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基因僵局

2014-10-14 | 作者: dimsums.blogspot.com | 标签: 中国转基因僵局

来源:dimsums.blogspot.com,翻译:基因农业网(江沁,程清清;本文对原文中个别不准确的表述略作了删改),原文链接:http://dimsums.blogspot.com/2014/09/chinas-gmo-impasse.html?mc_cid=1c6ee2e573&mc_eid=654fcbfcc5

中国政府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上显然陷入了僵局,该僵局可能比大多数观察家所想的还要复杂。这可能也体现了政府“现代化”政策和逐渐丧失公信力之间的普遍冲突,逐渐丧失的公信力同时也正在摧毁着执政党对科学的依赖——以科学话题掩盖体制中的问题。

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是农业部未能在2014年8月及时续发三种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证书。此前,这些转基因产品都通过了各种严谨的检测,但是没有安全证书这些产品将无法走向市场。农业部的不作为,以及对是否会认可转基因产品的含糊其辞是应该受到指责的。一位参与转基因作物研发的中国科学家曾对记者说道,对于此前续发证书失败一事“不方便”评论,有任何疑问可以咨询高校宣传办。

安全证书已经失效的作物包括抗虫水稻和可作为饲料促进猪吸收磷的植酸酶玉米两种。只有少数农作物获得了所谓的安全证书,包括抗虫棉花和其他几种作物:可以延长保质期的西红柿,可变色的矮牵牛花,以及具有抗病性的辣椒和木瓜。抗虫水稻获得了最多的关注,因为该安全证书可能会使其成为中国首批大规模种植的转基因作物。

华中农业大学的研究者研究出了转基因大米,他们申请转基因大米长达15年之久。1999年,农业部开始审批转基因大米的安全性,历经11年的初始评估,农业部于2009年8月17日颁发了五年有效期的转基因大米安全证书。这些证书在上个月到期,但却不能被续颁。

这些安全证书对于转基因水稻来说是很有必要的,因为这关系着它能否继续被较大规模试验种植,以分析它的产量,以及弄清它对于环境的影响。转基因作物的整个批准程序要历经好几个阶段。首先要在实验室里检测并喂养小白鼠进行实验,然后将其释放到试验田和自然环境中,接下来的步骤才是获得可生产执照和商业许可证。至此,转基因大米仍处于测试阶段,并且会被严格限制在只能大学辖区种植,且只会被用作科研项目。

在转基因作物上市的问题上,中国媒体界硝烟不断。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和电视记者都声称在超市里就能找到含转基因成分的大米。自2006年以来,欧盟权威检测机构已经在从中国进口的大米中检测出218批含转基因成分的大米,仅今年就发现了24批。于是有人怀疑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中国市场,还为此掀起了唇枪舌战。就在几个月前,中国权威机构做了声明说转基因大米只能在筑有高篱墙的试验田里种植并测试,并且会严惩非法出售含转基因大米的行为。

中国公众对于转基因食物的态度却是极端的。很多科学家支持商业化转基因食品,但是老百姓们却越来越抵制。一位研发转基因大米的华中农业大学教授与60名院士共同在2011年给中国领导人写过一封信,信中呼吁有关领导推动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化。信中写道,放慢认证过程会严重影响到科研的进程,这也将会是一个“国家的错误”。但另一位科学家却指责这些写信的科学家是哗众取宠。就在转基因大米的安全证书期满几天前,一位看上去是政府在食品问题方面指定发言人的中国农业大学食品专家说道,中国转基因农作物的商业化脚步不应该被拖延。新闻媒体、时事评论圈和军队里都传播着关于转基因作物的谣言和阴谋论。曾被无良商人和松懈的监管部门骗过的中国老百姓越来越关注自身健康问题,他们对于潜在的含转基因的食物心有余悸,因此也更容易跳转到反转阵营中去。为了让市民放心,一些志愿者8月17日在中国的20个城市举办了转基因大米品尝活动。一位年轻男士参与了此活动,他曾相信转基因阴谋论,但现在却也放心地吃起了转基因食品。

深圳的《羊城晚报》日前质问政府,为何任由转基因大米的安全证书期满却不作出任何解释。据《羊城晚报》的说法,一些专家称是因为大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担忧。但是,《羊城晚报》的文章中写道,之所以出现公众反转基因的浪潮是因为老百姓们对政府确保食品安全的能力缺乏信心。《羊城晚报》的专栏作家建议,在公众达成共识之前都应该放慢认证的过程。在没有达成共识前强制推行转基因作物,将会进一步削弱民众的信心。但是,一言不发又会让民众觉得政府一定发现了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此外,《羊城晚报》说,政府欠公众一个解释,因为在发展转基因农作物的问题上有太多东西需要被调查验证。

整个认证过程一直不透明。2009年转基因大米安全证书的申请材料并没有向公众公布,直到2011年一些律师写信给农业部部长要求公开,此文件在2014年7月才被公布。

转基因僵局反映中国社会快速崛起的后现代主义批判思想削弱了中国高层试图建造现代化社会的努力。自邓小平开始,中国领导人推行了现代化战略,这需要高科技及机构。他们认为正是由科技官僚组成的政府、大型的跨国企业和银行、尖端科技的发展造就了西方的富有。这些标志就是学者们眼中的“现代化社会”。十年前,中国还是转基因科技的坚定支持者之一。一位在职数十年的中国农业部高层一直致力于用政府大型研究机构培育的转基因农作物替代未被改进过的本地生物,并通过大型企业向农民发放转基因种子。

然而,之前中国民众已经对政府、公司和科技失去了信任。持续不断的食品安全问题和环境污染事件不仅破坏了公众对商业交易的信任,也使政府丧失了公信力。民群不仅不再相信所谓的“现代化”机构,而且也不太相信随之而来的任何激励性政策。于是,他们也不接受政府和企业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保证。

之所以对大企业和拥有科技背景的政府丧失信任,是因为公众相信政府和企业的利益紧密相关,他们背叛了人民的利益。正是缺乏这样的信任才促使西方社会选择后现代食品体系,于是老百姓们反对转基因食品并且呼吁食用原始当地食材、天然的动物,还有后院家养的鸡,但这些却是中国政府正尽力想要摆脱的原始农业。这种后现代观念的食品体系在中国的发展势头越来越猛,并削弱着国家的“科学发展”计划。

来源:dimsums.blogspot.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