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问王志安的“追查”

2015-09-16 | 作者: 姜韬 | 标签: 再问王志安的“追查”

姜韬 文

提要:王志安片子对社会的误导非常明显。要准确评估检测转基因大米,必须公布测定方法、取样过程和细节、追溯大米样品的整个来源,方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我们严肃建议王志安公布三项与转基因大米检测相关的重要信息已经长达一周,期间王志安除了转移视线,一直回避科学家的正面质疑,这侵害了武汉市民乃至全国公众的知情权。

王志安所谓市售转基因大米的结论太重要,缺陷太明显,必须验证。王声称科学家应该自己测定——科学家当然可以自己测定,但首先要审查的是他检测过程的可靠性。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立即公布相关信息。

王志安的节目与我们已知的三个事实构成明显矛盾:其一,湖北管理部门1300个样品零转基因大米的结果与王志安“随机”检测的结果很难对应;其二,3/5比例为何没有在农药的消耗量上体现?其三,相对封闭、私下买卖的转基因种子,难以想象能达到3/5那么高的比例。特殊的主张需要特殊的证据,王必须拿出足够强有力、乃至于可以颠覆已有事实的证据。

科学家对于大米测定出现转基因阳性是高度重视的。需要强调的是,不同的方法,检出低限有所差别。如果以万分之一为低限的检测方法,如果5包大米的水稻来自相同生产背景,那么最可能存在的一种情况是:5包大米中有3包大米中的转基因水平刚刚超过检出下限,转基因大米的含量不过只有万分之几,远远低于有关规定(比如欧盟的规定,允许存在的转基因成分含量上限为0.9%)。否则,我们难以解释另外两包大米为何没有检出转基因成分。

所以说,王志安片子对社会的误导非常明显。在假定王志安的取样是可靠的情况下,也不能排除王志安的检测结果是转基因大米仅仅是受到“污染”,有可能只含有万分之几的转基因成分。

要准确评估、检测转基因大米覆盖情况,必须公布测定方法、取样过程和细节、追溯大米样品的整个来源,方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而王志安片子里证据链严重断裂,大米的取样不是封闭的,而检测方不会对取样负责。甚至水稻种子的取样也不规范,采取的是做理化性质和营养成分测定的取样方式,实际上转基因水稻种子根本无须检测,因为没有人会有异议,其检测纯粹是噱头。转基因水稻种子的检测再完整也弥补不了大米检测的各种缺陷。片子中转基因种子的实验报告似乎比较正规,但转基因大米的检测过程极为含糊,片子里一带而过,没有出现检测数据,更没有专家对检测过程和结果负责,没有对转基因大米检测报告的清晰展现和现场解读。

王志安的片子,带来很多问题。科学家是有鲜明态度的,我们谴责偷种,因为偷种扰乱了转基因技术发展的正常秩序,并侵犯知识产权;我们也对转基因技术的管理方表示遗憾,因为慎重推广转基因也是科学家的态度,但在这个领域,“慎重”必须是有主见的慎重,这个主见应该是可以明确展示的,但我们看到的是管理层消极的拖延——拖延和不作为都不等于慎重,拖延行为反而给王志安这类投机行为提供了机会和条件。

我们注意到不少持反转态度的网友,充满爱国热情,其中不少人是因为知识不够和情况不明造成的,尽管这种情况因为王志安的片子进一步恶化,但我们仍然认为,这个群体完全可以通过理性引导,在转基因科普有序进行中得到改变,最终完全可以与科学家达成共识;相反我们认为,像王志安这类在转基因争论中采取机会主义做法,以异化转基因为表现者,则无法与之达成共识。王志安采取这种投机行为,在转型社会中尤其有害,借助央视及其他公众资源的强势影响力,一个人或几个人就会给社会运行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有不少媒体人对王志安的作法拍手叫好,更反映出其负面影响有必要给予充分揭露和批驳。

公众需要认识到,鼓吹空心的知情权,回避转基因科学基础与正常的质疑思维,才是放弃(对自己)或侵犯(对他人)真正的知情权。这种做法左右社会舆论,完全违背人类理性原则,是一种反科学和耍弄社会的行为。这样以“知情权”煽动起具有民粹特征的非理性情绪的行为,需要主流社会保持警惕。

科学家从来不反对抽查,但是我们一向认为需要有科学性的保证,像央视这种具有重大影响的专业性节目,应当有科学顾问为其科学性负责。不久前夜盗我国转基因水稻科研材料的国际组织绿色和平曾多次在国内进行相类似的转基因抽查检测,但从来不公布检测报告,其造成的误解始终没有澄清,这回王志安继承了绿色和平的做法,而且起到了国际组织难以达到的不良效果。

根据官方统计,作为转基因强国和大国的美国 ,2013年种植了6,839万公顷转基因作物,占总耕种面积的一半。巴西政治家因势利导推广转基因作物,提高了国力。阿根廷凭借种植转基因作物带来的红利,信心满满地要步入金砖国家行列。而在研发转基因作物具有世界水平的中国,却上演了一场异化转基因的丑剧,阻止中国的转基因产业化,这是在做对谁有利的事情?王志安们究竟要干什么?

随着高科技产业的高速发展,市场规律的客观性必然带来某些管理方面的相对滞后,这是难免的,否则还要改革干嘛?转基因是新鲜事物,是现代农业的重要发展方向,如果管理跟不上,应该调整的就是生产关系。而作为承担社会重要传播引导功能的媒体,更应该在转基因问题上作负责任的报道,以引导公众理性认识、接纳转基因。

王志安在对科学家建议的回应中提到了操守,一个通过自己炮制的作品和自述,将自己的“操守”暴露无遗的人,嘴里还敢说出“操守”两字,当然令人觉得滑稽可笑。在信息社会,任何媒体人都可以通过作品展示其理念和价值,甚至过滤性报道所谓“事实真相”,但是不要忘了,有知见的观众永远可以透过你的作品,看到背后的那个作者是不是公正、真诚和善良。作为异化转基因的代表作,央视王志安的片子及其自述注定要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的反面教材,成为在社会转型期重大事务中采取投机行为而造成危害的真实记录。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