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能否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2017-09-28 | 作者: 叶荭 | 标签: 中国能否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提要:当前中国科学的发展面临严峻的挑战。挑战之一是中国僵化的官僚行政管理体系,挑战之二是学术腐败和不端行为。

叶荭/编译

从2002年起,中国科学的国际影响力开始不断攀升,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科研产出大国,科研论文的产出量排名世界第二。

面对中国科学的崛起,人们不禁要问:中国会不会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科学中心?

不久前,唯一以社会科学成就入选美国科学院院士的华裔、密西根大学教授兼北京大学教授、《赛先生》主编之一谢宇与他的合作者张春泥、赖庆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撰文,分析中国科学的崛起,以及它所面临的挑战及未来。

从科学发展的历程上看,世界科学中心曾经历了几次转移: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先后转移到英国、法国、德国,20世纪初,世界科学中心跨过了大西洋,转移到美国。至今美国将这一地位保持了90多年。

美国能否继续保持世界科学的主宰地位?不久前,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学院、国家医学院提交了两份报告,对这一前景表示忧虑。报告认为,美国将会失去在科学上的领军地位,并受到经济衰退的困扰。

谢宇等的文章指出,那些担忧美国丧失世界科学中心地位的人,他们忧虑不仅仅来自美国自身在科学上衰退,也来自那些有竞争实力的国家的崛起,特别是中国。

过去30年,中国在国际科学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虽然在过去几个世纪里,中国在国际科学上的地位无足轻重,甚至直到1997-2001年间依然表现平平(在国际顶级影响力刊物上发文率只有1%),但它如今的崛起的确很令人惊异。

谢宇等在分析中国科学的前景时,指出两个关键性的考量因素:经济投入和人力资源。在日趋全球化的背景下,信息的交流与获取,已经打破了国与国之间的地理界限,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中,这两个因素对科学发展至关重要,而中国两者兼备。

从经济实力看,毋庸置疑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为科学提供了保障,同时,中国政府决策者也愿意将经费投入到研发活动中。

从政府的政策与投入上看,谢宇等指出,中国政府很清楚地知道科技发展与经济发展的相互作用,他们曾经把技术的发展看作是产业升级的基础,其结果是中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大幅度提高,反过来,经济的增长又为科技的发展提供了保障。因此,中国政府多次调整国家政策,以促进科学发展。

从人力资源看,中国拥有庞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队伍,而且在2000-2010年间这支队伍人数明显增长。在职业待遇上,中国科学家和美国科学家一样,不及工程师待遇,但与律师、医生、社会科学家相比,中国科学家有着更优厚的收入,美国科学家的收入则低于律师、医生、社会科学家。对此,文章指出,从待遇上看,从业科学在中国比在美国,对年轻一代更有吸引力。

根据2010年的统计数字,中国培养的理工科学士达到1100,000人,总量超出美国4倍,其在本国人口所占比例也与美国相当。但中国的理工科学士毕业生学士占全部学科毕业生的44%,而在美国则只占16%。除了学士学位,更高学位的人数也不断增长,中国培养的理工科博士人数,在1993年仅有美国的10%,到 2010年,已经比美国高18%。而且,从2007年起,中国学生已成为美国海外博士生的最大来源。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中国科学、工程学的论文总数量,在2011年达到了1990年的20倍,并在2004年超过了英国,2005年超过日本和德国,仅次于美国排名第二。根据2011的统计数字,中国科学、工程学论文总量是美国的2/3,超过了欧盟15国总和的半数。从论文质量上看,以影响因子为考量标准,中国论文的质量也在稳步提高。

但是,中国科学的不同学科领域对世界的贡献有显著差异。中国的材料学、化学分别在2005年,2008年,攀升至世界领先地位;中国在物理学领域最有竞争力,而生物学领域则竞争力最为不足。根据2011年的统计,中国发表的论文与美国相比,材料学占169%,化学占127%,物理学占98%,工程学占77%,数学占62%,而生物学则只占34%,特别是生物学中的免疫学和分子学,只有16%和25%。

面对中国科学的未来,谢宇等的文章指出,当前中国科学的发展也面临严峻的挑战。挑战之一,就是中国僵化的官僚行政管理体系。和其他产业的情形一样,中国政府和行政力量也对科学起着主导性作用。与美国等其他国家不同,中国的科学基金分配不是完全由同行评议系统来完成的,而是由政府的分支机构——比如中国科技部或高校的行政部门——来决定哪些研究应该得到经费支持。这种分配方式,很容易导致分配不当——与科学研究无关的一些因素,比如社会关系、政治因素等,对经费分配产生了重要影响,这种影响甚至超出了对科学本身的评价。尽管中国政府努力避免经费投放上的失误,行政管理方式依然存在很多问题。例如,在评估科学家或科研机构的贡献时,政府更倾向于使用僵化、机械的手段,比如计算发表文章的数量、刊物的影响因子。

挑战之二,是中国的学术腐败和不端行为。正如文章前面提到的,顶级科学家在中国社会的待遇是非常优厚的,而对科学家的评价却主要靠行政手段,这两者的交互作用,导致部分科学家抄袭、伪造科学成果以获得晋升及声望,而这些欺诈行为,又难以被评价他们的行政系统明察秋毫。因此,近些年中国的学术腐败、不端行为频发。在网站上搜索“科学造假”、“论文抄袭”、“学术腐败”三个关键词,这三个词在2011年出现的数量分别是2005年的6.8 倍、2.9倍和 1.3倍。

谢宇、张春泥、赖庆的文章对“中国能否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的问题并没有作出正面回答,而是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在科学全球化的时代,唯一的世界科学中心这样的说法,或许将成为历史。未来的世界可以是多中心并存的世界。随着中国等快速发展国家的进步,世界科学的前景将得到极大的拓展,并加快着科学发展的进程——最终获益的将是整个人类。

文献来源:中国崛起成为科学技术的主要贡献者(China’s rise as a major contributor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
作者1:谢宇(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学系、社会研究所;北京大学社会研究中心)
作者2: 张春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作者3:赖庆(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学系、社会研究所)

null

来源:《赛先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