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昉:中国农业生物育种彷徨在十字路口

2013-07-13 | 作者: | 标签: 黄大昉 农业生物育种


玉米随着育种进化。图zielonygrzyb.wordpress.com

中国农业生物育种的发展已处在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令人担忧。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在最新一期《中国科学院院刊》(中文版)发文称,由于受到国内外所谓“转基因安全”争论的负面影响,中国生物育种产业化进程被迫放缓。中国本是世界上率先发展农业生物育种的国家,近年却落到巴西、阿根廷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之后。
 
事实上,转基因育种在世界范围内正大步向前。全球转基因作物总种植面积在2012年达到1.703亿公顷(折合25.55亿亩,为中国耕地面积的1.4倍)。与产业化发展之初的1996年相比,17年间面积增长了100倍。而以节水耐旱玉米和富含维生素A大米为代表、兼有多种优良性状的新一代转基因作物即将在国外投放市场。
 
全球生产的81%的大豆、81%的棉花、35%的玉米、30%的油菜为转基因品种。目前除28个国家批准种植转基因作物外,还有30个国家批准进口转基因产品用于食品和饲料加工,相关人口达世界人口四分之三以上。值得注意的是,巴西2005年才开始推进转基因作物发展,到2012年其转基因大豆、玉米和棉花种植面积已达到3660万公顷(为中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10倍),位居世界第二。其转基因大豆大量出口到中国、欧盟和日本,总额达165亿美元之巨。
 
另一面却是中国的裹足不前。最典型的标志事件是,转基因植酸酶玉米和抗虫水稻获得安全证书已逾3年,至今却因品种审定办法迟迟不能出台而无法推广;中国进口转抗除草剂基因大豆、转抗虫基因玉米数量近年快速增长,转基因食品已走进千家万户,对国内自主开发的同类产品却因担心引起“安全”争议而不敢推进;转基因重大专项已获得一批重要成果,却得不到有力支持。
 
农作物生物育种是以转基因技术为核心,融合了分子标记、杂交选育等常规手段的育种技术。需要指出,国内外“转基因安全”争议并非简单的学术之争,而有十分复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背景。需高度警惕的是:目前社会上确有极少数人利用消费者对专业知识和真实情况缺乏了解,妖魔化转基因技术,反复炒作已为国际科学界严格检验而多次否定的所谓“转基因安全”事件,甚至恶意编造、散布耸人听闻的谣言。上述作为将技术问题政治化和社会化以干扰政府决策。
 
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近年都分别做出了“转基因育种与传统育种同样安全”的科学结论。在最为保守的欧盟方面,欧盟食品安全局(IFSA)也表态: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已经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作物相比于常规作物会给人类健康和环境带来更多潜在和现实的风险。
 
黄大昉提醒说,生物育种创新的真正动力来自产业化,不推进产业化也不能真正激发自主创新的活力,不能引导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如果陷入“安全”之争而等待观望、裹足不前,中国积多年努力形成的研发优势将得而复失,结果不仅会让技术受制于人,一旦出现危及粮食安全的不测事件,经济社会的发展将会受到严重影响。
 
在上述前提下,中国需加快推进重大成果产业化,加大重大科技专项实施力度,加强科学传播,为生物育种发展创造良好氛围。
 
原文下载:http://www.bulletin.cas.cn/dangqimuli/12345678/201305/P020130516380506915769.pdf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