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关于衡阳金大米事件

2015-09-16 | 作者: 方舟子 | 标签: 方舟子 金大米

一、关于公知和媒体的反应
 
这些公知不看金大米科普资料,不看事件的背景和经过,根据受试对象家长一句“简单而朴素的反诘之问”(“没害处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就认定“专家学者狡辩和不服”、“事实如此”,反智到如此程度,也是奇观。国内媒体、反转控一直在造谣、妖魔化转基因食品,让“转基因”在中国人心目中成了比毒药还可怕的东西,搞得研究人员不敢向受试对象明言是“转基因大米”,只说是“富含胡萝卜素的大米”,你们反而有脸倒过来指责是偷偷摸摸做试验?进而再进一步妖魔化转基因?
 
做生物医学临床试验要让受试对象“知情同意”这个观念是十几年前才传入中国的,此前临床试验不重视让受试对象知情,此后直到现在中国的临床试验仍然普遍没有做到知情同意(虽然形式上有的会签知情同意书),原因很多,或者是研究者觉得麻烦,或者怕说不清楚让试验对象误解,当然也有像肖氏手术那样是赤裸裸地欺诈的。如果像王旭明、崔永元认为的那样,衡阳金大米试验没有完全做到“知情同意”(或所谓“偷偷摸摸”)就意味着试验材料金大米有问题,那么在中国做临床试验的食品、药品岂不全都有问题?当然这些人并非真的关心医学试验伦理,他们关心的只是如何借机攻击转基因食品,否则怎么只见他们抓住金大米试验的程序问题不放,却从没有见过他们在其他没有做到知情同意乃至有意欺诈的临床试验上发过声,比如残害儿童的肖氏手术?
 
看央视《新闻调查》关于金大米事件的第二个节目,家长们个个担心自己要断子绝孙痛不欲生的样子,如果不是为了索赔而做的表演,就是中国大地上又一出集体癔症。以后这些小孩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肯定是被吓出来的,对此妖魔化转基因食品的媒体和人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关于蒋高明的造谣
 
中科院植物所的首席造谣员蒋高明又不失时机地跳出来,质疑调查结论,说试验过程不可能只吃了一餐金大米,只吃一餐不可能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自然》关于衡阳金大米事件的报道基本上根据央视《新闻调查》写的,但是也受到了反转控蒋高明之流的误导,引用批评者的话说事件的细节还未完全搞清楚,举例《新闻调查》只说受试对象吃了一餐金大米,而论文说三周每天都吃金大米。
 
实际上论文中写得清清楚楚,整个试验过程就只在第0天的午餐吃了60克金大米,然后分别在第1、3、7、14、21天抽血查胡萝卜素转化情况。就这种营养转化试验而言,只吃一餐就够了。所以我赞同饶毅的说法:这些反对转基因的教授、研究员,全都是学术骗子。
 
三、关于官方的处理决定
 
衡阳政府给吃金大米的小孩每人赔偿8万,还可勉强说成是对不知情吃了金大米的精神赔偿。但是给分在对照组(没吃金大米,吃菠菜或胡萝卜素胶囊)的也每人赔偿1万,又是什么道理?是不是认为吃菠菜或胡萝卜素胶囊也能导致断子绝孙?
 
这个事件是妖魔化、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中国媒体和人士,利用一项十分安全的试验在程序和具体执行当中存在的问题大做文章,而管理部门被舆论劫持,反应过度造成的。中国从事食品、药品人体试验在程序和知情权方面普遍存在问题,如果要细究,都能找到把柄,但从来没有其他的试验、特别是那些对人体有危害的试验,因此受到追究、惩处,更何况是受到这么重的处罚。
 
而管理部门在宣布处理决定时,又不强调该试验是无风险的营养转化试验,不是安全性试验,更不强调金大米以及已上市或接近上市的转基因食品被国际科学界和权威机构认为是安全食品。一方面是对程序违规反复强调,给予惩处,给受试人员予荒唐的高额补偿,另一方面则不强调该试验的无害性和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这种做法,将会加深普通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错误认知,助长妖魔化和反对转基因食品的社会舆论,将会极大地妨碍转基因作物和食品在中国的推广。
 
在这个事件过后,不仅明年就要在国外开始大规模推广的金大米以后不太可能进入中国救助维生素A缺乏症的儿童(中国儿童缺乏维生素A的比例高达12%,很多人因此失明、死亡),而且其他转基因作物在中国的研究和推广也将面临着极大的困难,中国在转基因技术领域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中国农业发展和科学进步将会受到更大的阻碍。
 

来源:方舟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