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扫盲项目特别报道:科学之外的GMO

2014-12-15 | 作者: Jon Entine | 标签: 科学之外的GMO

什么是转基因作物?这是10月份吉米.金梅尔秀中向人们随机提出的问题,而人们给出的答案也不仅仅是好笑,同时也很有启发性。社会上媒体的不断聒噪显示,人们对基因工程感到不安,然而那些受访者却根本搞不清楚“转基因作物”究竟是什么。好消息是:转基因作物是一个中性的词汇,因为转基因是一个过程,每一种转基因药物或者作物或者食物都是独特的,有各种可以权衡的好处与风险。

同样的模糊也存在于转基因标识的争论当中。尽管有多达93%的人们在调查中认为包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应该被“标识”,然而这样的结果却是来自于常见的“被动”调查,消费者被问及各种有引导性的问题,比如:“你支持对转基因成分进行标识吗?”。这是一个具有负向描述和暗示性的问题。毫无意外,调查人员会说,结果显示支持标识的人们比例非常高。

如果人们没有被提示,结果会是怎样?当人们被问到开放性的问题,比如,你希望添加哪些新的标识信息时,结果只有4%的美国人提到了转基因标识。

上述以及其他一些调查显示,大多数人对转基因技术以及它的潜在影响——好处或是坏处——知之甚少。多数人的看法都处于从漠不关心到模糊的不安的范围内。对许多人来说,转基因作物就像是一个黑箱,里面装满了未知。转基因这么难以理解吗?

实际上,作物转基因技术并不是一个难于理解的事物,只要你愿意去了解它。转基因技术是明确的并且被充分研究的。环境方面的输入和影响已经被广泛评估。关于转基因作物的经济影响,我们有接近20年的数据——取得了什么成果以及由于过时的法规受到了什么损失。同时,我们正在研究反转热——环保活动份子主导的妖魔化转基因运动——带来的后果。

从周二(12月3日)开始,遗传扫盲项目(Genetic Literacy Project)将陆续发布一个由六个研究组成的系列:科学之外的GMO。我们希望填补由误导信息和怀疑导致的真空。在接下来的两周里的每一个周二和周四,我们将会展示另一个维度的转基因争论。我们希望激起公众对转基因进行基于科学的讨论,而不是恐惧。

12月2日:第一部分:绿色基因:抗除草剂和抗虫作物的可持续性优势
康奈尔大学昆虫学家Anthony Shelton和密西西比州立大学研究和经济发展副主任David Shaw,解答了某些人们关心的问题:转基因作物会是否导致除草剂和杀虫剂更多的用量。

12月4日:第二部分:反转激进主义及其对食品安全的影响
佛罗里达大学园艺科学系主席Kevin M. Folta,着重解读了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争论以及反转激进组织在引领公众意见时扮演的角色。

12月9日:第三部分:拒绝农业生物技术的全球性风险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发展实践教授,科学、技术、全球化项目主任Calestous Juma,把视野放到国界之外,观察了在西方世界发生的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争论如何影响发展中国家。

12月11日:第四部分:转基因作物管制的经济后果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Johnson-Shoyama公共政策研究生院教授Peter W.B. Phillips质疑,是否管制正在阻碍生物技术,阻碍其解决日益增长的人口和食物问题。

12月16日:第五部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与法规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公共部门教育家、科学家、消费者权益支持者Alan McHughen检视了由转基因作物反对者搅动起来的激烈辩论,这些反转者辩称转基因作物的安全和健康危害是特有的。

12月18日:第六部分:转基因作物与全球食品安全
加州大学农业和资源经济教授David Zilberman,评估了作物转基因技术的政治、经济和气候影响与未来以及作物转基因技术自身的创新。

作者:Jon Entine 翻译:基因农业网(RhettZhang)
原文链接:
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12/02/genetic-literacy-project-special-report-gmo-beyond-the-science/

来源:GL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