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实验背后——转基因的中国写照

2015-09-16 | 作者: 孙滔 | 标签: 衡阳

《财经》杂志最新一期发表了《衡阳儿童实验不规范》,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942-611154.html 。有读者留言说:作者能不能总结一下,把不规范的地方清楚的列出来?好吧,我就将个人看法说一说。
 
一 细节推究 结论隐现
 
个人认为,衡阳儿童实验更可能的结果是使用了转基因大米。
 
衡阳儿童实验不规范,可以有两重意思:1,未使用黄金大米,这就涉及汤光文或(和)荫士安等人使用假数据发表论文,涉嫌学术造假,2,使用了黄金大米,这就违反了人体试验的伦理问题,即未对当事人知情同意。这也属于违反学术规范。
 
我们的报道其实应该更明确一些方面,如35天实验周期中,假如23名被试儿童仅进食一次(60克,熟饭)黄金大米,并且与普通大米掺和的话,不一定能够被发现。
 
在我的采访中,湖南省疾控中心胡余明、衡南县疾控中心伍剑桥以及若干位小学教师和校领导均称未见过黄色大米,而且他们与学生一道吃饭。此外,学校临时聘请的蒸饭厨师伍秋英也称未见黄色大米。这并不能杜绝仅第16天中午进食一次(60克,熟饭)黄金大米的可能性,何况仅有23名学生?
 
可能会有读者问:进食的学生难道未反映此情况吗?事实上,我们未能采访当事学生,仅采访了两三位家长。因为当地政府担心一旦采访学生转基因一事,会造成更大的恐慌,影响儿童情绪。
 
新闻也要讲伦理。这点担心记者们都给予了理解,于是放弃了采访学生的打算。但这也留下了采访空白。
 
另外,有读者问:零下70摄氏度的容器中? 江口镇中心小学有这种低温冰柜吗?
 
是的,江口镇的确没有这种冰柜。这也是当地人反复强调,并以此认为不可能进行黄金大米试验的一个核心依据。
 
事实上,荫士安在9月5日声明中称,汤光文曾在2008年实验初始到达过衡阳,从美国将稳定同位素标记的菠菜(非转基因)携带到湖南衡阳。
 
然而,论文提到,在菠菜和米饭到达衡阳即以零下20度环境保存,直到进食。这就意味着,普通冰箱即可满足此要求。既然汤广文能够将煮熟的菠菜带到衡阳,那么很有可能将煮熟的黄金大米带到了衡阳(多谢网友Noble007提示 )。因为菠菜一共就23x30g=690g,而黄金大米熟饭也不过23x60g=1380g。如此量度的菠菜和米饭很容易以零下70度的容器带到衡阳实验现场。
 
此外,这个量度的菠菜和米饭理论上较容易通过海关。个人判断,若是生米,可能会认为是种子,被海关、农业部等严格检验检疫,但若是米饭,则会被认为是食品较容易通关。
 
但上述仅为推测,若要得到权威结论,只有待荫士安和汤光文的如实招供。
 
其实,我们还可以作如下推测:作为真相知情者,汤光文和荫士安有必要数据造假以发表一篇论文吗?荫士安作为中国疾控中心儿童营养专家,在国内也属于权威人士,似乎没有必要冒着声名扫地的风险去造假。汤光文亦同理。
 
那么两人是否有必要隐瞒黄金大米的事实进行转基因实验呢?这个可能性倒是较大。毕竟转基因在反转人士兴风作浪之下,人们谈转色变,加上儿童实验的字眼,恐怕实验未开始或进行一半就要被反转人士忽悠的社会力量叫停。在此担忧下,两人甘愿冒违反伦理规则的可能性大增。
 
二 新闻还需更加职业和专业
 
其实,对于我而言,更感兴趣的是这次事件中的上演的“罗生门”现象。汤光文、荫士安、胡余明、王茵、江口镇小学、衡南县疾控中心等各方在此事件中使尽浑身解数,力争摆脱自身嫌疑。其中的言辞闪烁,其中的前言不搭后语,作为记者,真是既兴奋又好奇。
 
核心问题很容易被抓住:即衡阳儿童实验并非绿色和平极力宣扬的安全性问题,而是其伦理问题,即是否被试儿童与家长知情同意。
 
但魔鬼藏在细节中。需要指出的是,绝大部分参与此事的记者同行,包括我在内,都多多少少犯了一些错误。事件一开始,人们想当然地认为,这些被试儿童在每天进食黄金大米。这多少与绿色和平的错误宣扬有关,在其文章《揭开“黄金大米”背后的秘密》中提到:研究者让其中24名儿童在21天的时间里每日午餐进食60克黄金大米。
 
于是,同行们在未细读汤光文论文情况下(这篇论文除了英文晦涩,其专业性也难倒了很多同行),全力扑在“你们是否见过黄色大米”以及知情同意书是否涉及转基因这两个问题上。不仅是记者,当地小学的教师和校领导,甚至当地疾控中心人员也信誓旦旦称一直与所有师生(包括参加实验的儿童)吃同样的米饭。当地疾控中心人员有可能不明白其实验原理,即仅进食一次黄金大米。因为荫士安等人可能不会对这些人解释其实验原理,如果他们想要隐瞒转基因实验的话。
 
人们的缺陷在于不去认真读论文,我亦如此,当时只顾着赶快奔赴现场,对论文原文仅粗粗浏览,其原理也未能明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与央视记者探讨交流多次,我们推测多种可能,一开始我们都几乎要认为汤广文论文就是数据造假了。
 
后来央视费尽曲折采访到了荫士安(由于手头还有器官捐献的报道任务,我就没有死抓采访荫士安的机会),荫士安对其仔细解释了汤光文实验的原理,即仅进食一次黄金大米,然后再进食黄金大米前后采血两次,以两次血液中维生素A含量之差来解读黄金大米中β-胡萝卜素转化为维生素A的效率与菠菜的比较。(我们的报道也有瑕疵,报道称:“根据论文实验设计,整个实验过程中,实验儿童仅需进食一次黄金大米,采血样两次即可”,事实上,论文设计了5次采血,但家长和教师均称仅2次采血。这可能是出于担心引起家长担忧而妥协的结果。)
 
我们再次仔细阅读汤光文论文,其原理确实如此。
 
既然当地师生均称,当初的知情同意书和家长沟通会均称这是营养餐研究,绝无转基因字样。我们认为这接近事实。当地师生和疾控中心以及政府人员没有必要集体来说谎,因为如果真相是使用了黄金大米的话,虽然这会引起恐慌,但责任并非他们,而是荫士安和汤光文等人。
  
三 闹剧背后还是转基因恐惧作祟
 
衡阳当地政府对此事可谓重视。在事件发生初始,即连夜将衡南县当地涉事者均召集到衡阳市,甚至还半夜出发到长沙将当时的厨师召回。据称,衡阳市还动用了国安人员(有人称是公安人员,但我听的是国安)。
 
我在8月31日看到此事萌芽时尚未决定作报道,因为转基因事件常常是很小的事情就引起轩然大波。
 
但到了9月1日,衡阳市政府和湖南省疾控中心发布声明后,这件事就有意思了:既然当地否认未见过黄金大米,那么论文就有可能涉嫌造假,加上转基因的噱头,报道还是有分量的。
 
我于9月2日飞抵长沙。当天在湖南省疾控中心碰壁未能进去。次日经过曲折,见到湖南省疾控中心主任李俊华和论文第二作者毒理科科长胡余明。
 
不出所料,胡余明说未见过黄金大米。当我问他是否见过汤光文和王茵,胡坚决否认。然而,在9月5日晚上,我与央视记者一道再次采访胡余明,他称在2010年左右荫士安为他引见过汤光文。衡阳现场是否见过汤?不清楚。是否见过王茵?记不得了。
 
十分模糊的回答。
 
同样的问题问衡南县疾控中心副主任伍剑桥,类似的回答。
 
如此,我们认为,汤光文到过衡阳的可能性极大。这在荫士安的声明中也承认了这点。
 
恐惧什么?
 
反转人士煽动的社会力量可以预见。在衡阳当地,我们在采访时任江口镇中心小学校长贺仲秋之际,贺仲秋在学校门口即接到当事学生家长电话咨询,是否有转基因大米一事。
 
而当地政府人士透露,江口镇已经有传言,称吃了转基因大米将影响生育,甚至三代不能生育。试问,一代不能生育情况下,何来三代不能生育?
 
这就是一个怪异的圆圈。反转力量可煽动社会动荡,而政府和专业权威可能出于维稳顾虑,不再将真相(如果使用转基因的话)告知社会,反而引起更多猜忌,社会更加不安。
 
这就是中国转基因的写照。真相在这里已经不重要。对于反转而言,煽动性才是目的;对政府和权威,维稳方是目标。
 
可以猜到的是,真相很可能需要继续等到较长时间,并且等到真相公布,可能也会被追加更多质疑。就像周克华被毙,可能还会有更多猜忌出来一样。
 
人们已经忘记了追究初衷:转基因是怎么回事?如何认识其安全性?
 
真相,在这场拉锯战中极有可能被冷落,成为社会非理性的牺牲品。
 
转自孙滔博客: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942-611318.html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