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大豆在中国

2014-08-06 | 作者: qiuwenjie | 标签: 转基因大豆在中国

转基因大豆进入中国的历史与现状

中国是大豆的故乡,迄今已有5000年左右的人工栽培史,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就有大豆的残留物。先秦时期,大豆称为“菽”,为五谷之一,是中国人重要的植物蛋白来源。据说发明自西汉淮南王刘安之手的豆腐,更是成为中国对大豆在食品应用方面的典范,流传至今。

18世纪大豆传入美国后,适宜的自然环境加上对大豆利用的开发,到上世纪40年代的美国大豆产量就超过了中国,跃居世界第一。中国自1995年开始从美国进口大豆,1996年美国批准了转基因大豆的商业化种植许可,因此自1997年,中国开始了进口转基因大豆。当年的进口量288万吨,之后这个数字逐年增加,刚刚过去的2013年,中国进口了6340万吨大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转基因大豆。


表1:2003-2013中国大豆年进口量(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

从数据看,近10年来中国的大豆进口量基本是逐年上升。有声音认为逐年增加的进口大豆挤压了国产大豆的生存空间,是美国妄图控制我国粮食安全的手段,提出要限制进口大豆的数量,来扶植国产大豆产业。这种阴谋论的声音很有市场,但离事实相去甚远。我国之所以进口大豆数量在逐年增加,根本原因在于随着经济的发展,国民膳食中的肉、蛋、奶等食物的比例不断增加,这就导致对食用油及植物蛋白饲料需求量的大幅增加,而国内的耕地无法满足这种增长需求。以2013年为例,当年中国进口的大豆和大豆油如果折算成耕地需求,超过了5亿亩。在保证水稻、小麦等主粮基本实现自给自足的情况下,显然不太可能拿出5亿亩耕地来满足对大豆的需求。事实上我国的大豆总产量也并没有因为转基因大豆的进口发生太大的变化,进口前后总产量基本保持在1300万吨~1600万吨。


表2:1992-2012中国大豆产量(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

中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品种,在批准的用途上基本覆盖了食品和饲料。但对于转基因大豆的具体加工过程,还需要根据农业部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加工审批办法》的相关规定,经农业部审批核准之后才允许。目前农业部只批准进口转基因大豆用在榨油上,其加工产品是大豆油和作为饲料的豆粕。因此除非是从非正规渠道获取或者其它原因,国内的豆制品诸如豆腐、豆浆等产品,都应该是国产的非转基因大豆加工而成的。

监管部门之所以只批准了进口转基因大豆用于榨油而没有放开豆制品领域,并不是因为转基因大豆存在安全性问题,更多的原因是为了保护国产大豆产业。因为单产及种植成本的差别,国产大豆的价格远比进口大豆要高,加之国产大豆的含油较低,在榨油市场上缺乏竞争力。而我国作为豆制品的消费大国,每年在豆制食品及工业上消耗的大豆大约在1000万吨。用这种手段保证了国产大豆在豆制品市场上的地位,起到了保护国产大豆产业的目的,为我国的大豆产业追赶国外的先进水平争取了时间。

比较遗憾的是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国的大豆产业的不管是从品质、单产、种植成本等各项指标,还是市场竞争力上而言,仍远远落后于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大豆种植大国。更有甚者,2013年某地大豆协会的负责人不思从改善我国本土大豆品质和提升竞争力入手,反而用谣言和谎言对转基因大豆进行无端指责和抹黑,让人唏嘘不已。

肯德基豆浆检测出转基因成分事件

2014年2月份有媒体发布消息称:某检测机构对市面上各大品牌的豆浆产品进行转基因检测后发现,肯德基豆浆中含有转基因大豆成分,并且包装上没有标识。有专家指出,转基因大豆如用于加工豆浆存在不确定风险。肯德基方面回应称已展开核实工作,并称肯德基豆浆粉供应商书面重申他们使用的是非转基因大豆,均来自中国东北产区。

从本次检测的结果来看,肯德基方面负有对原料监管不严的责任,但不太可能是故意使用转基因豆浆粉,问题应该还是出在供应商方面。非转基因的豆浆粉里是如何检查出转基因成分,是供应商为降低成本故意添加还是其它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需要等待后续的调查结果。无论是什么原因,这种事实违规行为都会加深民众对转基因的疑虑,对转基因技术的正常推广造成不利影响,待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应予相应处理。与此同时消费者大可不必因为食用过肯德基的豆浆而忧心忡忡,因为即使是转基因大豆为原料的豆浆,也不会存在安全性的问题,专家说转基因豆浆存在不确定风险纯属臆断。我们也可以看看我们的邻居---同样作为豆制品的主要消费区域---日本、韩国、台湾地区,都是允许转基因大豆用于制作豆制品的原料。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得到印证,我国自1997年进口转基因大豆,产品中其含转基因有效成分的豆粕作为饲料,已经喂食了十几年的各种牲畜、禽类,如果有危害应该早就体现出来了。事实上这些牲畜禽类既没有“三代不育”,也没有其它异常情况的出现。


台湾地区以转基因大豆为原料生产的豆腐乳(图片来源:@海外美食作家冰清 微博)


日本转基因大豆的应用(图片来源:日本厚生劳动省转基因宣传手册)

另外从检测结果看,只能证明有转基因成分,并没有其成分的具体含量,这涉及到转基因食品标识的阈值问题。在其它要求转基因食品标识的国家和地区,都会设置一个标识阈值,只有当食品原料中的转基因成分超过这个阈值才要求强制标识。比如被认为是对转基因食品监管最严格的欧盟,标识阈值是0.9%,马来西亚、韩国是3%,日本和台湾是5%。这是因为随着世界范围内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转基因原料数量的增加,必然会发生原料的交叉混杂,要求食品生产商在生产过程中做到非转基因食品中一点都不含转基因成分不具备可操作性,设定一个合理的阈值是非常有必要的。中国的转基因标识制度是部分强制标识,进入标识目录清单的作物都必须强制标识,但并没有设置阈值,可以理解为阈值为0。现在的转基因检测技术非常先进,极少量的成分都可以检测出来,中国现行的这项标识制度并不是太合理。国家主管部门应该考虑更改标示制度的实施细则,设定一个合理的阈值,以更好的适合实际情况。

结语

转基因大豆的大量进口,是世界转基因种植产业飞速发展以及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合力下的产物,我们应该正视在保证主粮实现基本自给自足的前提下,包括大豆在内的油脂油料供应要靠全球资源的事实。同时,我们也应该以科技创新为基础,提高大豆单产,降低大豆生产成本,做大做强我国的大豆产业,增加市场竞争力。以阴谋论的思维去抵制、诋毁转基因大豆,无疑是不可取的。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