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我为崔永元求情

2014-07-28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我为崔永元求情


提要:转基因全民大讨论,实际上正是普通公众集体被钓鱼的一个结果


文/方玄昌

这两天网络上有许多人嘲笑崔永元被“氯化钠”钓鱼一事。在这件事上,我必须公开站出来为崔永元求一个情:人艰不拆,大家放过他吧,小崔已经够可怜了。

之所以这么说,我有极为充分的理由。很明显的是,以具有如此高识别难度的化学诱饵来钓小崔,垂钓者实在太不厚道。以之前崔永元在转基因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科学专业水准,让他识别氯化钠、一氧化二氢等“复杂”分子,无异于让一个肌无力患者独自登珠峰,强人所难呐。

但这还不是我要为小崔求情的最主要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的小崔已经是同时悬在好几根钓丝上的一条鱼,你又何必让他再剧痛一回?

在转基因问题上,最初,一大批民众在“转基因就是要转你的基因”这一幻影式诱饵引诱下集体被钓,崔永元只不过是千千万万条上钩鱼之中较大的一条而已。原本,有方舟子(他十多年前就以一句“放心,转基因不是要转你的基因”帮助公众识破诱饵)和众多科学家、科普作家等来解救这些大大小小的鱼,只要他们愿意,谁都可以得救,而大鱼往往是最先被解救的对象(因为他们更易引起救援者注意)。然而,崔永元为了面子问题(唯一的解释,我们无法想象他会真的有那么低的智商)毅然做出一个抉择,他要率领另外一些上钩小鱼,拒绝被解救,而要坚决与钓钩共沉海底。

可惜这个钓钩绑定的是“科学”这根过于坚固的钓丝,挣脱它的束缚的希望极为渺茫;崔永元不久后也终于发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他调查发现“美国人不吃转基因”等一系列自己咬过的“美食”其实都是诱饵)。这时的崔永元如果果断回头还为时未晚;然而这条大鱼却做出了一个错得离谱的决定:他一边向同样悬在钩上的小鱼(陈一文“顾问”、南希•斯万森等另类科学家)求援,一边向隐伏在黑暗角落中的水鬼(“大洋彼岸的绅士”“直言了”等)寻求帮助。

其结果,我们看到了前所未见的一大奇景:一条原本光彩夺目的漂亮大鱼,现在同时被几根钓丝悬在空中;这些钓丝的另一头(执竿者),有同样悬在空中的小鱼甚至米虾,还有隐伏在黑暗角落中的水鬼;更奇葩的是,周围还有一大群悬在丝线上的小鱼,在声嘶力竭地为这条活蹦乱跳的领袖大鱼的“精彩表演”鼓掌喝彩,同时对着前来解救他们的人们吐口水。

“氯化钠”化学诱饵则让这条大鱼头顶又多了一根钓丝;更要命的是,从这两天大鱼的表现看,他完全没有要甩脱这根钓丝的意思;显著地,他要复制之前面对“转基因”生物诱饵时的策略,其结果必然是钓钩愈陷愈深。

所以我说,痛打落水狗也就罢了,戏钓悬丝鱼则未免过于残忍。

当然,我们还必须要表扬“氯化钠”诱饵制造者的功绩——他让更多围观者清楚地看到,这些悬在转基因钓丝上的“名鱼”,是怎样的诱饵都敢咬、怎样的当都敢上。鱼被钓会长记性,但反转控们在转基因问题上被钓了十多年而毫无长进,随便来个谣言,还是会一哄而上地咬钩。

十多年来,我周围被科普明白了的朋友们在讨论转基因问题时一个个表现出智力上的优越感(面对反转控),我却常常困惑于自己究竟该哭还是该笑——因为还有那么多鱼悬在空中对着我们吐口水。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