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建兵:“一顿八万”我为谁而哀——有感于衡阳“金大米”事件

2015-03-16 | 作者: 严建兵 | 标签: 金大米 严建兵

吃了一顿仅仅60克的金大米,而获得八万人民币的补偿。这是衡阳“金大米”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我之前曾经说过“金大米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今天这个论断仍然不会改变。一个对人体有益无害的维生素A生物强化大米,不管谁吃了,也不管吃多久都不会有问题,除非你天生对大米过敏,即便如此那也不会是转基因金大米的错,因为人人都需要维生素A,全世界因维生素A缺乏死亡的少年儿童每年超过25万,而存在缺乏症的更是有上亿之多。即便是要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中国,也有12%的少年儿童存在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
 
当地政府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大前提下,希望通过赔钱来尽快处理好这起“突发”事件,或许我更应该给予充分的理解。我不想问钱从何来。如果这八万块钱能帮助当地贫困家庭改善一下民生,少几个失学儿童,我会略感舒心。但如果大额的赔款只是加重了参与学生和学生家长的心理负担,围观群众的恐惧,那恐怕是适得其反。从头到尾这个试验只是一个转化效率试验,而非安全性试验,不会带来任何不良后果,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应该反反复复从头到尾给所有参与或围观人解释清楚的事实,如果基层政府官员限于知识水平弄不清楚,但从你们需要的稳定角度也应该听听懂行专家意见,卫生部和农业部等职能部门难道这点声明的信心都没有?各个煽风点火妖魔化转基因的媒体,我不知道是昧着良心还是缺乏基本科学素养,唯恐天下不乱。央视评论员王志安说“一个记者是不是合格,看他对转基因的态度就知道了。没有例外。”我深表赞同。
 
影响甚大的央视新闻调查节目中,学生家长无不捶胸顿足,哭天抢地,生怕以后断子绝孙,一个对照组吃了普通大米的小孩,据说已经有“不适”,而不能正常上学了。如何正确导向,安抚这些受惊吓过度的儿童和儿童家长,不但是当地政府的责任,也应该是媒体的责任。如果60克的大米有如此神效,我们计划生育部门应该紧急介入加快引进。王志安随后证实“事发之后,某著名环保组织的人专门到当地找家长,和家长说,吃了黄金大米会断子绝孙。”如此重大爆料为什么被喜欢抢新闻的广大媒体忽略?是因为胆怯某“著名组织”?
 
吃一顿赔八万,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不仅暗示转基因有害,而且还可能让这些研究转基因技术和产品的科学家和生产相关产品的企业陷入巨大索赔的陷阱。那些之前品尝过国产转基因大米和玉米的各位人士,是不是也可以此赔偿为标准,来向提供方索赔?我们几乎天天要吃的食用油,绝大部分来自进口的转基因大豆或者油菜,这些厂家是不是也面临索赔的风险?尤其是那些勇敢标注了“非转基因”的厂家?前不久美国加州通过公投毫不犹豫否决了转基因产品需要标识的提议,让国内那些强调知情权的公知们大跌眼界,但国内媒体却鲜有关注。而现在看来我们的风向根本不是是否需要标识的问题,而是多少代不育的问题,如何赔的问题。有媒体报道,吃了转基因可以导致“三代不育”,让我们的逻辑受到极大挑战,如果没有第一代,第二第三代从何而来?
 
科学研究需要遵循科学伦理,不仅仅转基因研究需要如此,其它科学研究尤其涉及人体自身的研究更应该如此。职能部门应该不断完善规章制度,严加管控。但不能因为转基因受到广泛关注,就提出高于其它研究的要求,就用放大镜来审视每个人,每件事和每个环节。这不但对从事专门研究的科学家不公平,也会严重阻碍科学研究的发展。毫无疑问发生在衡阳的“金大米”事件会严重影响我国本来就处于风雨飘摇中的转基因研究;也会影响这一福泽全世界穷人的人道主义项目推广应用的步伐;也会拷问我们每个人的心灵:难道科学精神的传播,科学知识的普及在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的中国就这样艰难?
 
 

来源:严建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