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科学终究会战胜无知

2014-07-31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科学终究会战胜无知

转自自媒体《众里寻他》新栏目“对弹”,略有删改

提要:对转基因食品的争论,类似人类对疫苗的争论,所有的怀疑、谣言和反对都建立在不了解科学的基础之上。

嘉宾简介
苏 岭:《众里寻他》出品人
方玄昌:资深科学编辑、《基因农业网》主编

苏岭:今天(7.29)一则《美国正式宣布转基因有毒》的“新闻”在微信疯转,截止晚上9点,阅读量已经超过250万。因为它以新闻的形式来对外发布,并且引用《今日头条》发布“法国科学家实验证明转基因玉米诱发肿瘤”,使很多人信以为真。
方玄昌:这则“新闻”已经反复出现数十次了。最早来自某邪教组织成员直言了,事情缘起于2004年,到现在刚好十年。十年前美国科学院一篇报告列举转基因的种种好处,直言了就将它完全颠倒过来。
据新语丝文章,直言了写了两篇文章,一 篇是《英美新报告:转基因神话走向破灭》,另一篇是《转基因官员:从不说到瞎说(兼谈美国转基因食品消费)》。他编造说:“美国国家科学院2004年的调 查报告以充分的、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案例说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动物健康和生态环境已经造成危害损失,而人类尚无能力纠正和弥补那些危害损失;更还 有潜在的安全威胁,超出人类现有科技知识和预控能力。正因为如此,如前说,从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那报告后的2005年开始,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逐年减少 BT转基因食品作物种植面积比例,其它增加的转基因作物绝大多数都属于‘经济作物’而不是‘食品作物’。就此,美国等西方社会把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那份报告 称为‘转基因食品作物的命运转折点’。”
而新语丝文章称,“事实上,2004年7月27日,美国科学院的确发表了题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估健康受非预期因素影响的方法》(Safety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Approaches to AssessingUnintended Health Effects)的研究报告。用括号里面的英文题目搜索就可以得到报告原文。但是,报告结论却是:基因工程本身并不具有危害性,仅根据培育技术对食品安全作出评估缺乏科学根据。报告认为,任何技术,无论是用基因工程还是传统方法对食物的改造都会有不可预测的风险。因而建议对基因工程改造过的食品进行逐个考察其安全性,再决定是否上市。报告还给出了一个图表说明,传统的核辐射育种(笔者注:包括太空育种),化学诱变育种要比转基因更具风险性。报告还列出了一个传统选育的芹菜品种危害人类健康的例子:传统育种家不断选择psoralen表达水平高的品种,用以抵抗病虫害。结果这种高水平表达的芹菜却使农民和菜场工作人员产生严重的皮肤过敏反应。”
文章链接http://www.agrogene.cn/info-195.shtml

苏岭:你说地球生命35亿年的演化发展历史刚好是证明转基因有益的历史。就我的了解,地球上最早的有机物来自氨基酸,然后单细胞,再后来多细胞,细胞变异,各种生物、动物、人。这个发展是否就是转基因的过程?
方玄昌:没有转基因就没有如此美妙复杂的世界。如果没有转基因,地球上就只能有病毒及更低等的生命物质。
山 西省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农业部科技委员会委员孙毅撰文称:“千差万别的生物体有一共同的起源,它们都是由核酸组成的基因决定其遗传性 状,并且保持世代的稳定性。基因突变和重组是生物进化的主要动力,而这两者均依赖于遗传物质的转移。生物遗传物质的转移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纵向转移,即从 亲代向子代转移;另一种是横向转移,即在不同生物物种之间转移。”、“在自然界中,遗传物质的变异是生物进化的动力,而普遍存在着的遗传物质的横向转移现象就是变异的重要原因之一。基因横向转移是基因突破物种界限,从一个基因组转移到另一基因组,这是自然界中最典型的转基因现象。”“转基因只不过是人类从大自然那里学来的促进基因横向转移的一种方式。纵观生命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到,生物起源的本身就是大规模基因横向转移的产物。”
文章链结http://www.agrogene.cn/info-386.shtml

苏岭:崔永元助推了经批准的转基因食品(以下简称为转基因食品)有害的谣言。
方玄昌:崔永元在此问题上所做的一切就是典型的传谣。我前几天针对崔永元被钓鱼,刚写了一篇文章,告诉大家,整个转基因争论,正是全民被钓鱼的一个结果。
在转基因问题上,最初,一大批民众在“转基因就是要转你的基因”这一幻影式诱饵引诱下集体被钓,崔永元只不过是千千万万条上钩鱼之中较大的一条而已。原本, 有方舟子(他十多年前就以一句“放心,转基因不是要转你的基因”帮助公众识破诱饵)和众多科学家、科普作家等来解救这些大大小小的鱼,只要他们愿意,谁都可以得救,而大鱼往往是最先被解救的对象(因为他们更易引起救援者注意)。然而,崔永元为了面子问题(唯一的解释,我们无法想象他会真的有那么低的智商) 毅然做出一个抉择,他要率领另外一些上钩小鱼,拒绝被解救,而要坚决与钓钩共沉海底。可惜这个钓钩绑定的是“科学”这根过于坚固的钓丝,挣脱它的束缚的希望极为渺茫。崔永元不久后也终于发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他调查发现“美国人不吃转基因”等一系列自己咬过的“美食”其实都是诱饵)。这时的崔永元如果果断回头还为时未晚;然而这条大鱼却做出了一个错得离谱的决定:他一边向同样悬在钩上的小鱼(陈一文“顾问”、南希•斯万森等另类科学家)求援,一边向隐伏在黑暗角落中的水鬼(“大洋彼岸的绅士”“直言了”等)寻求帮助。
文章链结http://www.agrogene.cn/info-1599.shtml

苏岭:像崔永元这样的有文化的人,怎么会如此认知?
方玄昌:我不相信崔永元真的会那么弱智,他的错误认知来自道德问题。崔永元为了短期内捡回面子,开始孤注一掷,其最终结果是永远失去了面子。他短期内会获得一批不明真相的百姓的支持,但科学终究会战胜无知,转基因时代已经来临,人们终究会认识转基因,他在未来也必然会成为一大笑料。

苏岭:很多人认为自然的转基因能够接受,人工的转基因可能有害,无法接受。你觉得他们为什么有此想法?
方玄昌:崇尚自然是一种文化,不是一种科学。崇尚自然的人并没有想过这种崇尚究竟对不对。

苏岭:科学其实就是人工。没有科学,哪有现在人的舒适的生活,包括医疗条件。崇尚自然,有点像片面追求有机食品。
方玄昌:文化有优劣无对错,科学则只有对错没有优劣。崇尚自然的人也永远不会认真去想自己的行为和信念之间是否矛盾。完全崇尚自然的生活是不存在的,难道我们真的要重新回去过茹毛饮血的生活?

苏岭:我们从小被教育“学科学、爱科学”,感觉大多数人没有学科学,更无法爱科学。比如说今天这则消息,用所谓的新闻,或者科学形式包装,说哪里什么科学家做实验表明,给大家以为是来自科学界的证明。这是一种包装成科学的谣言?或者说骗子懂得用此方式造谣,因为效果好。
方玄昌: 中国的民众科学基础过于薄弱,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以前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路甬祥探讨这个问题,他认为是中国没有如同欧洲一样经过科学与宗教血与火的斗争经历。但我认为,当前的转基因问题,以及已经反复出现几次、持续多年的中医废存问题,实际上就是新的科学与迷信的斗争,只是它来得太晚了一些。所有关于转基因的谣言都是以新闻形式加上科学术语包装的,公众很容易被迷惑。
苏岭:这种谣言转得最多的就是那些中医、养生的什么组织。

苏岭:我前几年去欧洲参加一个科学论坛,欧洲科学家说如果没有转基因食品,根本养不活地球上的人,会饿死很多人。
方玄昌:当前还不至于要靠转基因技术来养活所有人;但未来会。当下转基因育种技术更重要的作用是提高食品安全性、品质及营养作用,以及保护环境。

苏岭: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告诉公众,转基因食品百分百安全?
方玄昌:百分之百安全的东西是不存在的。转基因技术要保证的是,用它生产的食品,安全性至少不比传统食品差。

苏岭:百分之百,确实是科学不会去保证的。其实,百分之百是只有骗子使用的语言?而科学不做完美、完全说。比如撰写《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估健康受非预期因素影响的方法》的专家小组负责人,贝蒂•休•马斯特斯表示:“改造动植物的任何培育技术,不论采用基因工程还是其他技术都有可能使食品组成部分的质量或数量产生非预期的变化,有可能危及人类健康。’”但有些人就会以此做文章,认为其结论是转基因食品不安全。
方玄昌:很多人不会从科学角度看问题。

苏岭:公众一般能接受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它算宽泛意义的转基因,跟嫁接果树一样?
方玄昌:杂交是一种无序的广义转基因,果树嫁接是一种嵌合体,不是转基因。杂交就是一次性不加甄别地转过去成千上万个基因,通过碰运气的方式寻找我们需要的性状。杂交转过去的多数基因我们都是不了解的,因此可能会出问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的杂交土豆和西洋芹就出过问题。人工转基因则是外科手术式的精确行为。
嵌合体则是一个生物体和的某一部分和另一个生物体或非生物体的某一部分结合的产物。有关嵌合体的信息,可以另外找话题给你介绍,因为完全属于另一个问题了。不过可以简单给你举例介绍一下:孙悟空是嵌合体(人的精神和猴子的躯体嵌合);外国影片中一些人和机器结合构成的主角(似乎施瓦辛格演过这类角色),也是嵌合体。

苏岭:杂交土豆和西洋芹出了什么问题?
方玄昌:因为杂交过程中生物体出现了不可控的变化,导致杂交土豆和西洋芹中的某种生物碱超量,引起大范围食物中毒,最终土豆和西洋芹下架

苏岭:杂交和定向转基因的成功率有多少差别?
方玄昌:在抗虫等某些特定性状的获取方面,杂交的效率及不上精确人工转基因技术的万分之一。

苏岭:美国的转基因食品没有标识,也就是不需要标识。中国要求强制标识?
方玄昌:标识问题:强制标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美国实行自愿标识制度,但不允许在标识中贬低转基因或非转基因食品;中国强制标识乃是出于当前形势考虑的一种被迫之举。

苏岭:公众因为对政府的不信任,偏向于认为有利益集团操纵中国转基因食品。当政府失去公信力之后,似乎只能依靠媒体。而媒体的科学素养让人悲哀。我们该怎样广泛传播转基因问题,让迷众不再信谣传谣?
方玄昌:谣言的传播能力与政府的公信力呈反相关,与公众对一个事物的了解程度呈负相关,与此事对公众的切身利益强弱呈正相关。
我一直强调,无论你是要反转基因、挺转基因还是简单质疑,最基本的要求是:你必须先明白什么是转基因食品、它与普通食品究竟有何差别。媒体人要做报道,更应该明白这两个问题。
至少在我们这一代,多数媒体人确实是靠不住了;后一代,则基本上用不着媒体人,因为现在中学生物课上基本上介绍清楚了什么是转基因;而且,再过几十年,转基因食品将大部分取代当前食品,那时争议也就成为过往烟云。
央 视《新闻调查》最新一期节目“追查转基因大米”播出后,反转阵营在一片欢呼声中义愤填膺地声讨农业部。老实说,我也很想声讨农业部等国家管理部门,但声讨方向与反转阵营刚好相反:他们声讨的是农业部管理不严,我声讨的则是国家相关部门(不仅仅是农业部)对于转基因技术管理过严乃至于到了野蛮无理的地步。
文章链结http://www.agrogene.cn/info-1609.shtml

苏岭:目前不信任转基因食品的人居多。怎么破?只有从娃娃抓起?转基因食品与普通食品究竟有何差别?我发现我也说不清
方玄昌:转基因食品与普通食品实质上无差别(实质等同);转基因作物与杂交、选育作物,都是在分子水平上改变作物的遗传性状得到的结果;转基因技术可能引发的问题,在杂交、诱变等育种方式上同样存在,甚至更严重。转基因与传统育种技术唯一的差别就在于,人工转基因作物育种更可控,因此其安全性也更有保障;同时,由于异乎寻常严格的监管,又加重了其安全保障。
当前我们做转基因科普,更大的目的已经不是科普转基因知识(它很容易就说清楚了),而是要对中国民众重新做一次科学启蒙。

苏岭:这个科学启蒙怎么做?赛先生,必须请回来。
方玄昌:很多人的不求甚解人云亦云,以及轻信,在转基因论证中暴露无遗,远远超出我们过去所了解的。从转基因科学知识入手,让人们学会怎样去正确看待简单以及复杂问题,怎样正确地思维,以及怎样更全面地去认识科学本身。这就是启蒙手法。

苏岭:说到正确地思维,解释一下。
方玄昌:就是对于任何一个接收到的信息,需要从简单逻辑开始,提出质疑,然后回答质疑。中国人太缺乏质疑精神,更不要说回答质疑了。寻求质疑的答案,实际上是一次再质疑。

苏岭:我觉得大多数人不懂逻辑啊
方玄昌:是的。形式逻辑在中国式微。我们被辩证逻辑洗脑了,需要重新反洗脑。

苏岭:怎样培养逻辑思维?
方玄昌:培养逻辑思维,才真的需要从娃娃抓起。我们中学里的课本上,有着太多违背逻辑的教育内容。教科书已经左右了我们,每一个人要从中走出来都不容易。比如,幼儿园里和小学里,都有“神农尝百草”的故事,却没有让大家思考:神农不可能一个人生那么多种病,那它尝百草怎么可能验证药物有效性?中学里,“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的论证简直荒唐透顶。类似例子太多。我上中学的时候就一直在质疑这些内容,但多数同学也就顺其自然地接受其错误思维了。

苏岭:不只是课本,中国文化里好像就缺逻辑
方玄昌:中国整个文化基础是建立在道教基础上的,道法自然,只愿顺从自然而不愿改造自然,这是我们的致命弱点之一。儒家和道家,以及其他诸子百家,均没有创造、甚至没有接近过形式逻辑。庄子的“子非鱼”式诡辩,与真正意义上的逻辑系统相差甚远,完全没有往系统方向走。

苏岭:讲因袭、传承,就更加剧这种谬误。偶尔的思考,更接近诡辩术。
方玄昌:中国人崇古,而西方人尚真理。这也是近现代西方不断前进、中国裹足不前的重要原因。

苏岭:必须重新兴科学。再讨论下去,我们会把中国的很多问题拎出来。
方玄昌:是的。
http://www.agrogene.cn/info-1609.shtml

来源:《众里寻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