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活世界,有机还是转基因?

2014-09-23 | 作者: Steph Gorski | 标签: 有机还是转基因

作者Steph Gorski 为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昆虫学博士生。

翻译:基因农业网(程清清,铁冰),原文链接: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09/19/to-feed-hungry-world-is-the-future-of-agriculture-a-battle-between-organics-and-gmos/

为了养活饥饿的世界,农业的未来是有机作物与转基因作物之战吗?

很多发展中国家可能承受着气候变化和人口增长的生态冲击,而与此同时,在印度、哥斯达黎加、菲律宾和乌干达等众多国家,有关生物技术的争论却十分激烈。

联合国预计,到2050年地球上将被90亿人占满。如何养活这么多人口?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组织给出的答案是生物技术,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低投入的小农场才是解决方法。在最新一期的《国家地理》杂志中,作家克雷格•卡特勒和蒂姆•福杰尔在《下一次伟大的绿色革命》一文中为这些挑战给出了解决方案。

在联合国预计中,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增加二十亿以上。一半的人口将诞生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还有百分之三十将诞生在南亚和东南亚。这些地区也将是普遍受干旱、热浪、极端天气等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去年3月曾警告说,世界粮食供应已经陷入危机了。

饥饿将在未来笼罩着整个南半球,这样的可怕预言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了。早在1960年代,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家保罗•埃尔利希(现为生物保护中心主席)曾预测,数亿的印度人将会死于饥荒。2009年9月12日去世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诺曼•博洛格曾是化解这一所谓的“人口炸弹”的主将,他的工作是提高了小麦产量。


通过选择性育种,美国生物学家诺曼•博洛格培育出了一个矮小的小麦品种,这种小麦会将大部分的能量用于生长可食用的内核而不是长长的不能吃的茎。其结果就是提高了粮食亩产量。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也采取类似的方法显著提高了水稻的产量,养活了世界上近一半的人。从1960年代到1990年代,亚洲大米和小麦的产量翻了一倍。尽管在此期间,亚洲人口增长了60%,粮食价格仍然下跌了,亚洲人均摄入卡路里增加了近三分之一,亚洲的贫困率也减少了一半。

要保持这一势头,从现在到2050年,我们需要再一次绿色革命。而关于绿色革命该怎样发生,则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构想。

印度农民协会(CIFA)、尼日利亚生物技术学会和AfricaBio等组织认为生物技术解决方案可以帮助南半球解决贫困和饥饿的问题。AfricaBio的首席执行官Nompumelelo H Obokohe说,“生物技术虽然不能百分之百解决南非每家每户的吃饭问题,却能够确保没人饿着肚子上床睡觉。”除此之外,他还走访了南非的小农户,询问他们关于种植、食用转基因作物的经历。

菲律宾水稻研究所致力于培育转基因金大米来帮助解决营养不良的问题,特别是儿童的营养不良。以迪翁•谢普德为首的南非科学家正在培育一种可上市的抗玉米条纹病毒转基因玉米。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因为玉米条纹病毒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很流行。这有可能是非洲人自己为解决非洲问题而培育出来的第一种转基因生物。与此同时,乌干达科学家也正在测试抗褐条病毒的转基因木薯。

(这个培养皿中的木薯已经过基因工程改良,可以抗抗褐条病毒——一种在2.5亿人以木薯为主食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广泛流行的病害。这项测试去年春天开始在乌干达进行。目前只有四个非洲国家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照片由克雷格•卡特勒提供。)

然而,像非洲生物安全中心(African Centre for Biosafety)那样的组织持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主要应该减少化肥和农药的使用。“南非是世界上唯一允许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国家。尽管有大量科学证据、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证明食用转基因作物(包括玉米)对健康有着潜在的严重风险,但南非仍旧继续种植转基因主粮,这让我们感到很愤怒。”非洲生物安全中心的主任玛利亚•梅耶特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加纳粮食主权(Food Sovereignty Ghana)认为,食品安全问题是“帝国主义新自由主义议程的结果……帝国新自由主义议程主要致力于将那些将继续养活80%以上非洲人口的小型家庭农场农业边缘化,代之以依赖并加剧不可持续、不公平的国际贸易,把权力拱手让给遥远且不负责任的公司的一整套管理结构、协议和实践。”

已经存在的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而且它们对坏境也有很大的好处。不仅如此,它们也为创新性地提供了有价值的工具,非常值得继续研究和使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抛弃其他的研究途径。比如,传统育种似乎是目前解决生物耐旱性的最好方案(尽管我会迫不及待地加一句,我支持继续研究耐旱转基因作物)。

种植转基因作物对小农户也很有益处。但不是所有的小农户都一样地受益。有些农民买不起化肥,更买不起高档种子。此外,良好地管理转基因作物包括正确地种植它们,这可能涉及到的信息交流和基础设施是小农户无法实现的。

卡特勒和福杰尔在他们的报告结尾呼吁“共存”。确实,就连像孟山都这样的生物技术公司也强调要让转基因作物和有机作物共存。所以,争论在哪里呢?我们大多数人似乎更偏向于走中庸之道。

这不是在一劳永逸地选择一种知识,不是关于“低技术还是高技术”、“有机作物还是转基因作物”的选择。提高产量和防治害虫并不只有一种方法。孟山都公司执行官马克•埃奇说,“有机农业可能在某些地区是合适的方式,我们决不会认为转基因作物是解决非洲所有问题的办法。”罗伯特•齐格勒表示,从第一次绿色革命开始,生态科学已随着遗传学的发展取得了进步,而国际水稻研究所也正利用着这些进步。

来源: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