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两岸三地的转基因食品管理制度

2014-07-20 | 作者: qiuwenjie | 标签: 转基因食品管理制度

永和豆浆检出转基因事件

2014年5月,一条新闻引起了大众的注意:国家质检总局公布了一批不合格进口食品、化妆品黑榜,共有183批进口食品、6批化妆品上榜。其中,台湾永和国际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的永和豆浆,被检出转基因成分【1】。

此消息引起不小的风波,公众纷纷指责永和公司的同时,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又一次成了舆论场的热门话题。对此永和公司感觉十分委屈,其企业负责人在接收媒体采访的时候声称:在这一事件中,外界应该更多的关注大陆在转基因大豆产品进口检测标准制度中的不完善之处。“很容易对企业造成误导,其实是比较不负责任的,没有道理。”【2】

其实永和豆浆被检测出转基因成分并不是第一次。早在2012年2月份,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的2月份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显示,天津永和食品有限公司进口自台湾的永和黑豆浆被检含有转基因成分(NOS、CaMV35S),被做退货处理。【3】

在很多人看来,永和公司三番几次的在同一个坑里摔跤,其负责人不但不思悔改,还妄图把责任推到大陆地区的检测标准制度上来,好像是有点无耻。这个事情在我看来,永和公司虽说是咎由自取,但这位负责人的抱怨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对此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台湾地区的转基因食品的现状,比较一下台湾地区的转基因食品制度与大陆地区的不同之处。

大陆/台湾地区转基因食品管理制度的异同

台湾地区对GMO的翻译不同于大陆的“转基因生物”,而是译做“基因改造生物”。同样GMF在大陆地区译做“转基因食品”,在台湾地区译做“基因改造食品”(为方便行文,以下正文中还是用“转基因”一词)。台湾地区目前尚无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已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作物主要是大豆和玉米,都是来自于进口。大陆地区目前批准进口的转基因作物也包括了大豆和玉米,但在食用领域,目前只批准了转基因大豆用于榨油,而用于制作豆腐、豆浆等豆制品的大豆还是用国产的非转基因大豆。台湾地区因为本地产的大豆比较少,因此对转基因大豆的使用上并无限制,其豆腐、豆浆等大量的豆制品都是直接用转基因大豆为原料制作。

大陆地区的转基因食品标识制度为目录强制标识,凡是列入转基因食品标识目录的,不管成品中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一律强制标识。台湾地区“卫生署”2002年颁布的《以基因改造黃豆及基因改造玉米为原料之食品标示事宜》规定:以转基因作物为原料制得的食品中,如果含转基因成分,就必须予以强制标识,比如豆腐、豆浆等制品;如果成品中已经不含转基因成分的,则自愿标识,比如食用油、酱油、玉米淀粉、玉米糖浆等制品。

台湾地区的转基因食品标识制度除了上述所讲的外,还有一个5%阈值的规定,就是当食品中的转基因原料成分超过5%时,才需要强制标识。这是因为随着世界范围内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扩大,转基因原料数量的增加,要求食品生产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做到非转基因食品中一点都不含转基因成分不具备可操作性,设定一个合理的阈值是非常有必要的。欧盟地区的标识阈值为0.9%,韩国、马来西亚为3%,日本、台湾地区为5%,而大陆地区对于转基因食品没有设定阈值,可以理解为阈值为0,这是全世界范围内是独一无二的。永和公司被查的豆浆的转基因成分检出值没有公布,因此无法判断此批豆浆原料究竟就是转基因大豆,还是非转基因大豆但有少量转基因大豆混入。如果是后者,在台湾地区是无须标识的,但是在大陆地区就必须强制标识。

回头来看一看永和公司被查豆浆事件:说永和公司咎由自取是因为出口产品必须满足进口方的法规与标准,但永和公司一方面在标识方面有违规行为,另一方面大陆地区压根儿就还没批准转基因大豆用于制作豆浆这类豆制品;说永和公司负责人的抱怨还是有一定道理是因为大陆的转基因食品标识阈值为0确实是很不合理的,虽然可以说是最严苛,但其实会给企业其实造成很大困扰和误导,也会大幅的增加食品成本。

香港的转基因食品管理制度

另一个以华人为主的社会---香港地区,其转基因食品的管理制度又和大陆和台湾地区有所不同。香港地区目前也尚无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对于GMF一词的翻译和台湾地区类似,译为“基因改造食物”。香港作为一个自由贸易地区,其经济以国际贸易、金融业和服务业为主,农业生产活动较少,其各类农产品和食品主要依赖于进口,因此在两岸三地的转基因食品管理制度中也是最为宽松的。

对于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品种,特区政府食物环境卫生署下属的食物安全中心是这么表述的:“部分在本港出售的食物亦含有基因改造食物配料,而这些食物配料已获生产商及来源地规管机构证明为可供人类安全食用。根据香港法例第132 章《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第V部,所有拟在本港销售的食物均须适宜供人类食用。这条例适用于所有食物,包括基因改造食物 。”【4】从这个表述来看,香港特区政府对转基因食品基本是不设限制的。

在转基因食品的标识方面,香港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实行自愿标识制度的地区。特区政府食物环境卫生署2006年颁布的《基因改造食物自愿标签指引》(以下简称《指引》)中规定:“本指引纯属建议性质,而业内人士应积极采纳这个有业界、消费者团体和政府部门代表共同制定的指引。”如果商家要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指引》中给出的建议也是当原料来源超过5%的时候才标识。对食物环境卫生署给出的解释是:“指引把阈限值定于百分之五,是考虑到在收割、贮存和运送过程中,基因改造和非基因改造食物原料可能会不经意地混在一起。这个阈限值反映现阶段业界能达至的水平。此外,《基因改造食物标签规管影响评估》的分析结果显示,要是阈限值定得较为严谨,业界的成本便会大幅增加。”【5】

香港地区的转基因食品标识制度另外一个特别之处是对于阴性标识的规定。所谓阴性标识,又称反向标识、反面标识,是指标明某种食品不属于转基因食品,这种标识在大陆地区较为常见。《指引》第8条规定:“为免误导消费者,若食物没有对应的基因改造品种存在,则不建议使用反面标识。”。举个例子,目前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花生,所以所有的花生油的原料其实都是非转基因,港府不建议对花生油标识非转基因。但在大陆地区,几乎所有的花生油都标识着“非转基因”。第14条规定:“由于非基因改造农产品可能无意中与基因改造弄残片混杂,要真正达到“不含基因改造成分”,是极难做到的。因此,并不建议使用这些可能会误导消费者的标签。”上述规定虽然属于建议性质,但是不难看出港府对于这种反向标识持不赞成的态度。因为《指引》对不管是正面标识还是反面标识都只是建议性质,所以业界对于这两方面的标识都比较冷淡。食物环境卫生署2008年曾采用向业界发放调查问卷、市场调查、化学验证等方式来评估《指引》,从效果上看,抽检的1200多种预包装食品中,只有14.1%采取了正面标签(即标明“基因改造食物”)。

2013年有一条新闻《面对食用转基因大豆油的各种争议深圳人“过港拖油”》,其中讲到有一些深圳市民因为担心大陆的转基因食品不安全,改为到香港购买各种日常食品,“去香港买的话,至少心安一点。”额……这实在是一个黑色笑话,在大陆如果是转基因食品,好歹能够标识出来供你选择,而香港的转基因食品属于自愿标识。

虽然同为华人地区,但两岸三地的转基因食品的管理制度各有不同,这也是这几个地区在转基因方面的制度法规、技术发展、民众接受程度等不同方面的体现。从个人角度来讲,我比较赞成香港的大部分制度。


【1】《永和豆浆检出转基因成分》

http://bj.people.com.cn/n/2014/0513/c233081-21197522.html

【2】《永和董事长回应转基因事件:大陆无转基因检测国标》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514/12330627_0.shtml

【3】《永和回应转基因豆浆:那么多转基因豆制品怎么不下架》http://finance.ifeng.com/news/bgt/20120330/5835368.shtml

【4】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安全中心:http://www.cfs.gov.hk/sc_chi/programme/programme_gmf/programme_gmf_gi_info6.html

【5】香港特区政府食物环境卫生署《基因改造食物自愿标签指引之常见提问》http://www.fehd.gov.hk/sc_chi/safefood/report/GM_label/faq_trade.html

来源:qiuwenji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