没、浇淋在化学品,更具体点,草甘膦里。反对基因改造的活动者、有机激进分子和不负责任的新闻报道中时时刻刻的在使用这些语言。并以图片的形式给人们这样的印象,例如在GMOFreeUSA上的一幅图。


真的是这样吗?

难道GMOFreeUSA真的认为我们的大水车加满了除草剂,用它来“淹没”庄稼?首先,他们不明白“淹没”这个词的意思;其次,真正要浇淋作物,我们将不得不使用扑灭森林大火的那种灭火飞机。有一段视频定义了“浇透”,但这不是我们在现代化农场做的事情。

事实远非如那些人所说的那样!

播种季节已经抵达爱荷华州,我已经使用除草剂为种植做准备了。在我们的免耕土地上(这是最可持续的农业形式,而利用转基因作物使它已经成为可能),我们使用草甘膦、2,4-D、异丙甲草胺(用于玉米)、氯嘧黄隆、丙炔氟草胺和噻吩磺隆的预先混合物(用于大豆)的组合除草剂。对于我们的非免耕土地,我们不用草甘膦和2,4-D,因为它们没有必要,因为耕作会杀死出现的杂草。

那么,是不是像那些人经常提到的所谓的“淹没”情况呢?对我们的玉米田来说,播种前我们每英亩用16盎司草甘膦,8盎司2,4-D和48盎司异丙甲草胺。就是说,相当于半加仑多一点的除草剂分布在一英亩,一个足球场差不多大小的面积上。

对于大豆我们甚至用得更少,我们也用16盎司草甘膦和8盎司2,4-D,但再添加2.5盎司干粉预混物。因此,我们是把一品脱半再加上几汤匙的除草剂用于一个足球场大小的面积上。

换句话说,在每平方英尺的玉米田里,我们相当于每平方英尺用1/3滴除草剂;大豆田是约每平方尺1/12滴。我们不是用农药“淹没”植物,我们的使用量以“滴”计算。我们是喷雾,而不是“浇灌”。

让我们进一步来看我们的目标,不管你信不信,大多数农民尽量减少除草剂总量的使用。是的,我们对应用除草剂没有特别的偏爱,他们是昂贵的,使用这些除草剂需要时间和燃料。对一些除草剂有轮作问题,这是不可持续的,这是我关注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据我所知,这也是农民们关注的问题。

来看我们一个具体的运作例子,大约4年前我们租了两个农场,它们已经被其他农民连续种植玉米,使用液体肥料,至少两次为庄稼耕作松土来破坏和掩埋根茬和控制杂草。当我们接管了农场后一切都改变了,我们开始免耕,这意味着我们不使用全面耕作,只有施肥器和播种器干扰土壤。在过渡期间,我们通过除草剂积极地管理杂草,我们做了多次,一般每年三次,并使用多种模式。我们的目标是消除杂草,使它们失去产生种子的能力。一旦在表面几英寸土壤中的杂草种子发芽并被控制了,我们的工作就变得更加容易。

四年后,我们几乎是站在终点线上了。在我们的田地边上有一些杂草需要除草剂控制,但是因为我种了那块地,我已经能去除地里的每一棵杂草,并仅用一只五加仑的桶。这可是超过120英亩的土地,并且做到大概每亩不到一棵杂草。我们不需要强力除草剂,在这些农场,我们可能必需使用一种除草剂来控制好今年地里的杂草。在另外一些农场,我们可能不会使用草甘膦,即使今年我们有耐草甘膦玉米在那些农场里种植。

几品脱加几汤勺的除草剂对我来说听起来肯定不是“淹没”,也许GMOFreeUSA及其他热衷的反基因改造的活动者对此有不同的概念。但他们真的需要走出去,看看农民真正在做什么,那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因此,下一次你在当肯甜甜圈或星巴克端起一超大杯你最喜欢的咖啡,那就是大约我们喷洒在一个足球场大小面积的田地里的除草剂剂量。

戴维·沃尔顿,Genetic Literacy Project专栏作家,全职农民,在爱荷华州种植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玉米,大豆,苜蓿和牧草500英亩。

来源:腾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