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植酸酶玉米说起(下)

2014-10-08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植酸酶玉米

提要:植酸酶玉米可以让人们清楚地看到转基因技术带来的利益格局改变,看清究竟是谁在干着“祸国殃民”“断子绝孙”的勾当,谁才是要“让中国的粮食命脉掌握在跨国公司手中”。

我们已经知道,植酸酶玉米可以带来四大好处(参看本文上篇):提高了玉米中磷的利用率,同时增进牲畜对蛋白质及铁、锌、钙、镁、铜、铬、锰等矿物元素的吸收;农业上很大程度减少使用无机磷,延缓磷矿资源的枯竭;以玉米为主要原料的饲料业不必再添加外来植酸,节省了成本;有效减少牲畜粪便对环境造成的污染。

与此同时,植酸酶玉米如果推广种植,也必将伴随着多个行业群体的利益受损——他们因此也成为这项技术的潜在反对者。

发酵法生产植酸酶的企业首当其冲。因玉米一直是饲料行业最主要的原材料,植酸酶玉米如果大面积推广,生产植酸酶的这个行业几乎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或许有人要问:既然已经有了发酵法生产的植酸酶,何必再研发植酸酶玉米?答案在于,植酸酶玉米作为一种生物工厂,是一种更经济、更环保、更方便、更易推广的植酸酶生产方式。正如本文上篇所介绍的,发酵生产植酸酶不仅高耗能,还耗费大量粮食;仅有部分规模化饲料生产企业具备添加植酸酶的条件,植酸酶难以惠及中国农村广大的养猪、养鸡散户。

其次,钙、镁、铁、锌、铜、锰等微量元素添加剂的生产行业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冲击,因为植酸酶玉米的推广将进一步减少微量元素添加剂的使用。

还有两个更值得分析的“利益受损”群体,就是饲料用无机磷(主要是磷酸氢钙和磷酸二氢钙)生产商及磷矿开采商。

农业发展高度依赖磷肥,磷矿早已成为全球稀缺资源。对于地球上可供经济开采的磷矿资源的统计,不同的计算模式给出的结果差异很大,最悲观的估计是仅能维持二三十年,最乐观的估计则可供百年。无论怎样,今天节约使用磷矿,就是在给子孙后代造福,为未来发展出更先进的、能经济开采贫矿资源的技术争取更多时间。

对比之下,现在大家应该看得很清楚了:至少在植酸酶玉米这个案例上,转基因技术的支持者,所捍卫的正是人类长远的公共利益。范云六曾经说过,“如果一定要说利益的话,我们为的也是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我据此反问反转人士:你们为的又是哪门子利益?

在此还得容我再发几句牢骚。在反对转基因技术这个问题上,环保领域一直是重灾区。而发展转基因育种技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为了保护环境——比如本文所解读的能减轻磷污染的植酸酶玉米,以及能减少农药使用的抗虫作物。然而,环保领域的那些反转人士从来无视这些信息,他们只会凭借毫无证据的猜测,空洞、口号性地反对转基因。作为长年反转者,他们不存在信息交流障碍(这是普通大众反对转基因技术的最主要原因,甚至是唯一原因),我们又没有理由相信这个领域会专门接纳低智商人群,最后只能借用反转人士时常挂在嘴边的“利益”两字做解读:环保界反转人士之所以反对这些能显著改善环境的转基因技术,正是担心中国环境变好,从而危及他们的饭碗——这类似于“警察最不期望小偷全被消灭”的情形。

综合以上信息,我们解读反转人士的行为,将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从磷矿资源问题,还是从环境保护问题看,反转人士所干的,都是真正祸国殃民、断子绝孙的勾当(能部分减缓磷矿资源枯竭、并能减轻磷污染的发酵生产植酸酶技术,实际上也来源于基因工程)。

随着人们对于物质生活要求的提高,中国的牲畜饲养数量还在逐年增加。玉米是中国第一大种植农作物,是重要的饲料加工原料;中国玉米总需求量的近80%被用作饲料。目前中国每年还要从国外进口数百万吨优质廉价的转基因玉米,这个数字还有逐年递增的趋势。当前国际上在农业技术发展方面显示出一个明显的态势:你不发展和使用自己的技术,就只能接受别人的产品。反转舆论延误这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具有重大应用价值的技术,正是在帮“跨国集团”们的忙。

时间在犹豫和等待中流逝,全球的磷矿资源正在加速走向枯竭,中国的水环境在继续遭受污染,每年进口的转基因玉米数量在不断攀升,一项利国利民、利于地球和全人类的成果依然束之高阁。这一切,都是反转舆论的结果,都期待着决策者的破局。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