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发改委考虑允许外商在华转基因研发”

2014-11-21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外商在华转基因研发

提要:现在发改委出台允许外国公司在中国进行转基因研发的文件,是把早已输在起跑线上的中国转基因技术跟已经占领转基因作物制高点的外国公司拉到一起赛跑。

近期各大网站转发一则新闻“发改委考虑允许外商在华转基因研发 杜邦称很鼓舞”,引起一定反响。我们在此有必要分析一个问题:为什么发改委现在出台这个文件? 为什么不是农业部出来表态?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规定,2015年国门将打开,所有技术壁垒全部取消,这是 2015年WTO各成员国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一个前提条件;我估计发改委出台这个“允许外商在华转基因研发”的文件,是国务院配合2015年世贸协议最后一年大限出的文件。

那么这个文件的出台对我国的转基因产业化究竟是有利还是不利?此事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楚,我个人的看法,是对我国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负面影响大于正面影响。

其正面影响是:或许可以借西风加快推进我国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发展。但这很可能是不懂知识产权法规的科技人员的一厢情愿。

其负面影响则是我今天要谈的主要问题。

我做出负面判断的基本前提是我们没有利用世贸组织给我们的缓冲保护期发展转基因作物。过去15年,我国参加世贸组织的条款中有保护我国落后产业的技术壁垒,我们可以不让外国公司到中国来做转基因作物的研发。我国科技人员做出了很多领先的进展,例如转基因抗虫棉、转基因抗虫水稻、植酸酶转基因玉米等等。其中转基因抗虫棉已经成为世界唯二的能够跟美国对抗的转基因作物,保护了我国转基因作物的民族产业。很遗憾的是由于顾秀林、崔永元等制造的谣言和谎言干扰,我国的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水稻历经10年的研发,即使拿到安全证书也没能产业化。我们没有利用世贸组织条款中保护我国新兴技术研发的缓冲时间,批准本来应该产业化的转基因玉米和水稻上市,现在发改委出台这个允许外国公司在中国合法进行转基因研发(注:研发的“发”就是发展)的文件,是把早已输在起跑线上的中国转基因技术跟已经占领转基因作物制高点的外国公司拉到一起赛跑,对我国转基因作物的发展无疑是又一重大打击。

我们会遇到什么困境?我掌握的资料不完整,只能举举例说明。

我们现在研发的转BT抗虫基因玉米的性能无法抗衡孟山都、先正达或杜邦的转BT抗虫基因玉米的性能。如果我国主管部门在5年前就颁发商业化生产证书,我们已经把市场占领了,现在孟山都、先正达或杜邦要来抢我们已经商业化的面积,至少也得花上3-5年的时间,在这前后8-10年的时间中,我国科技人员应该能开发出新的转基因品种与美国公司抗衡,但现在没有这种优势,我们不得不以小米加步枪来抗衡美国的核弹。

我们现有的自己开发的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水稻等的专利保护期基本已经过期或即将过期,谁都可以开发。例如张启发院士开发的转基因抗虫水稻的Cry1Ab+Cry1Ac基因的专利保护期已经过了,我估计现在印度正在研发的转基因水稻就使用了张启发的Cry1Ab+Cry1Ac基因。

如果孟山都或杜邦在中国开发转基因水稻,他们可以把仍在专利保护期的Cry基因与张启发的Cry1Ab+Cry1Ac基因整合为2价或3价的转基因水稻,张启发的专利已过期,谁都可以用,不能跟孟山都或杜邦打知识产权官司,而孟山都的2个Cry基因是有专利保护的,张启发不能使用,只好干瞪眼看孟山都或杜邦在中国独占市场。同理,范云六院士的植酸酶转基因玉米,如果孟山都或杜邦整合到它们的有专利保护的BT抗虫玉米中,做成2价或多价的转基因玉米,我们大家也只有干瞪眼。这些后果都是有关部门没有在世贸协议给予我们保护的10年时间有所作为留下的后果。

我们的机会在哪里?这决定于掌管转基因发展和产业化的主管部门是否能正确执行习主席关于转基因作物要占领高地、安全地产业化的指示,把外国占领我国转基因作物市场的趋势彻底改变。如果我们的主管部门仍然态度暧昧,一定要等习主席自己来判断安全问题,那么中国的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将完全没有前途,习主席的指示也就不能得到贯彻执行。

具体来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首先应该把已经取得安全证书的植酸酶玉米尽快批准产业化、商业化。这是一种在安全性上没有什么可争议的转基因玉米,在美国甚至不需要环境保护署(EPA)批准,因为它跟农药除草剂不搭界,EPA管不着。这是突破转基因作物在中国种植的一个重要关口。

其次是把美国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而我们已经批准可以进口做饲料和食品的转基因玉米(例如MON810等)以及转基因大豆开绿灯,尽快批准可以商业化种植,抢先取得栽植面积的优势。这一点可以参考生命世界2014年8月刊的文章“谈谈美国的转基因玉米”http://www.agrogene.cn/info-1785.shtml。在这篇文章中我提出了开发Generic GMO(专利保护过期的转基因作物)的概念。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将不得不主要使用美国专利期已过的转基因作物。

最后是尽快确认我们有知识产权保护的戴景瑞院士的Cry1Ac玉米、林敏的非草甘膦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机会合适时立即颁发安全证书。

目前面临的问题很多,建议农业部和中国农科院专门组织一次会议,讨论如何应对发改委出台“考虑允许外商在华转基因研发”后的措施。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