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越: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转基因

2014-09-04 | 作者: 袁越 | 标签: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转基因

一,转基因食品安全吗?

要想知道转基因食品到底安全不安全,只要和非转基因食品做个比较,看看两者有哪些差别就行了。

转基因食品比非转基因食品多了一段DNA,以及以这段DNA为模板合成出来的新蛋白质,下面我们就分别来看看新DNA和新蛋白质是否安全。

先来看DNA。DNA是由ATCG这4个核苷酸按照不同排列方式组成的长链分子,不同DNA的唯一区别就是ATCG的排列方式不同而已。DNA是惰性分子(否则生物也不会用它来保存遗传信息了),几乎不参与任何生化反应,吃进肚子里后就会被分解成ATCG这4种零部件,重新被人体吸收利用。我们平时吃的食物里含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DNA分子,排列方式也有成千上万种,没听说谁在吃饭前要查查食物的DNA序列的,那是神经病。

也许有人会说,现有的食物都是老祖宗们试吃过几千年的,证明里面的DNA顺序没有问题。但你听说过基因突变吧?万一你今天吃的这根胡萝卜有个基因突变,变得和老祖宗吃的那根不一样了怎么办?你要不要做一晚上噩梦啊?

也许还有人会说,某些病毒不就是DNA组成的吗?万一吃进去病毒DNA怎么办?我要告诉你,病毒绝不仅仅是一段DNA,它外面一定要有一层蛋白质外壳,才能具有入侵人体细胞的能力。如果把这层蛋白质外壳去掉,那么再厉害的病毒都只是营养品而已。

综上所述,食物中的DNA是安全的,没有任何例外,根本不需要做任何测试。事实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为DNA是“一般认为安全”(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简称GRAS)的食品成分,无需专门检验。

再来看看蛋白质。蛋白质原则上和DNA一样,也是由20种氨基酸按照不同的排列方式组成的长链分子,几乎所有的生物都是如此。但蛋白质的化学属性和DNA不一样,确实有一小部分蛋白质可以让人生病(比如疯牛病),或者引发过敏反应。问题在于,这样的蛋白质非常少见,在所有的食物安全案例里,因为蛋白质导致的中毒事件非常罕见,你要是遇上一个,可以去买彩票了。

更重要的是,蛋白质是否有毒是可以很容易地测出来的,任何转基因种子公司事先都会这么做,不费什么事。事实上,目前已经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当中的新蛋白质不但都已经通过了安全检测,而且其中用得比较多的杀虫蛋白(Bt蛋白)已经作为有机杀虫剂安全使用了90多年,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转基因食品问世30多年来,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一起与转基因有关的食品安全事故,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也许有人会说,食品安全问题事关人命,还是严格把关比较好。你这个要求原则上当然说得通,但实际上不但毫无必要,而且会适得其反。首先,监管部门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去检查所有上市食品的所有成分,必须把好钢放在刀刃上。如果在一种已被证明十分安全的食品上浪费时间,就会漏掉更大的问题。其次,如果一家企业生产出有毒的食品,它本身也就完蛋了,所以企业在这方面的担忧一点也不比政府小,监管力度也不比政府少多少,尤其是转基因这样处于风口浪尖的食品,企业更是不敢掉以轻心,所以目前市面上的转基因食品在安全性上都是加了双保险的。

但是,不必要的监管导致转基因审批程序又慢又费钱,使得转基因种子的研发和上市成本变得毫无道理地高昂。我采访过的巴西国家农业研究公司研究出了一种转基因菜豆,研发过程只花了20万美元,但用于应付各种安全审查和审批程序的钱却高达330万美元,这还仅仅是巴西境内的花费,如果这家公司想让这个品种种到其他国家去,还得再花更多的钱去通关。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转基因技术为什么会那么贵,发展速度为什么那么慢,为什么全世界只有少数几家公司做得起,绝大部分小公司都被淘汰了。

一个行业,如果因为政策法规的限制,使得来自民间的活力全部被压制,这是什么?这就是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读者应该都不陌生。

再来说说草甘膦。这种除草剂本来和转基因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因为不少人指责转基因扩大了草甘膦的使用范围,有必要简单说几句。首先,草甘膦是一种低毒的除草剂,在自然条件下很容易降解。其次,草甘膦早在转基因出现之前很多年就有了,而且是被当做一种安全有效的有机除草剂来使用的。只是当转基因技术侵害了有机农场主们的利益时,才被后者反咬一口的。

最后给大家看一张照片,这是我在西双版纳的曼旦村拍到的,这个村号称是雨林深处的世外桃源,他们种的南瓜号称是纯天然的有机南瓜,可以打着这个旗号卖高价的。而下面这张照片,就是我在南瓜地里拍到的,大家感受一下。

二,转基因会破坏环境吗?

我之所以如此卖力地支持转基因这项技术,不是因为它安全,也不光是因为它能让中国农民赚到钱,而是因为这是一项具有环保潜力的技术,和每个人的生活环境都有直接的关系。请注意我的措辞,我敢打包票说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很安全,但不敢保证转基因对环境有好处,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先来看看目前应用得最广的两项转基因技术:抗虫和抗除草剂。抗虫靠的是Bt蛋白,这是一种来自细菌的蛋白质,只对鳞翅目昆虫有毒性。这种蛋白质早在1920年代就被有机农业当做有机杀虫剂使用了,属于典型的生物防治,这在环保界是多时髦的一个词啊!可惜这种蛋白质相当昂贵,而且在自然环境下很容易降解,需要不停地喷洒,成本太高了,所以早年间只有那些特别虔诚的环保人士才会使用。后来科学家们好不容易把相应的基因转入农作物,实现了全天候低成本抗虫,满足了环保组织的要求,没想到却被这帮人倒打一耙,真是一群不知感恩的白眼狼啊!

抗除草剂目前主要指的是抗草甘膦。同样,草甘膦当年也是被当做环保型除草剂而被大肆赞扬的,它本身是低毒的化学物质,而且在自然状态下最多一个月就可被降解,不用担心农药残留,多好的东西啊!可惜它是一种广谱型除草剂,一不小心喷到庄稼上就坏事了,所以早年间都是在播种之前使用的,出苗后就不能用了。抗草甘膦农作物出现后,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不但节省了大量劳动力,而且农民不用再犁地了,使得免耕种植法得以迅速普及。免耕的好处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大家可以参考本书中那篇关于大豆的文章。总之,这同样是环保组织极力提倡的一种农耕方式,没想到当农民们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真正实现了这一点后,却被环保组织倒打一耙,这是咋回事呢?

除了宗教或者反全球化等因素外,我认为有两个最重要的原因。第一,环保组织担心基因扩散,但这种担心其实是毫无必要的,完全是出于对基因的恐惧。基因扩散是一件概率极低的事情,而且即使扩散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绝大部分庄稼的基因都只适合人工环境,放到野外和野生品种竞争一点优势都没有,会很快被淘汰掉的。这就好比家狗跑到野外和狼竞争,几乎不可能赢。退一万步讲,基因扩散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你怎么不担心杂交水稻污染野生水稻呢?要知道,即使是最普通的水稻也和野生水稻相差十万八千里,里面相当数量的基因都已经被改变了,再多一个抗虫或者抗除草剂的基因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大部分环保组织不仅要保护环境,而且希望全世界都以他们认可的方式保护环境,那就是通过回归旧时传统,降低人类的欲望,而不是通过提升人类的科技水平来环保。当Bt蛋白只是一种小范围使用的杀虫剂时,环保组织是欢迎的,但当转Bt基因普及后,大量农民开始使用这项技术,导致产量增加,粮食消费也相应增加,跨国公司趁机进入农业生产领域,农民开始购买种子……于是环保组织就不爽了,千方百计寻找各种理由攻击转基因技术对环境有害,忘了他们当初是如何称赞Bt蛋白和免耕法的了。

环保组织使用的诋毁手段很低级,那就是只看一点不及其余。风电好吧?但如果你只盯着风电产生噪音这一点来攻击它,结果会怎样?转基因也一样,必须从整个农业的角度来衡量它的好坏,详细情况请阅读本书中的《农业的足迹》这篇文章。Bt基因虽然本身看上去不错,但如果这种基因导致大量珍稀昆虫被灭绝,那就不好了,只是最终证明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所以才被允许种植。同样,抗除草剂转基因虽然导致农民大量使用化学除草剂,但这么做的结果是普及了免耕法,减少了耕地带来的各种水土流失和养分丢失,对整个农业生态的好处是非常多的。中国目前最大的污染来源不是工业,而是农牧渔业,这一点与中国农业技术含量过低有着直接的关系。转基因技术可以填补很多空白,提高土地利用率,减少化肥和有害化学物质的使用,这些都是中国最急需的东西,可惜因为反转控们的阻扰,至今尚未在中国推广。

总之,转基因可以是一项非常环保的技术,但这一点是需要有关部门做评估的,不能想当然。目前已经推广的转基因技术都是对环境有益的,大家完全可以放心。最后说句实话,目前使用转基因技术比较多的美洲和印度等国的农田大都是私产,农场主们比你更重视可持续发展,你就别操这份闲心了。

三,跨国种子公司会不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

不少人担心,转基因核心技术掌握在跨国种子公司手里,他们会借此机会遏制中国,威胁中国的粮食安全。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实际情况正相反,不是我们怕被他们遏制,而是他们怕被我们偷种子。

最近有个新闻,说中国政府机构禁止采用WIN 8操作系统。我不懂计算机,但如果微软在操作系统里安个后门,通过互联网把情报传出来,起码在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但这种事情在转基因种子领域完全行不通,因为基因是个实实在在的分子,不可能被遥控。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跨国种子公司不可能在国外生产种子,然后卖到中国,那样做成本太高了。事实上,中国境内种植的进口种子绝大多数都是在中国本土生产的。具体来说,外企把具有知识产权的优秀种质资源(包括但绝不限于转基因)带进中国,在中国租一块地作为制种田,雇佣中国农民生产种子,再卖给中国农民。也就是说,一旦跨国企业在中国卖种子,这个种质资源就算永久地进来了,再也拿不回去了。而中国本土的种子公司如果想要偷的话,也是很容易的。就拿已经在中国大规模生产的转基因抗虫棉来说,转进去的Bt基因只是很小的一段DNA,本土企业只要拿到一株转基因棉花,就可以让它和自己的棉花品种杂交,筛选出正好携带了这段DNA的后代,这个基因就算偷到手了。如果一个国家的专利保护机制不健全的话,第二年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卖自己品牌的转基因棉花了,而且因为不用交专利费,可以卖得很便宜,质量和孟山都的差不多。

中国一直在知识产权保护这方面做得很不好,其结果就是,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只在中国卖了3年就卖不动了,但全中国90%以上的棉花都是转基因的,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偷来的盗版种子。这么做的结果是,就连印度都在使用抗虫性能更好的第二代转基因抗虫棉,但孟山都就是不愿将其卖到中国来,因为他们一旦把这个基因带进中国,必然被偷,原因就在于中国的专利保护做得太差了。

说到专利的问题,2010年我去菲律宾采访世界著名的水稻研究所(IRRI),该所的专利律师杰拉德•贝里(Gerard Barry)告诉我,农业专利都是有适用范围的,美国专利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有很多办法规避。更何况中国科学家目前所使用的都是早已成熟的技术,原来的专利早就过期了。他甚至认为,中国最有可能从转基因技术中获益,因为中国科研人员在这方面的技术水平很高,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转基因产品出口到亚洲和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和跨国种子公司争夺世界种子市场。

说到中国种业,不少人认为中国应该拒绝外资进入,好给中国种业一个发展的机会。不少所谓“挺转派”也是这个主张,而且他们会觉得自己这么做完全是为中国利益着想,问心无愧。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个想法不但毫无道理,而且反而是伤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

为什么这么说?你只要看看农业这块大蛋糕都是怎么分的就明白了。现代农业可不光是有好种子就行了,还需要化肥农药和先进的耕作技术等等等等作为支持,种子只占这个产业链很小的一块。但种子是农业的起点,它的实际价值超过了种子本身的价值,能够影响到后续产业链的很多方面。国内的种子企业(还包括各种农业技术研究所)当然不愿意老外进来抢生意,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请别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号,因为一个好的种子可以给农民带来很多额外的好处,使得整个农业产业链都受益,最终为整个国家带来好处。

再来说一条很多人不知道的事实,那就是国产种子企业完全可以在进口转基因技术中分一杯羹。我采访过南美的大豆产业,发现大多数大豆种子实际上都是南美本土企业的产品,只是从孟山都等跨国种子企业那里获得了技术授权而已,相当于国产汽车里使用了1-2个进口零部件。这样的操作模式是全世界的常态,为什么到了中国就变成一件“丧权辱国”的事情了呢?

还有人说,跨国企业在中国收取了高额专利费,是暴利。可你为什么不想想,当你高价购买苹果手机的时候为什么不骂乔布斯呢?事实上,专利费到底高不高,是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事情,煽动爱国情绪也许可以帮助本土企业在谈判时获得一点优势,但仅此而已,专利制度本身是没错的,否则谁还愿意花钱搞研发?

归根到底,全世界的民族主义者几乎都是盲目的,凡是打着这个旗号的人最终都会有意无意地伤害到自己的国家,转基因种业就是明证。不少极左人士因为仇恨美国而去反对转基因,最终不但伤害了中国的本土种子企业,而且还影响了整个中国的农业现代化进程,这些人才是威胁中国粮食安全的罪魁祸首。

四,转基因是万能的吗?

不少挺转派把转基因技术说成是万能技术,仿佛只要种了转基因,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这个态度也是不科学的。

简单来说,转基因是一个比较高端的育种技术,只有经济收入和知识能力达到一定高度的农民才适合使用。这就好比你打算给你妈买部手机,而她老人家只打算用它来打电话,你就没必要花5000块钱给她买部进口智能手机了,一来浪费钱,二来很可能反而给她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具体来说,转基因种子通常都比较贵,如果农民根本用不上这些优点,那就白花钱了。比如抗除草剂的基因,对于穷国的小农户来说,除草都是人工进行的,没有必要使用这么昂贵的种子。抗虫也是,棉铃虫既可以用手抓,也可以使用廉价的杀虫剂,如果没有出现抗性的话,就没有必要购买昂贵的转基因种子。富裕国家的农民有时也不必使用转基因种子,比如巴西农民在贫瘠的坡地上种大豆,目的不是收大豆卖钱,而是通过大豆来改造土壤,增加肥力,这时就没有必要使用转基因大豆了,普通大豆完全可以达到目的。

我曾经认为,如果转基因种子都是盗版的(比如在中国),价格和非转基因的没有差别,那就用转基因的好了。但我后来发现这个想法太天真了,转基因在使用上有很多注意事项,知识水平不高的农民还真不太好掌握。比如抗虫转基因,需要留出一块“避难所”,种不含转基因的普通种子,以减缓害虫抗性的出现。我在实地考察中发现,美国农民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南美农民就不那么守规矩了,因为留出避难所自己会受点损失,很多农民都希望别人留,自己不留,可如果大家都这么想,这个制度就维持不下去了,于是个别地方的害虫确实出现了抗性的问题,原因就在于这个地方的农民不守规矩。

孟山都曾经想出过一个好办法,在卖给农民的种子中预先掺入一定比例的非转基因种子,强迫农民种避难所。但这个方法只适用于玉米,大豆的害虫可以很容易地在植株之间爬来爬去,必须专门设立一整块土地当做避难所才能有效果。

以上讨论的只是转基因本身的优劣,如果我们放眼整个农业的话,就会发现转基因所能起到的作用只占很小的一块,种质资源才是决定一个国家农业发展水平的关键因素。转基因作物目前最多只是同时转入3-4个基因而已,好处有限。一个农作物品种本身携带有成千上万个基因,它们当中有很多都对品种的特性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基因(种质资源)才是种子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公司之间相互竞争的关键所在。我去参观过不少中外种子企业,他们最自豪的往往都是自己的种质资源,而不是转基因技术,后者就好比是一家拥有上万名员工的报纸的明星记者,他确实很有名,所起的作用也很大,但真正决定这份报纸质量的不是他,而是那几千名普通记者。

五,为什么说转基因食品标签是变相歧视?

不少“挺转派”认为转基因食品可以被允许上市,只要贴标签就可以了。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完全是心怀鬼胎,试图依靠贩卖转基因测试盒发财,另一部分人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宅男宅女万能时评家”,一直活在自己的“理性想象”之中,得出的结论严重脱离现实。

这些人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叫做“知情权”。他们相信消费者应当有知情权,这个说法原则上没错,但在具体执行的层面上有很多细节是禁不起推敲的。就拿转基因食品来说,因为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食品是实质等同的,两者往往只相差一小段DNA,这就带来了大量问题。比如目前中国最常见的转基因大豆油里面含有的DNA是非常少的,几乎检测不出来。假如有人用转基因大豆油制作了一种点心,然后拒不标注,质检部门是根本查不出来的。事实上,欧洲已经遇到了很多这类问题,质检部门一直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也知道,两种大豆油本质上没有区别,对消费者身体健康不会有任何差别。

不过,转基因标注最大的问题是变相歧视。试想,如果有人讨厌河南人,要求所有食品都强行标注制作人是不是河南人,你会同意吗?

某种食品成分为什么要标注?原因在于这种成分会给消费者带来某种影响,但目前已经被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没有任何安全问题,不会给消费者带来任何不良影响,强行标注的话反而会让老百姓认为这种成分不安全,拒绝购买,从而给转基因技术的研发者带来经济损失。久而久之,转基因的研发动力就没有了,这就是欧洲正在面临的情况。

为了更好地解释这个道理,我写了一个寓言故事,大家看看就明白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家名叫瓷器国,该国因为卫生条件太差,三分之一的人口染上了乙肝。但是该国老百姓却因为不懂科学,不知道乙肝不能通过皮肤接触传染,于是制定了一系列歧视政策,比如不准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餐饮业等等。为了改变现状,不少科普人士组织起来宣传正确的乙肝知识,其中有个名叫无心的人非常有名,写过好多关于乙肝的科普文章,影响很大。

有一天这位无心先生突发奇想,建议瓷器国政府强制乙肝患者贴胸牌,以此来换取政策的修改,允许乙肝患者从事餐饮业。瓷器国政府采纳了他的建议,很多乙肝患者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餐馆服务员。与此同时,也有一大批消费者保护组织不相信科学家的结论,发起了抵制运动。其中一个名叫黄色和平的组织非常有名,他们到处宣传说,乙肝不通过接触传染这个结论为时尚早,需要经过几代人的验证才能相信。

在黄色和平组织的宣传下,很多老百姓心存疑虑,去餐馆吃饭时会先看服务员胸牌,如果写着乙肝患者就要求换一个。当然也有很多消费者不在乎,但毕竟有一半的顾客反对,所以乙肝服务员只有一半的时间在工作,其余时间只能闲着。老板又不能因此而降工资,只能以各种理由将他们辞退了。

也有不少餐馆老板想出了应对之策。比如有家餐馆老板决定把胸牌做的非常小,顾客不好意思盯着服务员的胸看,便混过去了。此事被黄色和平组织知道了,将其曝光。瓷器国国家电视台的一位名叫王占的主持人便带着摄制组来到这家餐馆拍了个节目,挨个采访受骗的顾客,让他们痛斥这家餐馆违法,然后做了一期节目在电视台播出,把这家餐馆的违法事迹传遍大江南北。虽然主持人王占在节目中一再强调乙肝不通过接触传染,但餐馆毕竟有违法的嫌疑,不久就被迫关门了。

又有一家餐馆想出一个办法,在胸牌上只印一个“乙”字,很多顾客以为这是编号,也混过去了。此事被无心先生知道了,便写了篇文章指责这家餐馆违法现有法律,没有准确地向公众传递信息,侵犯了知情权。虽然他在文章中一再强调乙肝不通过接触传染,但这家餐馆被曝光后吸引了国家工商局的注意,最后只能修改胸牌,把“肝”字印了上去。

因为类似事件层出不穷,瓷器国的乙肝研究所便研制了一种乙肝激光测试仪,号称只要用它一扫,就能知道对面这人是不是乙肝患者。于是不少消费者购买了这件仪器,去饭馆吃饭时都带在身边。与此同时又出现了一批职业打假者,拿着这台仪器去全国各家餐馆偷偷扫描服务员,如果被他们发现有人忘记带胸牌了就去要挟老板,索要封口费。

就这样,新法律只执行了不到半年就执行不下去了,只好重新回到旧法,乙肝病人又不能在餐馆上班了。

总结

讲了半天道理,肯定还有很多人转不过弯来。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很多反转派的观点是禁不起推敲的,只要换个词,或者换个思路想一想,他们的理由都是很可笑的,说明这些人内心里并不真的在乎这件事,纯粹是打嘴炮而已。

不少人说,只要中央领导先吃,我就吃。他们还会说,我不是不相信转基因技术,我是不相信中国政府的管理水平。请问,这些人到底是信政府还是不信政府?

“左派”们常说,转基因是美帝国主义残害第三世界人民的毒药。“右派”们常说,我们要民主,要知情权。可是,事实证明美帝不但自己种,自己也吃,而且不要求贴标签,那么请问这两派人:这个事实怎么破?

不少反转派特别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转发各种流言蜚语,说转基因能致癌,导致不孕不育。可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他们居然只转发一下就罢手了,没有去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允许这种大毒药进入市场!假如把转基因换成三聚氰胺的话,他们还会这么淡定吗?

这帮人也许会说,你要吃就去吃,反正我不吃。可转基因大豆油已经到处都是了啊!你去餐馆吃饭的时候有没有去人家厨房检查一下用的是不是转基因大豆油?如果没去查的话,你怎么能吃得下去?难道你学高仓健,偷偷去厕所把转基因豆油抠了出来?

跟这帮反转派打交道越久,我就越不相信他们是真心的。外国也一样。我采访过英国伦敦国王学院营养学系教授维维安•摩西(Vivian Moses)博士,他曾经在2006-2008年主持过一项关于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民意调查,一方面通过问卷的形式调查欧盟各个成员国居民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态度,另一方面通过各大超市的检索系统统计那些回答问卷的人最后都购买了哪些食品,结果发现绝大多数人言行不一,口头上反对转基因,结果却购买了很多标明了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

无独有偶,南美也做过类似的研究,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大多数反转派嘴上都很强硬,但真的让他们出高价买有机食品,他们就怂了。

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的政府是不应该被这种所谓“民意”牵着鼻子走的,可惜目前只有美国、巴西和阿根廷政府这么做了,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3个国家的农民团体团结起来游说政府,政府不得不重视来自他们的呼声。而因为贸易保护等原因,欧洲农民没有这么做。

中国呢?转基因技术无论对于中国农民还是中国贸易都非常有利,但中国有关部门既没有听民众的,也没有听科学家的,更没有把农民的利益放在前面,而是去听那些老干部的,这些人缺乏科学知识,思想保守僵化,冷战情结尚存,他们才是中国反转政策的根源所在。网络上的“左派”们是这帮老同志的棋子,由他们去收集所谓的“民意”,以此来要挟政府,这还算容易理解。可笑的是那帮所谓的“民主派”,竟然也跟着瞎起哄,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是在为民请命,糊涂到家了。

被人家卖了还替人家数钱,说的就是这帮人。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一句话:缺乏科学素养。而这,就是当今中国所谓“民主派”们最大的软肋。

来源:袁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