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部:转基因安全不是隔壁王大妈说了算

2014-10-18 | 作者: 人民网 | 标签: 农业部

2014年10月17日,在武汉华中农业大学举行的“全国媒体记者转基因报道研修班”上,农业部科技教育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直面转基因敏感问题,作了直率的回应。

转基因大米不存在滥种的问题

针对此前有报道称,武汉一家超市随机购买的5种大米中,有3种被检测出含有转基因成分BT63,17日,在武汉召开的全国媒体记者转基因报道研修班上,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澄清,转基因大米能占到3/5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不存在滥种的问题。

他表示,我国对转基因作物种植方面的规定,非法种植有什么监控措施?一个转基因作物要商业化种植的话,首先要通过条例,按照条例获得安全评价,获得安全证书,把生产证手续办完了才能生产;种植管理方面,从最初的研发一直到后面的生产监管,都有好多的规定。我国每年都开展转基因安全执法检查,各省按照属地化原则都有监管的办公室,也要进行评估审定和转基因成分检测,凡是发现有非法扩散的,只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他进一步表示,我国现在转基因作物种植总体情况是可控的,不存在滥种的问题。如果说占到3/5的话需要多大的种子量?光是打电话,最后到市场上销售,能占到3/5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所有研究都要审批,研究实验中的生物,或者是能当种子用的都要进行灭活处理,品种审定的时候要进行转基因成分检测,如果不通过审定就不能拿到证书,就不能制种,种子市场要进行抽检,这么大量不可能做到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存在滥种的问题。”

目前转基因作物非法种植的排查情况如何?

转基因监管工作是一个常态化工作。我们每年都有排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但转基因水稻的零星扩散有历史原因。1986年,我国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简称863计划)中就安排了转基因水稻研究项目,在此阶段,转基因水稻研发进程较快,还曾经组织过抗虫转基因水稻的推介会并赠送种子,而2001年《农业转基因安全管理条例》才颁布。条例颁布后,确立了对转基因科研、产业化的依法管理,也对流出的种子进行了收回和销毁,但不能保证有人偷藏种子,非法种植和销售,那就依法严格监管,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欧盟退回我们的米制品与我国退回美国输华的转基因玉米品种一样,都涉及到管理的问题。比如华中农业大学的转基因水稻已获得国内安全证书,是安全的,但根据贸易国(地区)规定,要合法销售,不仅要取得本国的安全证书,还需要取得贸易国的安全证书。而我国并没有到欧盟申请安全证书,因此遭到欧盟退运。同理,美国输华玉米在未获得我国颁发的证书前,不能到中国市场来,如转基因玉米mir162,但其他已获我国批准的转基因玉米就可以进口。


转基因水稻安全评价工作做了11年

图表来自农业部科技教育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报告

通过11年安全评价试验,证明转基因抗虫水稻不会增加过敏风险,对实验动物没有不良影响,营养成分与非转基因大米相同。寇建平说,转基因抗虫水稻食用安全的评价工作历时11年,其评价包括致敏性评价、毒性评价、营养学评价三大方面。

其中,致敏性试验主要做Bt蛋白与已知致敏原蛋白的氨基酸序列同源性比对,Bt蛋白与已知致敏蛋白无序列相似性,“结果显示,不会增加过敏风险”。外源蛋白体外模拟胃肠道消化试验,在人体吸收代谢、有效成分应用等方面是安全的。

最受关注的毒性试验则经过了大鼠90天喂养试验、短期喂养试验、遗传毒性试验、三代繁衍试验、慢性毒性试验以及Bt蛋白的急性毒性试验共6种,结果显示,“对实验动物没有不良影响”。

此外,营养学评价通过对营养成分、微量元素含量以及抗营养因子等方面的比较实验显示,转基因大米与相应的非转基因大米“营养成分相同,没有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

转基因安全不是隔壁王大妈说了算

转基因安全是否有权威定论?寇建平表示,转基因安全有定论,即通过安全评价获得安全证书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

寇建平强调,转基因食品安全评价遵循的是个案分析原则,不能笼统地谈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迄今为止,转基因食品没有发生一起经过证实的食用安全问题。已安全研究近40年,安全食用18年。”他回应网络盛传的欧盟退米制品事件,表示那是因为管理问题,而非安全问题。

他表示,安全是相对的,没有绝对安全的食品,只有安全的剂量。如盐、酒摄入过量同样不安全;比如有人对牛奶、花生过敏,对该人群不安全;而吃未炒熟的豆角会中毒。

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谁说了算?寇建平表示,不能是个人说了算,不是“隔壁王大妈说不安全”,而应该是专业的权威机构说了算。

他列举这些专业权威机构:第一,部际联席会12个成员单位;第二,安委会,即由部际联席会12个成员单位推荐,目前第四届共64名委员,其中农业领域25人,环境领域19人,质检领域11人,卫生食品领域18人;第三,标准委员会;第四,检测机构,目前我国有39个双认证有资质机构;第五,同行专家群体。

国内播种面积满足不了国人食用油需求

我国进口大豆主要来自于美国、巴西和阿根廷。这些国家转基因大豆占所有品种大豆总种植面积的比例分别为93%、92%和100%。与此同时,我国的国产大豆“面临困境”,寇建平说。

我国大豆平均亩产120公斤,比较效益低于玉米。“关键是国内的播种面积满足不了需求”。近几年,每年都进口5000多万吨大豆,这些大豆按现有的品种和技术水平来测算,需要4亿多亩耕地,这个面积接近了目前玉米或者水稻的播种面积。“就是说,我们生产这5000万吨大豆,就要牺牲同等面积的高产作物,那粮食安全就会出现大的问题”。

寇建平还提出,国人的饮食习惯导致食用油消费量偏高。他列举,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标准是每人每天25克,而专家测算在中国这一数字超过50克。

他总结,“如果没有大的技术突破,国产大豆很难走出困境”。

此外,寇建平表示,进口转基因生物会经过我国一系列安全评价,“获得安全证书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生物及其产品是安全的”。

木瓜为何不标识转基因?

转基因食品标识是为了满足公众消费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我国转基因标识制度要求,凡是列入标识目录并用于销售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应当进行标识,属于强制标识,也属于按标识目录定性标识。“转基因标识和安全性无关。”寇建平强调。

我国2002年发布实施的第一批标识目录包括:大豆种子、大豆、大豆粉、大豆油、豆粕,油菜种子、油菜籽、油菜籽油、油菜籽粕,玉米种子、玉米、玉米油、玉米粉,棉花种子,番茄种子、鲜番茄、番茄酱。

但是,转基因木瓜未列入目录,这主要因为我国木瓜分散种植比例较高,农民直接销售,标识困难大,监管难度大。寇建平补充说,标识目录由农业部商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调整和公布,考虑可行性、可操作性、经济成本、监管可行性等多种因素。

“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所有’转基因产品进行标识。”寇建平说。

这一名录为什么12年来没有更新?因为这么多年来拿到安全证书和实现产业化的转基因食品没有变,“还是那几样”。寇建平说。

首次回应“农业部不作为”

“颁发安全证书、农民欢迎是推广的前提,但还需综合评估以下内容才能做到科学决策。”寇建平说对转基因的安全综合评价包括:第一,对农业生产、粮食安全、种业安全的影响,如生产需求、生产性能-符合品种审定的标准;第二,对经济、国际贸易等的影响,如及时申请主要贸易国的安全证书;第三,对环境影响;第四,社会的接受程度;第五,知识产权状况评估等。

“在产业化之前,把这些都理清楚,不是说农民欢迎就可以。”寇建平说。

我国转基因产业化不受任何利益集团控制

我国转基因产业链条中,包括科研院所、国内企业、国外大型公司等。转基因研究的经费来源于国家财政资金资助,评审制度为政府组织第三方权威机构和科学家团队进行评价,审批部门同样为政府部门,负责批准发放安全证书和品种审定证书。涉及到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第三方检测机构等。“你把那么多买通了,可能不可能?”寇建平问。(综合人民网、中国新闻网、北京青年报报道)

来源:人民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