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昉、杨晓光北大答疑转基因

2014-08-14 | 作者: 孙滔 | 标签: 黄大昉 杨晓光 北大 答疑

5月26日,在北大金光生命科学大楼一层邓祐才报告厅举行转基因育种与食品安全专题讲座,也是第二届国际植物日系列活动之一。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作报告《农业生物育种创新与产业发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杨晓光作报告《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这里谨录报告后与听众互动答疑内容如下:
 
安全问题
 
1,   问:我一个朋友在美国呆了10年,他们是不吃转基因的,转基因仅用来喂牲畜。
黄大昉:我们专门去美国作了调查。首先,美国转基因食品不需要标识,所以你美国朋友吃没有吃转基因食品,他可能不知情。我得到的信息是,美国农业部、政府代表团到中国来。他们在招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到,美国粗略估计,其食品中70%含有转基因大豆或玉米的加工成分,比如作为加工食品原料;我们还专门与美国有关机构讨论过,根据其作物产品流向图,以玉米为例,美国玉米总产量3.1亿吨,其中22.4%进入食品环节,而美国玉米有关食品比例占90%。
杨晓光:美国用最多的食品是(转基因)大豆和玉米。如其肉制品多少都含大豆蛋白,烹调油基本来自大豆。其饮料中可乐添加的甜味剂是玉米糖浆。美国那么多甜味的事物,能离得开转基因成分吗?
 
2,   问:转基因玉米在美国大范围种植,但它是作为副食,而不是主食,这是有差别的吧?
杨晓光:据我了解,巴西批的转基因豆子是主食,每天都吃。从作为食品而言,无论主食和副食,都应该安全。只是主食的暴露量大,发生问题可能性大,因此就格外注意。实际上我们在批准转基因作物时候的要求要远远超过其它国家,我们水稻做过长期的喂养试验,小鼠和大鼠做两年喂养,做多代繁殖研究。
 
3,   问:既然人不能做转基因试验,为何能推广呢?
杨晓光:包括食品添加剂、农药、婴儿食品都是动物试验被证明安全后,然后批准再上市。用人体试验进行食品安全试验不符合伦理。
 
4,   问:拿所有人来做转基因试验岂不是更加不符合伦理?从长期检验,而不是短短20年,应该有几代人试验。
杨晓光:合法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就是已经证明安全的,不是做人体试验。吃10年没事,吃20年、50年是否会有问题?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如果食品成分在体内不可能储存,发生长期危害的可能性就很小,因为蛋白质会被消化成氨基酸吸收,碳水化合物也同样被分解。有长期危害性的食物进入人体会积累储存,如重金属,长期食用可能达到一定阈值会产生毒性。食物的话,其蛋白只要不是引起中毒的蛋白就必然在体内消化,不能以蛋白的形式在体内储存。这个转基因食品的蛋白和其它的蛋白并没有差别。没有物质储存的基础,就谈不上几十年之后的毒性的积累。
 当然,可以做试验来证明,但任何一种食品都不是按照这个规律来发展的,包括以前没有吃过的食品,如新资源食品(如过去不是食品,现在作为食品来进食的非转基因食品),来申请,许多只做90天喂养试验。这就是现在食品安全评价的规矩。
 
5,   问:孟山都以前如在越战时期是生产落叶剂等毒药的,虽然这不能直接推导其其它产品的危害,但它生产食品,总是让人不放心。
杨晓光:要获得新性状,就必然改变基因。转基因要看转的是什么基因。我们已经有不同的技术,如转基因高瘦肉率的猪,就使得猪的瘦肉更多,这就避免了瘦肉精的使用。
黄金大米是把玉米中的类胡萝卜素基因转移到水稻中去,其本身是玉米中的基因。因为在东南亚食物非常单一,一些儿童因为缺乏维生素而失明。大部分中国人则因为吃蔬菜较多,而避免此问题。我认为要分别对待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评价,对于过去没有吃过的蛋白要小心一些。
 黄大昉:关于孟山都公司,因为它是我们国家在生物技术领域非常重要的对手,我们在抗虫棉方面就曾经交手。不管它历史如何,但一点是明确的,它要获取更多利益,占领世界上更大市场。美国政府是其后台之一,美国首脑来华常谈转基因议题。小布什总统两次来华均谈到转基因开放问题。应该承认,孟山都开发的产品其安全性是有保障的。另外,从其产品而言,其正面作用是要肯定的,我们要学习其好的技术好的机制,进一步充实自己。而不是否定技术本身。
 
6,   问:食品的性质会影响人体性质,转基因说的形象一点,是把植物阉割了,顺便把生殖基因去掉了,是不能作为种子,吃了之后又怎样的反应呢?
杨晓光:你要买种子,就不可能自己繁殖种子,这就必须到种子公司那里购买种子。你的基因非常稳定,不会说吃什么东西就改变你的基因。
 
7,   问:转基因玉米在2011年开始推广,一个调查对大学生18岁到25岁,结果是25.7%精子不合格。虽然没有明说转基因玉米断子绝孙,也不是说没有这种可能吧。
杨晓光:这个事被评为2010年著名谎言。这个提到的其实是广西种植的迪卡玉米,是孟山都公司推出的传统杂交玉米,本身不是转基因玉米。这些大学生精子能力下降,不是偶然现象,近些年以来,男性生殖能力下降是一个世界范围的问题,很多原因归结于环境污染,比如环境雌激素的污染,比如持久性的二噁英等因素。
 
8,   问:条件性致病菌,对某些人群可能造成危害,转基因作物与其关系是怎样的?
杨晓光:任何假设都要有科学依据,我认为两者没有必然联系。任何考虑问题都需要逻辑关系和科学前提,如果没有这两者就做关联研究的话,就会有无穷的问题列举了。
 
政策问题
 
9,   问:如果在超市看到转基因大豆油和非转基因大豆油,您选哪个?
杨晓光:我可能不关注转基因或非转基因,而是更关注是哪个公司生产,是哪个品牌。因为食品安全很多问题,豆油也一样。我要选认为可靠的公司。实际上,豆油不含转基因成分,只有脂肪酸,其结构是一致的。
 
10,问:有转基因番茄吗?
杨晓光:转基因番茄是延长储存期的,我们批了,但目前没有种植。因为我们喜欢吃新鲜蔬菜。实际上,我们吃的木瓜是转基因的,因为若非转基因,这些木瓜树苗两三年就死了。
 
11,问:韩国不进口转基因大豆,宁愿购买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如何解释?
杨晓光:韩国转基因标识是有限量的。进口中国大豆与否是市场行为,当然也和消费者接受程度有关系。比如牛肉问题,韩国反对美国牛肉进入市场,可能更多是经济问题和贸易问题,而非安全问题。
 
12,问:世界上很多地方人没粮食吃,是因为我们吃肉吃多了。我本人吃了两年素,以前白发多,现在都没有了。我湘西人,觉得吃肉食就是吃动物尸体,吃腊肉相当于吃木乃伊。我们应当提倡素食,少吃肉或不吃肉,这是健康的。
杨晓光: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生活方式,我们强调多样性。食素有全素,但如果是孕妇就有营养不足的风险,一些微量营养素可能很难满足胎儿营养需要,血红素铁容易吸收,但植物性铁不容易被人利用,动物性食物对于蛋白质和维生素B12是很重要的。中国食物以植物为主,适当吃动物性食品是有好处的,而且吃食物不仅为营养,还有享受的愉悦感,这对健康有一定好处;当然从经济角度看,也不能过度依赖肉类,从草或玉米转换为能量,毕竟是浪费能源。中国膳食指南也认为,植物类食物要占我们供能的50%以上。营养不讲绝对,应讲平衡。
 
13,问:个人猜测,转基因研究有利益驱动。
黄大昉:现在除了搞自然科学的关心以外,搞哲学的比我们还要关心自然科学。一部分科学哲学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科学糟糕透了,越发展就带来更多灾难,现在环境污染和种种恐怖主义等等,都是科技发展引起的;科学知识的建构不是科学本身,科学已经没有普遍性和客观性,都是社会利益决定的,或者说社会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包括科学家)决定的。
 如果一些科学哲学观点起主导作用的话,中国要吃大亏,要陷入灾难。我们科学基础差,农业基础脆弱,我们再不加快发展,就会落后社会潮流。
 一些所谓阴谋论,如跨国公司、大国利益等等,我认为某种程度上有这个成分。跨国公司就是处心积虑地占领更多市场以获取更大利益,但这不等于我们为了抵制其阴谋就不发展转基因,反过来应该更加发展转基因。转基因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其技术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只有发展才能造福。我相信绝大部分科学家以及决策层出于这个考虑是支持其发展的。
 
14,问:社会上对转基因有大量传闻,而这些传闻没有被证实,转基因安评委员会在审批新品种时,有没有太多考虑这种舆论声音?还是仅依靠科学或真理来进行审批?
杨晓光:这非常复杂。在美国,审批是政府备案,上市是企业自己做主。如美国水稻的例子,其转基因大米安全性通过了FDA的审批,但没有上市,为什么呢?他们说,我们生产的大米很多是出口的,要是进口国不批准的话,我们就挣不到钱。从安全角度,科学委员会批准的是安全,但上市要经过贸易风险和社会政治风险,然后决定商品化与否。所以说商品化涉及安全以外的政治和经济多重因素。
 
15,问:专业人员如何破除谣言环境和没有根据的言论,我们新闻导向等方面如何做?
黄大昉:我们在推进转基因产业化的同时,一定要加强科学传播工作,国家已经认识到其重要性,转基因重大专项中已经有科普项目。但这不够。整个民族的科学素养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因为生物技术专业性较强,社会上一些人不太了解。科学家非常重要的任务要到公众中交流,媒体也很重要,媒体人要了解的话,可以起很大作用。
 我们要吸取欧盟教训,欧洲曾是生命科学发源地,有过巨大贡献,可是欧盟转基因发展大大滞后。我们问过欧盟科学家,你们怎么办呢?你们有没有说过话?他们答复说:我们说话了,可是都是个人声音在说,整个科学家没有行动起来,声音很微弱,很被动。再加上欧洲有贸易和政治种种因素影响,所以欧洲的生物育种发展受到了制约。
 我们的科学家要团结起来,联合起来,形成合力。我们要走到公众中去,不要停在高楼大院实验室满足于拿到经费就太平无事了,要为国家和公众科学素养考虑。

《基因农业网》编辑孙滔整理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