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生物系同学聊转基因

2014-09-14 | 作者: 孙滔 | 标签: 和生物系同学聊转基因

提要:由于转基因技术一再被异化,其所涉及到的问题已经超出了科学和技术范畴。

我大学专业是生物科学,加上生物技术专业,我们这届生命科学学院共有180多人。我们有QQ群,时不时讲些笑话,聊聊家常,也偶尔谈些业务工作。最近聊到转基因,我们就有分歧了。

这个话题起始于2013年8月初,基因农业网发起《就“财经郎眼”和“解码财商”造谣转基因事件致国家广电总局的公开信》的时候,我在大学QQ群发了一则公开信签名鼓动帖。说实话,我对大学同学并没抱很高期望,因为转基因话题足够深足够宽,如果不是一直关注专业领域知识的话,即使是生物系出身的同学,也可能会随波漂流走向反转立场。

结果比我想象的要好。这个QQ群成员137人中有3人(本人不算在内)签名,其中至少两人在从事或曾经从事过转基因研究。当然,一些同学可能不常上QQ,还有同学可能嫌弃QQ群吵闹、之前已经做了屏蔽设置而没有关注到这个信息。我在研究生群里(89个成员)发了信息后则没有一点回响。

从8月初到现在,大学同学在QQ群已经有至少三、四次讨论这个话题,有支持也有不理解甚至不支持。我不太愿意在QQ群争辩这个问题,这是考虑到大家的面子问题,也是担忧会陷于无谓的口水争论。作为一个支持转基因的网站编辑,我还是想就已有的信息和同学聊聊如下问题。

第一个问题,育种跟生物学距离多远?

生物系出身的同学常常觉得自己比较专业,他们常常想(包括本人以前也曾如此想):作物育种的基础知识还不是生物学吗,怎么也离不开分子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吧?既然如此,以生物系学到的知识已经足够判断育种问题了。

好了,这就是出身生物系同学的高傲之处。事实上,我们大学所学的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真的不足以了解育种。育种的本质是选择好的性状,那么从选择育种、杂交育种到转基因育种,其中一脉相承的关系、本质统一的关系恐怕不是生物系知识所能深刻理解的。至于育种的实践,父本母本如何操作,恐怕我们就更加不熟悉了。

最为典型的问题是,杂交育种跟转基因育种是怎样的关系?我想恐怕没有几个同学能够以大学所学知识解答清楚。事实上,杂交育种和转基因育种主要的区别是操作的粗糙和精确,而转基因育种在具体操作中往往也离不开传统育种。当然这还涉及许多细节的比较,这里不展开讨论。

第二个问题,食品安全评价跟生物学距离多远?

一个最为典型的问题,也常常被我们的同学提出来:转基因作为主食如果吃几代,会不会有影响呢?这个问题接近于:改变一个基因,会不会改变整个有机体的基因表达体系(以及人体代谢体系),未知变量是不是太多了?

这个问题提出来很正常。这差不多是每个关注转基因的人都曾思考过的问题。人类从来没有预测过生命体上百年以后的情况,更没有拿自己来做所谓的“几代人的试吃实验”。为什么不这么做?这涉及到一个科学原则问题。食物对人体健康几十年影响的研究,不符合人类已有的科学认知原则。药物可以做人体临床试验,食品的评价都不做做人体试验,更别提几代人的试验——你不可能要一家几代人都只吃一种食物。转基因的安全评价主要依据“实质等同”(即转基因产品在物质成分上同传统作物没有区别)原则。另外,到目前为止,只有转基因育种产品经过了严格的安全评价,因此完全可以说,它是我们所有作物食品中最安全的。

确实已有科学家在做转基因食品引起的基因表达、代谢组学的影响研究,已有的初步结论当然是正面的。但我认为这个研究除了应付公众无谓的担忧外,并无太多实质的科学意义。

第三个问题,如何看待转基因专家的利益问题?

说实话,我对这个问题不太能理解。每个科研人员做课题都涉及利益,甚至,每个人做事都有利益驱使。即便转基因专家有更大利益又能说明什么?假如张启发创办的育种公司做大做强超过孟山都,难道不是好事吗?

人类发展这么快,从根本上看就是利益驱使的。如果没有大的利润,苹果公司不会发展到现在,互联网不会发展这么迅速,我们的生活就不是现在这样子。Iphone的利润那么多,怎么没有人去指责乔布斯受利益驱使呢?

回到主题。育种专家(无论杂交育种还是转基因育种),都是在为人类粮食问题做贡献,为何还要有人去指责他们的利益问题?甚至孟山都,它的育种都是为人类作了贡献的,哪怕它曾经生产过化学武器。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