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崔永元“转基因检测报告”

2014-12-31 | 作者: 姜韬 | 标签: 崔永元

提要:单凭检测到启动子或终止子无法定论样品为转基因作物,崔永元提供的仅仅只是一个空心证据

大半年前声称要调查中国转基因作物“滥种”问题的崔永元,最近终于拿出了一份转基因大米的检测报告,还表示要起诉农业部,并在网上发动律师们参与。

我从他的微博上看了这个报告。这个检测报告采用的属于针对启动子和终止子的半定量方法,其中选择了常用于转基因的花揶菜花叶病毒CaMV35S启动子片段和常用于终止基因转录的农杆菌胭脂碱合成酶终止子T-NOS片段作为检测目标。送检的34个样品中,有五个样品的结果为35S阳性。从给出的这个电泳的图谱看NOS的检出不明显。

何况,要定性样品是否属于转基因大米,唯一重要的是转入的外源基因的编码区,只有采用基因特异性方法进行测定才能确证样品是否为转基因作物——也就是必须要对目的基因进行检测。做这种检测,目前可靠的是针对目的基因的荧光探针类定量PCR方法。在崔的检测报告中,没有给出目的基因的检测结果。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份检测报告什么也说明不了。

科学家用于转基因的这些基因及其元件,都是自然界中广泛存在的,崔永元挂到网上的这个检测报告中,显示阳性的那个35S启动子存在于天然花椰菜花叶病毒中,在“天然”作物中常见;而显示阴性的NOS终止子存在于植物病毒Ti质粒中,在自然界中更是普遍存在。因此,先不说取样范围不清,单单从缺乏关键阳性——即针对目的基因的检测——我就完全可以说他提供的不过是一个空心证据,依靠这类检测报告就断言滥种,缺乏专业的特点可见一斑。

单凭检测到启动子或终止子就定论样品为转基因作物的错误,之前已经有一个著名案例。2001年11月,Nature杂志发表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两位微生物生态学家David Chapela和David Quist文章,指出来自墨西哥南部Oaxaca地区6个玉米品种样本中,发现了上述CaMV的35S启动子序列,同时发现类似Bt11转基因抗虫玉米中的一个adh1基因序列。作为世界玉米起源中心和多样性中心,墨西哥当时明文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文章一出,立即引起广泛的国际关注,绿色和平组织趁机大肆渲染,声称墨西哥玉米已经遭到了“基因污染”。随后墨西哥政府组织科学家对多个玉米品种进行了157个样本的转基因检测,结果没有发现一例“转基因污染”。经过反查证和比较,表明CaMV35启动子是假阳性(来自自然界),而疑似adh1不过是玉米自己的内源基因。

崔出示的报告中声明“本结果仅对来样负责”,意思同时包含着对采样不负责。不规范的采样带来的污染非常常见,是转基因检测假阳性的最多来源。如果是非专业个人采样,取样送检过程的不规范恐怕在所难免。

这么多年来,前赴后继的、声称发现滥种的人士终于拿出了一个检测报告,无论如何精神可嘉,崔永元比以往某极端伪环保组织和某央视新闻调查出镜记者有更多担当。可惜从这个检测报告,目前确实得不出样品就是转基因大米的结论,勉强可以认为“疑似”。要想得出确定结果,必须从取样开始的全过程保证专业性,必须测定目的基因,而专业检测结构是非常清楚该怎么做的。拿这样的证据甭管是打算去起诉谁,就是带领再多的反转律师团,也难免被判为证据不足。

对于作为非分子生物学专业人士的崔永元,我建议他平复情绪,多跟专业科学家、科学媒体人和尊重科学的群体直接沟通,少同隔行科学家、隔行学者搅和在一起,不要选择性信那些所谓滥种报告,否则难免被再次钓鱼;在这次事件中,我希望不明检测机构尽到了告知义务——保证了委托人崔永元的基本知情权,他们不太可能不清楚自己报告的真实意味。假如此次事件在以上某个环节有被钓鱼之嫌,我请其赶快止损,以减少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和公众精神挫折。毕竟,在转基因问题上,一些公众人物的支持者已经透支了太多的追随热情。对于那些花费数十年努力而构建起社会影响力的崔永元们,我建议他们尽早带领粉丝们走出困境,为促进社会共识而不是加剧舆论分裂发挥作用。

相关阅读:关于先玉玉米是否是转基因以及CaMV(35S) 启动子的真相


附崔永元展示的检测报告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