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欧洲越来越敌视科技了吗?

2014-12-22 | 作者: 《经济学人》 | 标签: 欧盟

曾经产生伽里略和达尔文等科学巨匠的欧洲大陆,如今却成为科学群体的失望之所。《经济学人》对此进行了宏观的阐述,但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题妙招。

《经济学人》:科学家的斗争——欧洲人越来越敌视科技了吗?

2014年12月20日

2014对于欧洲来说是并不轻松的一年,年关将至欧洲领导人仍然面临着许多老问题——欧洲疲软的经济和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并且今年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科学家们也掀起了无声的抗议。虽说诞生过伽利略和达尔文等科学巨匠的欧洲大陆不会轻易抛弃热爱科学的优良传统,但这些科研人员的担忧也绝不是空穴来风。首先,为强力推动欧洲经济,欧盟委员会制定了新的投资计划,但新计划中有34亿美元的投资原本是用来资助欧盟科学基金“地平线2020”的,英国最有名望的科学学术机构——英国皇家学会和其他一些组织都表达了对这项资金被挪用的不满。

其次让科学家们忧心的是,科学考证在欧盟决策制定中的重要性在下降。三年前,苏格兰分子生物学家安妮·格洛弗成为欧盟首位但可能也是最后一位首席科学顾问,她的任期随着欧盟委员会领导人的换届而结束,新的欧盟主席容克却无意保留这一职位。格洛弗在任期间并没有沾染欧盟委员玩弄外交手腕的习气,反而对转基因生物等问题直言不讳,她甚至称反转基因是一种歇斯底里,而这也触动了一些环保组织的敏感神经。绿色和平组织等联名向欧盟主席容克写信要求撤销首席顾问这一职位。一些人认为,这就是造成首席顾问这一职位短命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在容克上任六周中欧盟所做的决策也并没有让绿和组织欢欣鼓舞。就在本周,欧盟将两项计划许久的环保提案束之高阁,这让绿和组织愤怒不已,然而格洛弗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如何引起欧盟决策制定者的重视。欧盟法律教授阿尔贝托•阿莱曼诺指出,除了设立首席科学顾问这一职位外,还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将科学建议运用到决策制定中。容克似乎也并不急于做决定是否要继续保留首席顾问这一职位,一位欧盟发言人表示,欧盟还面临着更加紧迫的问题,政策制定者们也会广泛听取科学家们的建议。

虽然很多头脑尚清醒的观察家还在担忧取消首席顾问传达了怎样的信息,但欧盟在决策过程中确实还面临着许多其他问题,从合成生物技术到人工智能,再到石墨烯等新材料的使用都让欧盟头疼不已。欧盟在转基因技术使用上的左右摇摆就证明了欧盟决策与科研的脱节。虽然有无数的科学研究已经证明,转基因食品并不不会给人体健康带来任何危害,但在欧盟只有一种转基因玉米在少数国家获得了种植许可。一项新的提案甚至规定,欧盟成员国可以禁止农民购买转基因种子,但此前农民购买转基因种子这已经在泛欧洲层面获得了认可。欧盟将政策决定权交还各个国家的案例鲜见,但政策制定者们确实也没有打破僵局的灵丹妙药。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门”泄密事件曝光之后,欧盟委员会在信息保护方面可谓做足了文章,议会颁布了极其严苛的条款来保护个人隐私权。由于这些规定,医学研究者很难再使用个人的相关科研数据。一位欧盟科研组织协会“科学欧洲”的成员史蒂芬·卡斯特表示,如果欧盟能够充分听取来自科学界的建议,可以做出更加明智的决定。(该提案尚未成为法律。)

许多国家致力以科学依据为基础进行决策制定,但也有批评家对此表示担忧,因为他们认为欧盟的政策制定过分依赖于过去的科学标准,已经赶不上科技的日新月异了。欧盟决策层的固步自封导致了欧盟委员会与一些大型科技公司之间关系紧张。欧盟最高法院规定,用户有权利要求谷歌公司删除其隐私数据。欧盟议会还通过了一个不具有约束力的决议,要求欧盟委员会对谷歌的搜索垄断行为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并考虑将谷歌的搜索引擎业务和其他互联网服务进行分拆。一位美国官员表示,欧盟其实是在保护其老牌公司利益而非较真反垄断的问题。

难以置信的改变

不是所有对欧盟的批判都是公正的,因为无论信息保护还是转基因技术都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制定相关政策也无法单纯以计算机的统计结果为依据。欧盟的公众对于个人信息利用的观点不尽相同,对于转基因产品的态度也因人而异,政客应该对这些因素进行综合考量。美国也并不是想象中自由主义者的天堂,查理曼大帝就能证明这一点。

不仅仅是美国人在为欧洲人的谨小慎微扼腕叹息,英国首席科学顾问马克·沃伯特近期在文章中写到,欧盟的预防性原则“给有待进一步考证的科研活动画上了终止符”,更可怕的是,欧盟在改革创新方面有硬伤:政客们定期到美国加州的硅谷进行考察访问,但却从未想过吸取他人经验改变欧盟内部的投资环境;立法者对于为消费者谋福利的打车服务应用Uber感到欢欣鼓舞,却不愿修订法律条款以保护研发人员的权益。继法国禁止使用Uber打车之后,Uber几乎被欧洲市场封杀,小型科技公司除了千方百计地向银行贷款别无他法来筹集资金,欧盟计划将国内生产总值的3%用于研发活动,但除了北欧一部分国家外,欧盟其他成员国都难以达到这一标准。

不过还是有一个好消息。欧洲的城市不乏机智的头脑和勇敢的创业精神,无论是从布拉迪斯拉发到巴塞罗那,还是从伦敦到柏林,许多欧洲人开始自主创业,欧盟主席容克承诺将在2015年的上半年修订法律以建立欧盟单一市场(允许成员国之间的商品、资本和人员等自由流动并建立共同货币的市场),创业者们也将从中获益。欧盟已经着手提高对科研活动的资金支持,当然,对科研的投入越高越好,目前欧盟预算中只有7%的资金用于科学基金“地平线2020”,而对农业的补贴则占到了预算的38%,如果这两个数字能够反转过来,就一定能平息科学家们的不满了。

编译:基因农业网(孙一),原文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news/europe/21636760-are-europeans-becoming-more-hostile-science-and-technology-battle-scientists 

来源:《经济学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