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和的胜利,欧盟的耻辱

2014-11-16 | 作者: Mark Lynas | 标签: 欧盟撤销首席科学顾问


图为给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写信的NGO组织

上周曾有传言称,欧盟将会取消“首席科学顾问”这一职位,近日欧盟委员会证实了这一传言的真实性,据《卫报》记者维尔斯敦报道,目前与此职位相关的网站已经停止运行,欧盟的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首席科学顾问安妮•格洛弗(Anne Glover)也将在明年1月离职,这一职位的取消很有可能让格洛弗被自己创立的科学会议拒之门外。

 
这无疑是欧洲黑暗的一天。首席科学顾问这一职位能够为欧盟委员会在决策制定过程中提供科学的建议,但很显然,Juncker(译注:卢森堡前首相让-克洛德•容克,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欧盟委员会认为这些科学的建议很有可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麻烦,因此就出现了今天这样的结局。令人惋惜的是,这与欧盟拒绝以实证为依据制定决策的做法如出一辙,虽然欧盟高层无法否认科学和事实,但这些政客的一贯做法就是把科学家们排除在决策制定过程之外。

这自然而然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欧盟在决策制定中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谁又是始作俑者?据悉,包括“绿色和平”组织在内的一众反转基因的非政府组织于今年7月向欧盟委员会撰写公开信,要求欧盟委员会废除首席科学顾问职位。信中写道:

我们了解那些商界说客的伎俩,他们希望巴罗佐(译注:前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欧盟委员会能够保留首席科学顾问这一职位,甚至进一步提高科学顾问在欧盟决策制定中的地位。与之不同,我们强烈呼吁委员会能够废除这一职位。首席科学顾问这个职位从根本上来讲就存在很大问题,这会极度放大某个科学家个人的影响力,在决策制定阶段,欧盟理事会也会进行深入详细的科学研究与评估活动,但首席科学顾问的存在无疑会削弱人们对其的关注与重视程度。

按照绿色和平组织的逻辑,只有在商业中才需要按科学行事,至于非政府组织组织的那些反转基因的抗议……我不予置评。公开信中还试图解释了引发绿和与非政府组织发起这些反科学活动的原因,信中写道:

对媒体来说,目前的首席科学顾问在关于转基因技术使用的问题上发表的意见有失偏颇,她反复强调,科学界对于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有着广泛共识,然而首席科学顾问的这一观点恰恰与科学家的一个国际声明中所提到观点存有矛盾……

换言之,绿和组织认为,安妮•格洛弗的职位之所以要被撤销,是因为她的建议和声明与世界范围内科学家们的观点保持高度的一致,那就是,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然而绿和组织与一众非政府团体却搬出了一小撮持异议科学家的观点来反对格洛弗,而这一小撮科学家正是全球气候变暖的怀疑论者。

就在前几天,为了避免引起疑问,英国的绿和组织实际上还在推特上对其“科学界无共识”的声明做了确认:

@马克•莱纳斯:马克,我们不怕你,看着个网址上的内容http://t.co/Db9YJ0UZi2详细具体的介绍了转基因产品可能给人类造成的健康危害,这都是有确凿证据的。

那么我要问,谁能够担任欧盟理事会主席团的科学顾问呢?按照信中所说,这个角色非非政府组织莫属,然而这些非政府组织大部分都是由欧洲同一个机构所赞助(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这个机构并不是绿色和平组织)。信中如此不知羞耻地写道:

容克先生,作为即将就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我们希望你能够考虑取消首席科学顾问这一职位,取而代之的是,委员会应当从各种独立与多个学科的信息源中获取建议,重点保护公众的利益。对于我们所提出的请求,如果您还有任何疑问,我们将非常愿意为您做出进一步细致的解释。

首席科学顾问职位的取消不仅将给欧盟高层的决策制定带来负面影响,也将对欧盟整体的科研环境造成打击。是从何时起,这些频繁组织反气候变化抗议的环境组织,打着“科学说客”的幌子,要求科学家们远离欧盟的决策制定?怎么会有人把频繁攻击科学界的绿和组织所谓科学,所谓有实证的建议看的如此之重?绿和组织中支持这一决定的任何人在今天都应该为此感到无比羞愧。

更让人失望的是,在这场由非政府组织向欧洲科学界发起的挑战中,绿和一派已经取得了先机,就在本周早些时候,欧洲议会已经确切宣布,今后将永久向总部设于布鲁塞尔并由欧盟提供资金的绿色组织寻求建议,议会还投票通过,在不提供任何科学证明的前提下,欧盟各国有自主推行转基因作物种植禁令的权利,这也就意味着,欧盟议会在决策制定的各个层面中将欧洲食品安全局的建议统统拒之门外,正中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下怀。绿和组织,你何厌之有?

但是大家看看吧,还有哪些人为取消欧盟首席科学顾问这一消息而拍手称快?是那些气候变化怀疑论者,这些人十分反感安妮•格洛弗所提出的气候变化将会引发严重后果的警告,正如绿和组织等等反感格洛弗在转基因问题上一阵见血的观点。如此看来,绿色和平组织搬出这些怀疑论者反对转基因产品的观点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蹩脚的盟友罢了。

事件跟进之一:

许多科学家与科学团体对于欧盟委员会的这一决定反应强烈,并以专家视角解读了取消欧盟首席科学顾问的弊端。科学媒体中心的网站上就发布了一部分科学家对此给出的意见,几乎所有科学家都对此决定表示反对,认为这一决定十分令人失望,并指出这是欧盟在决策制定上的倒退,也严重破坏了委员会依据实证制定政策的惯例,将会直接关系到欧盟未来的命运。

事件跟进之二:

有人在推特上对回应了绿色和平组织的观点:

@绿色和平组织:真是一派胡言。你根本就不关心什么科学建议,所以你们才会去游说政客,要他们革了科学顾问的职。真是可耻。

马克•莱纳斯 2014,11月13日
 
背景:“首席科学顾问”这一职位于2011年设立,主要就科研和创新政策、环境、气候变化及转基因决策等议题为欧盟委员会提供咨询和建议。

首席科学顾问在欧盟制定并实施相关政策的各个阶段提出高层次、独立的科学意见,直接向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出相关建议,特别是定期向后者汇报科技领域的重要动态。格洛弗教授直接对欧盟委员会主席负责,并将得到欧洲政策顾问局的行政支持。

欧盟首席科学顾问的主要工作包括:应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要求,就科技和创新方面的任何问题提出独立的专家意见;就提交到学院层面、涉及科技和创新的主要政策建议进行分析并提出意见;参与制订紧急战略计划等。

安妮•格洛弗曾于2006年8月至2011年12月担任苏格兰首席科学顾问。她目前在阿伯丁大学任分子和细胞生物学教授。她还是英国爱丁堡皇家学会会士、英国自然环境研究委员会会士和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


作者:Mark Lynas ,翻译:基因农业网(孙一)。原文链接:http://www.marklynas.org/2014/11/eu-scraps-science-advisor-role-now-are-you-happy-greenpeace/

来源:Mark Lynas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