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转基因标识在科学上毫无意义

2014-09-22 | 作者: 吴跃伟 | 标签: 转基因标识


斯派克特称食品包装上使用转基因生物标识,“是一种政治需要,但在科学上毫无意义。”

8月17日,中国转基因水稻仅有的2张“安全证书”全部到期,能否续签引发广泛关注。而在地球的另一边的美国,关于转基因安全与否的话题也热度不减。《纽约客》杂志在当地时间8月20日,发表著名科学记者迈克尔 斯派克特(Michael Specter)的文章,称食品包装上使用转基因生物标识,“是一种政治需要,但在科学上毫无意义。”

标签并不能真正解惑

和中国相关法规要求“农业转基因生物目录中销售产品应当有明显的标识”一样,美国一半以上的州也在为标注转基因一事立法,而且佛蒙特州和康乃狄克州已经颁布相关法令,更多的州“随后就到”。

迈克尔在这篇名为《转基因标签的难题》的文章中,认为这种努力成效有待检验。作者讲述了一个自己买苹果的经历:几周前,他在哈德逊河谷的农贸市场(纽约市北部)看到一位女士正在买苹果,这位女士唯一的问题是“苹果是转基因的吗?”

答案是当然不是。迈克尔帮摊主做了解释,“因为转基因的苹果还没发明出来,果园和商店里想卖都没得卖。”

对此,这位女士的反应是“难道你不认为他们应该贴个标签来说明这一点吗?这样子的话我们吃起来也安心一些。”

迈克尔认为,美国民众要求转基因食品贴上标签,是因为“他们害怕”。害怕的原因是,印度活动家、著名反转人士纨妲娜 希瓦和她的朋友们,总在不停地谈论的转基因食品的危害。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如果食物中有转基因成分,就应标注出来。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补充说,“只要贴了转基因的标签,我们就不吃。”

据此,迈克尔认为标注转基因只是一种政治需要,但在科学上毫无意义。虽然美国已有的相关法律上要求贴上“转基因”的标签,但没有要求标注具体什么转基因成分。这些法律的要求如此模糊不清,以至于商店里许多商品都应贴上这种标签。

作者反问道:“仅仅告诉你食物中含有什么,而不告诉你食物是怎么做成的,这会帮助你做一个有益健康的决定吗?

转基因的概念需要厘清


相比对转基因食物严格到近乎苛刻的管理,迈克尔认为,更应该厘清究竟什么是转基因食品。就像美国一家天然食品零售公司的CEO约翰·麦基(John Mackey)所说的那样,“人们有权利知道自己在吃什么。”

迈克尔认为,所谓转基因,简单的讲,可以理解为在原有的物种中,引入其从未有过的基因组成部分,不管是通过杂交、诱变育种、还是直接人工干预加入某一种特定的基因。所有的育种——无论是杂交苹果还是兰花,都是在“转基因”,另外,事实上,我们的所有食物都是“转基因”的——以人之力或以自然之力,不同程度地“转”。传统育种方法常常是简单地将基因随机重组,不一定比人工转基因更安全。更不要提,传统育种方式中用放射和化学方法随机引入的基因突变。

他一再强调转基因问题更多的是政治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压倒性的科学共识和数以百计独立的科学实验都证明,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对健康和环境的危害不比不含的大。“但”在贴不贴转基因标签这件事上,政治肯定会取得胜利,最后不得不贴。“

但只可能是美国各州各自出台法规,不会由 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制定统一标准,原因是”FDA的官员认为没必要标注转基因,除非有像烟草一样有确切的科学证据证明其危害“。烟草盒上的警告标示是为了拯救生命,我们贴转基因标签的用意何在?

他担心呼吁标贴转基因标签是为了“彻底禁止转基因这一农业生物技术”。”在美国,这样的事也许莽撞而徒劳,但在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将影响世界各地科学家的研究。“他认为,在本世纪末之前,要喂饱栖居在这个星球上的几十亿人,转基因作物不可或缺。

为了防止被断章取义,迈克尔在这篇文章末尾再次强调:转基因食品一点也不神奇,仅靠它们不能治愈伤者或消除贫困。但这个世界需要“耗水量更少、对环境更友好、在同样面积的土地上能提供更多营养”的农作物,我们除了依赖几个世纪以来不断积累和进步的人类科学,别无选择。

作者简介:

迈克尔 斯派克特,男,1955年出生,先后供职于《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和《华盛顿邮报》,1998年开始任《纽约客》专职科学记者。

2002年,他获得世界最大的科学协会、世界顶级学术杂志《科学》的主办者、出版者——“美国科学促进会”的科学新闻奖。

2010年2月,他在TED大会中发表题为《否定科学之险》的演讲,他说,问题在于“我们对于民间机构, 对政府, 甚至是科学,已经失去了信任,我们不相信一堆的化验文件, 不相信来自政府部门的数据。当你获得证据的时候, 你需要接受那样的证据,但我们并不善于这么做。”

他表示,对于转基因,很多的反对是法律、伦理、专利法相关的问题。 “科学并非一家公司, 也不是一个国家, 甚至不是一个想法,它是一个过程。”

来源:澎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