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操控了转基因?

2014-12-27 | 作者: 孙滔 | 标签: 谁操控了转基因

首先得说这是个伪命题。我们可以提出诸如“谁操控了智能手机”“谁来操控了互联网”等一系列问题,但事实上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作为迅速发展的技术并没有谁来操控。因为除了技术因素,更多是市场需求发主导了其发展。转基因也一样,如果非得说“操控”的话,是市场需求操控了转基因的产业化。

如果没有农药和杂草带来的麻烦,目前存在的主流转基因产品(抗虫作物和抗除草剂作物)也就不可能壮大。转基因首先是一项技术,而非某种资源。现实中只有命题如“谁操控了石油”“谁操控了煤炭”可能成立,但这种论调不适合转基因。即使目前孟山都的转基因产品占据优势,如果中国做出更加出色的产品,一样会有占领市场的可能。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思考如下问题:谁是转基因的受益者?

由于抗除草剂转基因技术的使用,农田可以免耕或少耕,这减少了农民劳动时间和生产成本;抗虫转基因技术减少了农药喷洒对农民身体健康的伤害,也减少了粮食水果的农药残留,于是消费者也得到了更便宜更健康的产品;抗旱转基因玉米的商业化(目前主要在美国)意味着提高了水资源的利用效率,有利于全球水资源的利用,农民也在更少水利投入情况下获得好收益;农药和除草剂的使用减少,也意味着化学品加工中碳排放和农民燃料使用的减少,土壤碳储存的增多,这对气候变化是有利的作为。

在生态与环境收益方面,如果没有转基因技术在农业上的增收,人类将需要额外开发贫瘠土地或砍伐热带雨林,那样将是地球环境和生态多样性的损失。

如上种种收益均有详实的数据:1996年至2012年的17年间,转基因作物在全球产生了大约1169亿美元的农业经济收益,其中58%是由于减少生产成本所得的收益,另外42%来自3.77亿吨可观的产量收益;如果在1996年至2012年间转基因作物没有产出3.77亿吨额外的粮食、饲料和纤维,那么需要增加1.23亿公顷土地;1996年至 2012年少用了8.7%的农药;转基因技术通过减少使用矿物燃料、杀虫剂和除草剂, 2012年减少了21亿公斤二氧化碳排放(相当于路上行驶汽车的数量减少了94万辆)。(数据自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

如上,全人类是转基因技术的利益集团,正是全人类的农业生产、加工、消费等各领域的收益“操控”了转基因的迅速发展。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目前只有转基因棉花和转基因木瓜等农作物的大规模种植,人们更加关注的其他粮食作物如水稻、玉米、大豆等均无转基因商业应用。也就是说,在人们更加关心的转基因水稻、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等领域,中国只有公益科研机构和少数企业参与其中。

那么,这些公益科研机构和企业操控了中国转基因吗?事实恰恰相反。华中农业大学和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早在2009年即分别获得转基因水稻和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的安全证书,但其品种审定迟迟未获批,也就是说其研究成果即将化为泡影。究其根本原因,政府惧于反转民意而迟迟不敢放开两者的商业种植。(民意主要集中在转基因是否安全问题上,这里不详细展开。)

也就是说,虽然都是转基因的受益者,中国社会成员分裂为挺转、反转、中间派等多个群体。那么挺转方中的科研机构和企业是不是受利益驱使呢?

对于公益科研机构而言,其转基因研发与其他多数科研项目类似,均属于国家项目。也就是说,其研究出发点是国家利益。(转基因重大专项正说明国家政府层面肯定了转基因的有益价值。)

当然,对于具体转基因科研人员而言,转基因的国家经费是其谋生谋职的手段,但这种科研经费与其他科研项目并无二致。这也是绝大部分科学家研究经费的主要来源。如果没有科研经费,难道要求科学家空手套白狼来作研发吗?

对于企业而言,他们正是看到转基因技术在农业育种中的巨大商业潜力方投入研发。毫无疑问,作为企业要追求商业利益。某种意义上,种子企业在为自身谋利益的同时也为所有人的收益作了贡献。尽管目前国家的转基因水稻、转基因玉米商业化政策尚未明晰,他们冒着风险投入巨资来研发而未曾从中获益一分。

由此看来,挺转方的科研机构和企业远远不足以成为操控中国转基因的“利益集团”。反而反转利益集团在其中角色值得我们分析。

除了为谣言所害的普通公众外,反对转基因的群体中有农药厂商、传统育种者、有机食品从业者和政治投机者等形形色色的利益群体。

抗虫转基因技术的产生,大大减少了杀虫剂使用量,这直接触及了农药厂商收益(但国际上有实力的农化公司大都不会高举反对转基因,而是自己转身改行或兼作转基因育种了,如孟山都);

200多亿转基因重大专项的实施,让难以拿到大量经费的传统育种科研人员心理不平衡;抗虫、抗除草剂种子的推广,直接导致只做常规育种的从业者难以有竞争优势;

有机食品的口号是无农药纯天然,但有机食品难以避免虫害,而抗虫转基因作物能以少用或不用农药达到抗虫效果,显然成本更低、产品更健康。这就直接造成两者的市场竞争关系;

至于政治投机者,更是为了不便明言的政治考量而借助转基因来争夺话语权。

反转者不顾转基因为其带来的收益,而单纯为了一己片面之利来反对转基因,这才是值得警惕的。中国现实中,正是这些利益集团兴风作浪导致了转基因产业的裹足不前,或者说,正是反转利益集团操控了中国的转基因产业化发展。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