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建兵:用科学的方法做“新闻调查”

2014-07-31 | 作者: 严建兵 | 标签: 用科学的方法做“新闻调查”

我质疑王志安老师做这期“新闻调查”是为了保位置和收视率,他回应我真不愧是教主的好弟子,做科学可惜了,并威胁说知道一些科学家是什么德行,手中还有大把证据没有公开。幸好我不做水稻的研究,也不做转基因的研究。

我不知道王志安老师把我安排给哪个教主当弟子了,也无意去追究。不过对其说做科学可惜的说法有点不认同。王志安老师已经迫不期待的要用这期调查去申请什么奖项,看来是对自己的节目是非常得意的,并表示只在意是否证据上有瑕疵。不妨就科学探讨一下,这期调查是不是就真如此高大上?

从普通百姓的角度看这期节目,如果开始就谈安全性没有问题,估计很多人就不那么在意了。如果抛开安全性这个问题,则还最想明白两个问题:1)“滥种”到底有多严重;2)怎么流通到市场的?在随后的手记中王志安老师也明确表示自己要回答一个问题“滥种的严重程度”。

随手挑了5袋大米,3袋是转基因,然后以“5袋大米3袋是转基因”为标题被广泛传播,是不是说中国或者武汉地区60%的大米是转基因?是不是传递了这个信息?这个调查结论科学么?

样本不够大是其最明显的统计学漏洞。不过我们还可以追问一个科学问题,如何科学地分析“滥种”?正如节目中披露的一样,米厂的老板多是多个品种的大米混在一起来卖,而让人看起来好像无法分析其源头。但如果我们有点遗传学的基本知识,我们就知道利用分子标记的方法,检测一个样品中单粒米粒的DNA,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一个样品到底是几个水稻品种混合而成,比例分别是多少。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可以确认,到底一个转基因阳性的样品,是仅仅混杂了部分的米粒,还是一个品种全部是。如果多分析几个样品,这样就可以得出统计上的科学结论,到底是哪些品种含有转基因,也可以很容易查到这些品种的审定单位,生产厂家,种植面积等数据,以及具体每个品种可能转基因阳性的比例,从而科学的估计“滥种”的程度。

第二问题,怎么流通到市场的。这个链条是如何形成的,整个调查的指向都是华中农大。但证据不足,误导严重。我们知道华中农大获得批准的是汕优63及其亲本华恢一号的安全生产证书。这个品种是几十年前的品种,目前市场上已经不大可能有种植。而目前市场有的种植的转基因水稻无非有两种途径,一利用华恢一号作为供体来改造自己的品种,二通过转基因的方法重新获得。不管哪种方法都需要数年的时间。调查中买到的转基因种子根据包装袋的信息发现是湖南某个厂家的,但进一步调查发现原始厂家提供的种子并不含转基因。调查到此结束,到底转基因水稻如何流入市场仍然一无所知。同样如果有遗传学知识,也知道其实可以利用分子标记的办法予以追踪,查出那个转基因的种子是什么品种,同时也可以追踪到其来源,并和超市买到的转基因大米比较,并明确是否和片子中提到的公司是否有关系和华中农业大学是否有关系。

如果王志安老师愿意做这样的调查,可能就不必去湖南了(您幸运拿到了样品,如果那个公司不配合您,您可能根本拿不到样品,其实这里还有一个更关键的信息被忽略),整个检测可能也不要那么多钱。

来源:严建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