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标识可行性存疑

2014-09-30 | 作者: Marc Brazeau | 标签: 转基因标识

作者:Marc Brazeau为遗传扫盲项目(GLP)的作者和编辑。

翻译:基因农业网(罗晖,黄月),原文链接: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09/24/as-state-gmo-labeling-laws-are-proposed-critics-wonder-about-logistics-and-costs/

佛蒙特州的转基因强制标识法案于近日颁发,俄勒冈州和科罗拉多州也在进行着类似运动。法律、科学、食品、农业等各行业正密切关注,强制转基因标识法规在物流和成本层面将如何发展,以及为消费者带来什么益处。

针对科罗拉多州的提案,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生物系教授Andrew Staehelin提出疑问:

“近日康奈尔大学两位科学家发现,一个四口之家每年要承担500美元的转基因标识成本。三项在加州和华盛顿州开展的类似调研认为,标识成本在400至800美元之间。我们既然已经有了自愿标记的非转基因产品,为什么还需要这些额外的强制性转基因标识呢?”


康涅狄格州菲尔费得圣心学院的营养学教授Beau Kjerulf Greer指出:

“知情权”是支持转基因标识的重要论据之一。但是,使大众能免受原有错误信息的误导,是符合公共健康利益的做法。婴儿食物中脂肪含量通常不标注出来,因为许多家长可能受到错误的“健康理念”影响,严格限制宝宝摄入脂肪,他们并不知道相当含量的脂肪在婴儿饮食中的重要性。如果标注的原则是为了透明而透明,那么我们为何不用有限的资源来标注大米的砒霜含量、鱼肉的汞含量或是其他的污染物质含量呢?这些物质都是明确证实对人有害的物质。我们真的想要通过标识来抬高穷人的食品成本么,仅仅是因为当前中上阶层乐于把自己想象成营养师?”

今年早些时候,基因科学家Mary Mangan在Biofortified.org发表了一篇爆炸性的博客,质疑马塞诸塞州的标识法案是否能为消费者提供有用的信息:

“和豆腐这种单一成份的食品一样,我们很容易就知道什么是转基因食品。”但是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个标签。我们以切达(Cheddar)全麦鱼形咸饼干为例,成份标识如下:

全麦面粉,原色精小麦粉(面粉,烟酸,硝酸硫胺【维生素B1】,核黄素【维生素B2】,叶酸),切达干酪(发酵乳,盐,酶,胭脂红),植物油(菜子油,葵花籽油&大豆油【或两者之一】),不超过2%含量的盐,自溶酵母,酵母,膨松剂(碳酸氢钠,磷酸二氢钙),辣椒粉,香辛料,脱水洋葱。

就我的理解,这个包装很可能会因为大豆油或维生素的标识而打上‘转基因产品’的标签。但转基因标签不会指出具体成份,这会诱导消费者错误地认为小麦是转基因作物,而目前并没有转基因小麦在市场上流通。我不认为这种误导性的标签会让消费者受益。另外,由于油是经提炼而成,转基因大豆油与普通油类的DNA和蛋白质含量并无不同,因此转基因标签也不能给消费者提供有用的成份信息。

还有一种可能,厂家可能会为了避免转基因标签而把所有植物油都换成葵花籽油。然而讽刺的是,大部分葵花籽油都取自耐除草剂的葵花,这些葵花生长在一个除草剂用得比大豆田里的抗农达除草剂量还要多的田地里,可以说如此大量的除草剂培养出了‘超级耐受型葵花籽’(这就是Chipotle墨西哥卷饼速食店做的事情,他们给食品打上了标签,不再使用大豆油)。有的食品生产商会选择耐除草剂型的非转基因菜籽油,但由于许多人原先已深信所有的菜籽油都是转基因产品,他们很有可能会根据推测为其打上错误的标签。不幸的是,在恶法之下,如果我仔细研读这些法律实施程序和惩罚条例,它们很可能会让杂货铺和酒店受到打击。”


在io9(一个以科幻为主题的综合网站)上,Mark Strauss指出了一系列存在于佛蒙特州法律和与其矛盾的私人标签程序之间的问题。他说,现行的法律将会把乳制品排除在标签行列之外,尽管事实上大部分奶牛以转基因作物作为饲料,而且90%的奶酪会使用转基因凝乳酵素来发酵。然而,这会让佛蒙特州在面对反转基因分子时乱了阵脚。呼吁转基因标识的团体“GMO Inside”正在开展一项运动,强制星巴克只能从不以转基因作物为饲料的农场购买原料。因为一个类似的运动,全食超市(Whole Foods)不再使用乔巴尼酸奶(Chobani yogurt),并计划把转基因凝乳酵素奶酪的纳入标识程序。这意味着佛蒙特州的标识法将与全食超市——全国重要的食品零售商和最大的专业奶酪供应商——的标识方案不在同一步调上。

尤其让人担心的是,一连串相互矛盾的法律从一个州传到另一个州,州政府如何批准和执行这些法律是个问题。有机认证标识和非转基因标识已经为那些想避开转基因食品的人提供了相关的信息,他们背后的组织也已经按部就班在落实。俄勒冈州并没有相应的执行部门,我们很难找到理由让一个已经资金周转不灵的政府去拓展它的职能。难道俄勒冈州和佛蒙特州要雇佣一个检查员来监管整个国家的食物供应链吗?

在佛蒙特州通过的法律和俄勒冈州正待投票的法案之间有几项关键分歧,这会让全国性的食品供应商很难在两州间寻求同步。对于“含有一种或多种通过转基因技术生产的加工助剂或酶”的加工食品,佛蒙特州法案是免于标识的,而在俄勒冈州的提案里并不免于标识。因此奶酪生产商会被难住,就像面临佛特蒙州法律和私人标识程序的矛盾一样。佛特蒙州还规定食物中含有总重0.9%以下转基因食材的产品也可不做标识,而俄勒冈州的提案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事实上,俄勒冈州提案的综述写道:“所有的生食和加工食物,无论全部还是部分由转基因技术生产,均须标识”。如果俄勒冈州提案的综述解读为对于转基因零容忍,那么在佛特蒙州不需要标识的产品,在俄勒冈州很可能要打上标识。

在高中美国历史课上,我们学到了美国第一部宪法《邦联条例》。一个由各州法令拼凑出来的法律系统,在首次被尝试用来管理贸易时,结果不尽如人意。能找到一个理由让我们相信这种做法会在今天表现得更好吗?

就我个人而言,强制性的转基因标识法案毫无意义,一个由各州法律和私人标识方案组成的混乱系统更是毫无道理。

来源: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