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媒体的四道考题

2015-09-16 | 作者: 孙滔 | 标签: 给媒体的四道考题

提要:十多年来中国媒体的一种奇怪表现是:任何一个原本并不复杂的问题,到了转基因领域似乎都将变得异常,转基因话题成了媒体人是否真正理性的试金石。

任何小小波折都能引发社会巨大的关注,转基因毫无疑问是媒体的金矿。如饶毅教授演讲《转基因考验中国媒体》称,转基因问题给了中国媒体自由施展才华的重要契机,这里几乎没有宣传部门条条框框的局限。

自转基因问题成为中国社会热点12年来(以2002年为节点,当年绿色和平组织在北京开 “转基因生物与环境学术研讨会”称已证实转基因抗虫棉对环境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中国的传统媒体并未在这宽松自由的题材中给人信服的表现,虽然近年有所改观,但能够表现真正新闻专业主义的媒体寥寥无几。

媒体报道任何问题,都不应当想当然而是要理性分析,不要喊口号而是要仔细探讨。或许有人不服气,我们只需出几道考题即可(有些案例不值得我们讨论:如“转基因玉米导致大学生精子质量下降”“美国人不吃转基因食品”“转基因玉米让老鼠绝迹”等等,此类谣言过于低级,乃至于到了今天,对于具备正常智商者已不具有迷惑性)。

要不要作人体试验

这种拍脑袋想到的问题常常被严肃地抛出来,得到无数评论和转发,人气爆棚。

相信多数媒体人(包括大多数普通民众)都会有此疑问,这不奇怪:多数人并未将转基因食品看作普通食品,而是假定它有某种副作用,如同需要进行人体试验的药品。这个问题延伸出来另一个问题:要不要作三代人试吃试验?这也是媒体常常提出的疑问。

民众热帖讨论也就罢了,媒体以报道或评论形式来提出此问题就成笑谈了。且不说为何要三代试验而不是四代试验、五代试验,一个简单的常识——有谁能够天天只吃某种特定转基因食品而不吃其他食品——就没人仔细考量。

作为科学问题,只需采访作食品安全评价的专业人士或查询资料就可知什么是实质等同、食品安全评价要求、为何食品安全评价不能做人体试验。

要不要标识

媒体特别看重知情权,知情权也是媒体一直自以为对中国民众最大的启蒙成果。他们常常说:尽管转基因安全,但需要民众知道这是否是转基因,这是他们应得的知情权。这种看法太肤浅了——知情权不仅是民众想知道什么,更重要的是民众应该知道什么。

民众需要认识到转基因不是恶魔,是值得信赖的高科技产品——这恰恰是民众最需要的知情权。也就是说,仅仅是民主层面的知情权启蒙还不够,还需要科学层面的知情权启蒙。

有了科学的知情权,那么标识与否的问题自然就不再成为问题。

此外,标识问题其实是一个复杂的话题,需要深入探讨,包括科学、经济、法律、外贸等多个层面的得失,这些远非一句简单的“民众需要知道是否转基因”这么简单。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媒体要讨论标识问题,就要深入分析,比如标注会增加多少社会成本、是否合乎法律、是否造成市场竞争不公平、是否加剧贫富差距、是否在现实中可行等等,而不是喊一句口号而已。

我们该信谁

只要政府支持的,就要有反对声音——这是市场化媒体常常热衷的态度,他们喜欢一个假设:政府是恶的。这也符合民众的一般心理:大家喜欢听负面新闻。

传递不同的声音自然是媒体当属职能,但为了反对而反对则将误入歧途。当主流科学界认为转基因产品没问题的时候,媒体把一些NGO、主持人、经济学家、大豆协会副秘书长之类的不安全结论来作为反对声音并放大则是不合适的。

科学问题需要在科学范畴内讨论。转基因是否安全,应当由科学共同体来作出结论,而非NGO、主持人等等。

我们还需要讨论谁属于科学共同体。科学家并非都了解转基因,地质学家也来争辩转基因安全与否并提出自己新结论的时候,我们就需要谨慎。

科学家如果有新的发现,需要经过同行评议来发表研究,这是比较可靠的途径。当然,如法国学者塞拉利尼的转基因玉米致癌研究虽然发表,却受到主流科学界一致批评而导致撤稿。这种研究需要谨慎对待。

如果担当启蒙角色的话,媒体应该除了继续启蒙民主外(这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如今也需要重视科学启蒙——这是一个短板,让民众认识到应该信任科学,而非跟随一些反科学人士“科技是双刃剑”的泛泛之论——空谈双刃剑毫无价值,因为任何一项事物都是“双刃剑”。

监管决定还是市场决定

很多媒体关心转基因水稻“滥种”问题,此问题以央视《新闻调查》节目“追问转基因大米”最为典型。我们不论其节目中“随机5袋大米3袋转基因”是否可靠,但其节目只是强调“滥种”则是局限的、肤浅的。

“滥种”是有原因的。有需求就有市场,为何得到安全证书、农民有强烈需求的转基因水稻不能得到公开种植的身份呢?是否是政府不作为造成的?这才是负责任的媒体应该提出的问题。

如何解决这个困境?也需要媒体仔细思考。政府铲除稻田并不能解决问题,目前能考虑到的解决方案只有政府改变管理模式,改“堵”为“疏”,将转基因水稻开闸放行,让农民种植、销售商销售由地下改为公开。

回到媒体职能问题上,我们看到许多市场化媒体在转基因问题上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既然口口声声呼吁市场化,为何要求政府对得到安全证书、农民有强烈需求的转基因水稻严厉追究呢?

那些鼓吹市场行为、启蒙自由的媒体在转基因问题上一味强调政府监管,而闭口不谈让市场来决定转基因未来(哪怕是认为转基因安全的媒体),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悖论。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