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三代”是个伪问题

2014-09-29 | 作者: 孙滔 | 标签: “百年三代”是个伪问题

提要:对于职业反转控来说,永远不会存在任何能说服他们的证据,正如我们不可能说服一个职业神棍接受科学一样。

“吃转基因一二十年没事,你怎么保证一百年后也没事?”

这是最常见的一个反转问题。此问题言外之意:改变作物一个基因,就可能改变转基因食品食用者的基因,否则无以解释一百年后的问题——即:转基因万一影响后代基因怎么办?

但这是一个科学上的伪问题。

对转基因食品的担忧无非是在蛋白质层面和基因层面。从蛋白质层面看,只要转入基因表达的蛋白质不是致敏物或对人有毒的毒素即可。至于BT“毒蛋白”,因其对人无毒特性,在美国已经不归类为农药范畴,而是属于食品蛋白范畴。这些蛋白质在人体内消化吸收,并不会累积造成长期效应。

从基因层面,转基因食品与其他普通食品一样,其基因(DNA)进入人体即被消化、吸收、代谢、排泄。

RNA层面是一样的逻辑。有报道说,昆虫能够通过进食摄入小RNA,这还被孟山都作为小RNA农药的研发前提。人类的生理与昆虫不能相提并论。虽然南京大学张辰宇报道过人体血液中发现稻米小RNA(小RNA能够干扰人体基因表达),但该研究未能被其他学者重复。假如由此而断言转基因食品“可能会”干扰人体表达,则人类进食植物这么多年,岂不是经受基因干扰而伤痕累累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转入的那个基因会迥异于食品中所包含的其他千千万万个基因。

对于职业反转控来说,永远不会存在任何能说服他们的证据。大鼠90天饲喂实验得出结论,转基因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一样安全,但他们会质疑说,老鼠不代表人类,况且90天饲喂实验不代表“三代”安全;即使做了“三代”实验,他们还会说:三代没问题不代表百代没问题。一百代算什么,他还可以问,一万代以后呢?百万代以后呢?依据他们的追问逻辑,世界上所有的食品都不能吃——即使是一碗水,你也可以追问你今天喝下去了,保不准一百年后导致断子绝孙。这些人没有绝食自杀才是不能理解的。

一百年后人总会死的,每个人死掉的方式不同,总有人死于癌症等不治之症。但我们不能仅凭臆想而将这些不治之症归咎于转基因或其他任何一种因素。

仔细想想,“吃了转基因,一百年后会怎样”的论调似极了“月子期间刷牙,将来会怎样怎样”,以及“正月里剃头死舅舅”之类的低级迷信。

将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事物随意关联起来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与坐月子问题和“正月里剃头死舅舅”类似,当年金微将“山西老鼠减少”与转基因关联的报道也是如此。

育种本身就是改变作物基因的行为。人类的原始农业做选择育种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千万年后的事情。当时的玉米祖宗墨西哥类蜀黍既小且颗粒少还不适合农业种植,现在我们知道玉米发展到现在要改变许多基因(见《玉米的身世》),反转控是不是要唾骂祖先,责怪他们当年不够“慎重”呢?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