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的公开信-公开了就有人信

2014-07-14 | 作者: 严盈 | 标签: 崔永元的公开信

在其写给农大校长的公开信中,崔永元认为其纪录片至少向公众传播了这几个真相:

“第一,美国人并非心甘情愿吃了近二十年转基因,而是不知真情稀里糊涂吃下去的;第二,转基因安全问题并不是没有争议,包括科学家内部也有争议;第三,转基因需要严格监管,滥种既违背科学伦理也违法,绝对不可容忍;第四,转基因应该尊重公众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目前转基因食品标识还有很多明显漏洞。第五,转基因就是一种成功的分子育种商业模式,粮食产量牵涉到水、土、肥、种、密、保、管、工,转基因仅只是“种”的优化,在中国未必水土服,未必产量增。”

如果你是一个对转基因不甚了解但稍有关注的普通人,乍一看这段话,似乎合情合理,客观公正,挑不出毛病来。真的是这样吗?

“第一,美国人并非心甘情愿吃了近二十年转基因,而是不知真情稀里糊涂吃下去的”。我在美国生活多年了,朋友、同事包括我自己,都知道玉米是转基因的,也都经常买着吃。现在正是玉米上市的时候,farmer’s market经常是排着长队的人买玉米,价格通常是6-8 ear 每刀,回头发点照片上来。美国有几亿人,你要告诉我不是所有美国人都知道玉米是转基因的,这我肯定同意你。但为什么美国人不介意放心吃呢,这就涉及到人类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相信基于科学的政府行为。就好像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特定药品的作用机理,但FDA、WHO、NAS通过了,医生告诉这个能医好你的病,美国人当然就吃;同理,政府、USDA、FDA、NAS通过了转基因作物,科学家说放心吃没问题,美国人当然也吃。你如果告诉一个美国人,美国政府、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农业部、美国科学院悄悄地让你吃转基因食品,是为了让你得癌症、断子绝孙(如崔的纪录片宣传的那样),这个美国人肯定以为你疯了。

“第二,转基因安全问题并不是没有争议,包括科学家内部也有争议”。好吧,填空题:“_______问题并不是没有争议,包括科学家内部也有争议”。你就往里面填吧,任何一个科学问题都成立。1千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认可,一个落后国家的5流机构的助理研究员带的实习生表示异议,你也可以说这是“科学家内部也有争议”。这一点你看看崔纪录片抽样采访的方法和对象就知道了。讲个笑话,以“崔永元的存在可以致癌”去美国大街上采访,得到的反应可能是: A:崔永元是什么?B:原来是个人名,人的存在怎么可能致癌?C:这是娱乐节目吗?D:一边去,我忙着呢 ……. X:当然了,这年头什么东西不能致癌。于是你迅速得出结论:“崔永元的存在可以致癌这一说法存在争议!”。换句话说,当带着主观色彩去采访,总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你甚至可以通过采访反例证明你的主观判断,比如崔记录片里的那个英奇·斯科特(Inge Scott),她表示:“我本来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但自从看见了方舟子,癌细胞都死了,整个人都精神多了,吃嘛嘛香,可见崔永元一定是致癌的元凶。(在崔记录片里患癌症的英奇·斯科特吃了有机食品后神奇地康复了)。

“第三,转基因需要严格监管,滥种既违背科学伦理也违法,绝对不可容忍”。继续填空,“药品需要严格监管,滥用既违背科学伦理也违法,绝对不可容忍”;“枪支需要严格监管,滥用既违背社会伦理也违法,绝对不可容忍”;“化肥需要严格监管,滥用既违背科学伦理也破坏环境,绝对不可容忍”;“老鼠夹需要严格监管,滥用既容易夹到别人也容易夹到自己,绝对不可容忍”。事实上是,转基因与药品、枪支、化肥、老鼠夹一样,都是中性的,而不是崔纪录片里讲的那样“致癌不育”。崔在这里表面上字正腔圆,将“转基因”与一大堆负面词语放在一起,说得转基因好像是洪水猛兽,实际上是放四海而皆准的废话。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句说实际上打了自己纪录片的脸,否则既然转基因作物致癌不育,就应该全面禁止,还有什么监管的必要?

“第四,转基因应该尊重公众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目前转基因食品标识还有很多明显漏洞”。首先,标识本来就是歧视。就好比硬性要求每当你的社区搬进来一户人家,如果是黑人,就必须在家门上喷上几个大字:“我是黑人”,而其他人种就不用,然后说我并不是歧视你啊,我只是要知情权。美国政府认为这违反了人权,因此根本没有实行这种标识制度。而中国明明实行了标识制度,把知情权和选择权放在了消费者手里,却有人装作没看见,认为有“很多明显漏洞”,他们觉得只在门上喷还不够,还应该在黑人的脸上、身上、车上都喷上:“GMO”。其次,这句话崔实际上再次承认了转基因的安全性,否则身为“民众代言人”的他,怎么会让“致癌不育”的转基因流入市场去毒害广大民众,仅仅争论是否标识?

“第五,转基因就是一种成功的分子育种商业模式,粮食产量牵涉到水、土、肥、种、密、保、管、工,转基因仅只是“种”的优化,在中国未必水土服,未必产量增。”对前半句而言,转基因是一种成功的分子育种科学技术,而不是商业模式,就好像“发动机是一项成功的汽车制造技术”,没有人会说“发动机是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崔还是秉承的抹黑套路,强行将利益牵扯到中性技术。对后半句而言,则是废话中的废话。同理可以说,水利工程只是“水”的优化,在中国未必可行,未必产量增,然后可以把水利工程专业取消了;土壤营养学只是“土”的优化,在中国未必可行,未必产量增,然后可以把土壤营养专业取消了。以此类推,农业大学的作物系、资环系、植保系等等,凡是只针对某一方面研究的技术或部门,应该通通关掉,崔大师独创一门宏观宇宙学,可以像其代言的有机食品那样,包治百病。再一琢磨,“在中国未必水土服,未必产量增”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崔也承认转基因技术在美国是“水土服”的,是“增产”的,于是又打了其纪录片的脸。

公开信中还提到:“我们凭什么相信美国不出问题的技术到了中国也不出问题?”。恩,我们当然不能保证美国不出问题的技术到了中国也不出问题,所以火箭不用造了,电脑不要用了,iPhone不要打了,凡是源自美国的技术,通通拉黑。崔还说:“因为美国人没有因为转基因受害者上法庭打官司,所以转基因是无害的。——您觉得这符合一个科学家的逻辑么?”。这句话不符合一个科学家的逻辑,但符合一个普通人的逻辑,明白转基因安全性根本不需要生物学常识,只需要社会学常识,柯校长举的这个例子通俗易懂,崔不去回答这个问题,就像他不回答“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代美国总统出于什么目的要用转基因作物让美国老百姓得癌病、断子绝孙?” 一样,却奚落柯校长“这样给农大学生讲好意思吗?”此外,他还质问“柯校长还真是外行,你问问你手下的科学家,那些外国大机构(世界卫生组织、粮农组织、科学家协会)会为中国转基因食品安全担保吗?”。这个问题逆天了,这些大机构当然不会为中国转基因食品安全担保,不仅是转基因食品安全,在中国食(使)用的一切粮食和药品安全,这些大机构都不会担保,因为古今中外,哪怕到火星上,你也找不到一家机构可以为中国的食品安全“担保”。这些国际机构的职能是根据科学的证据来判断其安全性,而政府机构的职能是保证安全的食品被生产和消费,但总会有违规操作,例如三聚氰胺和地沟油,你能因此禁止牛奶和食用油的销售吗,你能因此问责世界粮农组织,把他们的官员午门问斩吗?

最后,崔还犀利地请教了几个问题:

第一,当今的农业发展,粮食若平均分配,已经可以保证世界上每一个人免于饥饿的恐惧,饥饿现象确实存在,但并不是粮食本身供应不足,而是某些人购买力不足。转基因(在这里代入任何一种生物技术皆成立)并不能改变这个现象,对吗?

第二,在中国,解决收割贮运和餐盘浪费问题是不是更迫切?贵校武维华院士测算过,全国每年浪费的食物总量可养活2.5亿至3亿人,这问题不好好解决,却要迫不及待推广转基因(在这里代入任何一种非食品贮运科学技术皆成立),您认为其间不是利益集团的推动吗?

第三,转基因(代入任何一种生物技术皆成立)可以解决中国农村粮食作物种植中的土地面积缩小问题么?您觉得应该阻止土地的违法滥用,还是让人民吃转基因食物为违法滥用土地买单?

第四,转基因的安全性,转基因育种的美好愿景,是转基因产业化的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将转基因换成任何一种生物技术皆成立)?

正如我在括号里指出的那样,随便举个例子,比如常规育种使作物更加抗旱,这在全球变化背景下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课题,那么崔的问题就变成了:“饥饿现象确实存在,但并不是粮食本身供应不足,而是某些人购买力不足。抗旱育种并不能改变这个现象,对吗?”;“这问题不好好解决,却要迫不及待推广抗旱育种,您认为其间不是利益集团的推动吗?”;“抗旱育种可以解决中国农村粮食作物种植中的土地面积缩小问题么?”;“抗旱育种的美好愿景,是抗旱育种产业化的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综述上诉,崔质疑农大校长的各种理由表面上堂而皇之,实际上都是禁不住推敲的大话和空话。崔真的要基于这些理由与农大校长公开辩论,恐怕其纪录片的脸要被打得失去知觉。但如果这封公开信真的是崔写的,那么字里行间就能够明显看出的是,他心里其实是知道美国政府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安全性是没有问题的,比如“我希望柯校长能够出示这样的证据来说服我们,美国的经验是可以移植到中国来的”、“我们凭什么相信美国不出问题的技术到了中国也不出问题?”等等。若是如此,那么他纪录片里宣传的美国“转基因作物致癌”、“有机食品治癌”、“不明病原物”这些论点,就明显的是有意为之了。正如我之前指出的那样,People will listen to the loudestvoice, rather than reasonable voice。崔发出这份公开信,醉翁之意还是在于混淆视听。

最后说一句,本人专业跟转基因作物没有半毛钱关系,之所以吐槽崔永元,是因为我固执地认为,关于科学问题可以争论和怀疑,但不能造谣,特别是造那些明显违反地球定理的谣言,像有机食品治疗癌症什么的。崔永元的纪录片出来之前,我为他的较真精神击掌叫好,只可惜其虎头蛇尾,落入反转谣言的俗套。我也真诚地建议大家,在转基因问题上,不一定要信崔永元,也不一定要信方舟子,但起码应该在一定程度上相信主流科学界,相信国家的投入和科学家的研究是为了造福人类,而不是为了亡国灭种。

来源:严盈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