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是伪命题吗

2014-10-08 | 作者: 厚生A叔 | 标签: 转基因是伪命题吗

《一》

转基因是个伪命题,我的观点很简单。这里要说的,倒不是这个话题被多少人利用,尤其是各类媒体或者各种急于表明自己立场的名人。言论是自由的,尤其这类被高大到关乎人类前途的话题,当然要热烈讨论。不过,别管媒体怎么炒作,名人如何权威,科学发现、技术进步是历史的,是超越我们这些以日月年为思考时轴的凡人的。真的,好的东西一定会生存光大;坏的,错的,迟早会被淘汰。

我这里想说的,是这个伪命题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我们对当前正在高速发展的生物技术的关注。我担心的,是这个伪命题会让我们这个本来就弱科学精神的民族以一种混沌的心态看待生物革命,错过一次终于可以领先下一代科学进步的机会。作为一个没有生物科学背景的商业人士,我有一些简单的思考;觉得一些观点是可以引起一般有科学习惯的朋友的共鸣,也得到真正科学家的认可,或许有助于我们针对基因技术提出合理的问题,做有益的讨论。

1. 基因一直都在变化吗?

每一个人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动物,每一株植物,也都是不一样的;这是因为每个生物个体的基因都是不同的。生物基因每一代都在演化,甚至演化出新的物种。

2. 基因的变化都是自然的吗?

人类很早就开始筛选利于自己的各类植物,进而培育畜牧物种。所有的大田作物,原始都是野生的,被农耕社会一步步选择、改良,培育出玉米、小麦、棉花等一系列我们现在认为是来自大自然的粮食。人类现在大规模畜牧的鸡鸭猪,没有哪个不是封闭育种上百年的结果。这是传统育种,不是基因育种,大家习以为常。可是,我们想一想,我们不停地寻找各种杂交优势,目的是什么?就是找到那些有一定优势的基因表达,比如单产高的品种,抗倒伏的品种,又比如料肉比低的种鸡,肉质鲜嫩的猪种,等等。从基因的角度看,我们不过是在不断地猜测如何强化某些基因表达,又如何弱化消灭另外一些基因表达。这些非自然的筛选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但这本身并不是一个顺从自然的过程,而是一个改变自然的过程。

3. 改良基因是现代基因唯一能做的吗?

有了现代基因技术,我们可以非常精确地关联基因表达,用数据的方式评估选择基因组合演变,育种这个学科一下子就今非昔比了。但这并不是基因科学唯一的目的,甚至也不是大部分基因研究的重点。从DNA被全面破译以来,基因技术已经改变了整个制药行业,提升了大部分的诊断,全面地影响了我们对疾病尤其是疑难病症的认识。说因为基因技术生物科学与医学进入了更高级的发展形态是一点都不夸张的。很遗憾的是,最受关注的是转基因,是转基因食品。显然,只谈转基因是一个狭隘的话题,是错误的聚焦。

4. 转基因不安全吗?

转基因指的利用基因技术直接对基因进行改变;这是育种技术的一种,或者是和其他育种技术结合的一种手段;这一技术已经带来了大量的成果,这一技术还在高速地发展。欧美在对转基因技术的监管上确实有思路上的差距,但科学界并从根本上质疑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

作为非科学界人士,我们没有能力来论证判断转基因技术的安全,也不知道这个技术会演变到什么程度。但我们认为,把这样的一个相对尖端的技术拿来制造大众讨论是不合适的。而且,转基因只是一个基因技术应用的一个小领域,不广泛宣传普及基因技术知识而是不停制造转基因新闻是不负责任的。热闹而广泛的讨论看似引领广大民众关注生死攸关的未来,其实大部分是用义正言辞的猜测来吸引眼球。

《二》

我们完全不反对开放讨论,所有人都有质疑的权利。所有人都有权利学习科学,发表意见。作为同样没有生物科学背景的普通人,笔者认为我们可以合理地确定两个讨论的原则:

1. 哪些基因技术是安全的?哪些基因技术是有效的?哪些可以从实验室转化到产业?哪些需要全面的产业评价?这些问题应该交给科学界去探讨,去评价。政府与科学界不仅应该有完整的体系,也要勇敢地进行科普,而不是放任这些话题随意发酵。既要有严格的监管,也要非常积极地推进进一步的科研。即使我们这样的外行也可以肯定地预见,下一代的基因技术肯定超越我们今天的绝大部分担心与顾虑。

2. 那我们这些凡人做什么?难道就开开心心做个消费者,混吃等死?当然不是。我们有权非常正当地要求安全食品,要求更加环保的食品生产,要求科技进步有充分的公示,要求政府监管是到位的,要求媒体是负责的。我们需要避免的,是随意站在科学家或者产业公司的角度发言,或者因为某位名人就相信了某种论点。我们凡人不是科学家,但不妨碍我们有科学精神。

《三》

中国农业的前途在哪里?基本国策的食品安全依靠什么?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必须依靠下一代的生物技术。我们国家没有环境禀赋,缺水少地;我们的猪肉比美国贵,我们的大豆靠进口,我们的电商靠进口美国的车厘子和蓝莓取悦消费者。更严峻的是,我们整个农业食品产业体系是照抄美国的,育种、营养、保健、养殖、产业化,我们一直是学习跟随。这样下去,我们怎么可能超越?!

要超越,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创新,从基因上领先。我们的黄土高原不适合种玉米,但适合种北方人钟爱的小米。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从小米品种寻找突破,提高单产,提升蛋白含量;如果可行,我们的可耕地就扩展很多,就可以替代大量的进口大豆和进口玉米。北京烤鸭的原种被英国人搞到了樱桃谷,不仅控制了我们所有鸭养殖的上游育种,也拖了我们改良的后腿!应该尽快基因测序分析北京鸭,培育出更为优良的品种。我们的年轻一代正在大范围接受美式垃圾食品,我们为什么不能按照中国人的口味改良养殖三黄鸡,支持中式快餐打倒肯德基?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输出中国食品和中式餐饮的技术,品种和品牌?

中国农业的未来在于生物科技,在于基因技术。

憧憬,期待。

来源:厚生投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