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转基因辩论现场:双方观点剖析

2015-09-16 | 作者: GLP | 标签: 纽约转基因辩论现场

编者按:纽约当地时间12月3日18:45(北京时间12月4日7: 45),一场关于转基因的辩论赛在麦迪逊大街590号30层的“智慧平方”报告厅举行。“智慧平方”的辩论节目风靡美国,全美直播。辩论双方是挺转界和反转界的权威人士,如孟山都公司的副总裁罗伯特·傅瑞磊,华盛顿州立大学的研究教授查理·本布鲁克。辩论过程群情激荡,辩论结果正方完胜,详情请看下文。

一个全球范围内组织公共辩论的非赢利组织,智慧平方(Intelligence Squared),组织了多场牛津风格的辩论,特点是辩论双方立场要鲜明,通过辩论说服在场的听众,让他们在辩论结束后的投票中支持自己。今天的议题是转基因。

辩论的胜方由辩论前后的现场与在线投票率决定。本次辩论,胜方支持率提升了28%,以60:31获胜(其余9%是中间派或弃权者)。

辩论前正反方得票率:32%:30% 辩论后正反方得票率:60%:31%

正方是两位科学家:罗伯特·傅瑞磊(Robert Fraley),孟山都公司的副总裁;艾利逊·伊恩纳曼(Alison Van Eenennaam),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工作。在辩论第一轮,正方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基于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安全,环境友好和其它效益,以及能够提供更多粮食给世界人口,避免环境恶化,他们支持种植转基因作物。


傅瑞磊首先发言,论证了1990年代种植抗虫的转基因作物后,剧毒杀虫剂用量锐减,农作物产量得到大幅提高。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使得农民可以采用安全和环境友好的除草剂,同时降低了温室气体的排放(免耕以及农机使用减少)。

傅瑞磊梳理了转基因作物的科学报告,指出这些作物的安全性乃至温室气体减排方面的优势,伊恩纳曼引用科学文献说明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和对环境及农户的效益。

伊恩纳曼强调国家资助研发的很多已经应用的转基因技术与已有的农艺管理技术、可持续性环保技术是兼容的,使得粮食产出能够养活更多人口的同时不会造成负面的环境影响。

“转基因技术能够特异地利用某个性状,如可以研发适应气候变暖的品种”,伊恩纳曼说道。

这场辩论的反方的两位是华盛顿州立大学的查理·本布鲁克(Charles Benbrook),忧思科学家联盟前成员玛格丽特·梅隆(Margaret Mellon)。忧思科学家联盟并不看好转基因作物在不破坏环境的前提下可以养活更多人口。反方质问转基因技术为何背离了当初的承诺,当初的益处没有实现,用继续研发新的转基因作物转移来公众视线,忽视其它可靠的农业技术。

“我基本上阅读过所有相关的科技文书,这些文书中关于科学进步、风险评估、市场监管的议题已经制定了15年,都没有实施过”,本布鲁克声称。

梅隆论说抗除草剂作物的效用就是催生耐除草剂的杂草。她指出前些年除草剂用量少而现在增多,“除草剂用量激增,最流行的除草剂草甘膦与其它除草剂一样,比预想的用量要多得多”。

傅瑞磊,2013年世界粮食奖得主,回应时说明了所有的除草剂都会造成抗性,但这不是我们放弃利用除草剂和转基因植物的理由,“你总会听到抗生素抗性,但是药物公司该怎么做?因为对已有抗生素存在抗性就放弃研发新的抗生素吗?”

梅隆和本布鲁克都把“反攻”的火力集中到草甘膦的使用上,认为草甘膦可能对人体有害,要知道这一点并不被主流科学家认可。科学家们盛赞草甘膦不仅因为与它所替代的农药相比药性更加温和,并且比多种有机合成农药的毒性低。

本布鲁克诘问,现有的转基因作物如转Bt蛋白玉米,“其Bt蛋白对生态环境有什么影响,对水域生态系统,对农民购买种子的开支有没有影响?”

在正反双方的开场陈述里,都谈到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梅隆论证说即使转基因食品从短期效应看是安全的,但长期效应缺乏有效证据。本布鲁克认为复合性状——同时转化了几个基因的作物的安全性还没有被充分评估。

本布鲁克否认了所有转基因作物安全性方面的科学证据。显然他不信服所有的独立性的科研机构,如美国国家科学院,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科学促进会等十几个机构,否认它们作出的转基因作物无害的科学报告。

正反双方对安全性相关的文献进行了辩论。伊恩纳曼反对没有证据就宣称转基因不安全,并进一步解释了复合性状的合理性,不会带来新的安全性问题。

辩论中另一个时隐时现的话题就是转基因作物的环境效应,特别是关于草甘膦的使用。对于听众比尔·奈(Bill Nye)提出的问题——评估环境效应多长时间才算合理,梅隆举例指出人们确证黑脉金斑蝶数量减少,生态学家用了数十年。伊恩纳曼反驳指出,这混淆了技术评估和和杂草控制,因为转基因作物对蝴蝶或其它昆虫没有直接影响。

对于转基因作物能否解决日益增多的口粮需求,反方强调全球粮食贸易起的作用要大于转基因技术。傅瑞磊驳斥了这一点,“转基因作物保障全球粮食安全的意义并不因贸易不平衡而减损(这是两个问题)。”

梅隆指出了一项研究结果:传统育种技术培育的多个作物品种比已有的几种转基因作物更能适应非洲缺氮的土壤。

“我们需要认清转基因不能做到什么”,梅隆说道,“我们可以采用其他技术,他们比基因工程(转基因)有效的多”。

那么采用非转基因技术来应对粮食安全的挑战是必要的,听众几乎要被扭转;此时伊恩纳曼指出要警惕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传统品种做不到既高产又少施农药而环保)。

双方在转基因技术需要更多的关注这一点上没有分歧,不过各有各的原因。反方认为转基因技术现在安全不保证未来也安全,未来不过是一场耐除草剂杂草和除草剂的“军备竞赛”。正方认为拿假想的不安全来危言耸听就曲解了这次辩论的主旨,也会阻碍继续开发有益的作物品种。

“有些时候,引起人们关注的所谓风险跟真正会要人命的风险完全不一样”,伊恩纳曼说道。

编译:基因农业网(魏玉保),来源:GLP。原文链接: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12/05/reflections-on-the-great-biotech-debate-dissecting-the-arguments/ 

来源:GL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