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转基因作物发展分析

2014-12-31 | 作者: 刘定富 | 标签: 巴西转基因作物

作者系湖北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刘定富

摘要:巴西先后于1998,2005和2008年批准种植转基因大豆、棉花和玉米,迄今已批准5个大豆、20个玉米、12个棉花转基因事件或事件组合。2014/15年,巴西转基因大豆的普及率预计达到93.2%,转基因玉米的普及率达到82.6%,转基因棉花达到66.5%;三作物转基因品种的合并普及率达89.3%,大豆、玉米已经基本实现了品种的转基因化。转基因大豆、棉花和玉米的年均增长速度分别为22.1%,22.3%和47.8%,玉米普及最快。在转基因品种中,2014/15年单一抗虫占11.4%,单一抗除草剂占58.5%,双抗(既抗虫又抗除草剂)占30.1%;单一抗虫和单一抗除草剂的转基因品种呈下降趋势,双抗呈快速增长趋势。转基因技术的应用极大地促进了巴西大豆和玉米的发展,2014/15年大豆种植面积预计达3120万公顷,总产达9130万吨,单产达2926公斤/公顷,分别是2000/01年的2.29,2.79和1.22倍,分别年均增长6.1%,7.6%和1.4%;玉米种植面积预计达1520万公顷,总产达8520万吨,单产达5605公斤/公顷,分别比2008/09年增长9%,68%和55%,年均分别增长1.4%,9.1%和7.6%。由于大豆和玉米总产快速增长,使巴西成为世界第一大豆出口国和第四玉米出口国。

巴西是世界重要的农业国,大豆面积全球第二,玉米第三,棉花第五,水稻第九。也是重要的转基因作物种植大国,自2009年超越阿根廷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转基因作物种植国以来,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越来越大,增长越来越快,与位居第三的阿根廷的差距越来越大。2014/15年,巴西预计种植4222万公顷转基因大豆、玉米和棉花[1];约占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的1/4。

因此,分析巴西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进程,研究转基因技术应用对巴西作物生产的影响,对我们进一步了解转基因技术的应用价值,对我国转基因技术的研究及商业化决策有重大意义。本文旨在根据巴西官方公布的数据,进行简要分析,得出一些初步结论,供我国有关的决策者和研究人员参考。

一、巴西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概况

1. 转基因事件批准情况


1998年9月24日,巴西国家生物安全技术委员会(CTNBio)批准孟山都公司申请的抗除草剂大豆GTS-40-30-2,此时距美国商业种植该作物只有2年。但是,巴西消费者保护机构(IDEC)和绿色和平组织立即要求巴西法院停止转基因大豆的使用,声称CTNBio越权。巴西法院1999年作出对IDEC和绿色和平组织有利的判决,但CTNBio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经过5年多的诉讼之后,2004年6月29日,巴西联邦法院裁定巴西国家生物安全技术委员会(CTNBio)有权决定是否有必要对转基因大豆发布和商业使用进行环境研究。但并不推翻1999年法院作出的停止孟山度抗农达大豆发布的决定,原因是缺少环境研究。

在诉讼期间,巴西颁布的法律虽然明令禁止种植和销售转基因大豆,但是国内非法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势头迅猛增长。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保护农民的利益,巴西连续几年以公布临时法令的形式来维持当年生产的转基因大豆的合法性,规定当年生产的大豆只能用于当地产区下年度种植的种子,不能作为种子产品销售到其他州。

严格地说,巴西2004年才从法律上扫清转基因作物发展的障碍。在2005年前也仅批准1个大豆转基因事件。2005年后,CTNBio先后批准种植转基因棉花和转基因玉米,此后,批准的转基因事件越来越多。

至2014年底,巴西已批准大豆、玉米、棉花3种作物37个转基因事件或转基因事件组合进行商业化生产,其中大豆5个,玉米20个,棉花12个[2]。另外还有一种干食用豆类植物在2011年获得了批准,一直没有种植,预计2014/15年商业化。巴西还有其他转基因作物在等待商业化批准,包括甘蔗、马铃薯、木瓜、桉树、水稻和柑橘。

2. 转基因作物发展情况

巴西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主要是大豆、玉米和棉花。图1是巴西3种主要转基因作物的发展情况。

由图1可见,巴西转基因作物发展迅速,基本上是直线增长,2014/15年转基因作物的总面积达4222万公顷,是2000年177.32万公顷的23.8倍,年均增长281.6万公顷以上,年均增长率为25.4%。由图1还可以看出,巴西的转基因作物以大豆为主,玉米次之,棉花最少,分别占68.9%,29.6%和1.4%。

3. 转基因作物普及情况

图2是巴西大豆、玉米和棉花三种转基因作物的普及率,转基因品种种植面积占该作物总面积的比率。
从图2可以清楚地看出,转基因大豆的普及率最高,玉米次之,棉花最低,2014/15年的普及率分别为93.2%,82.6%和66.5%。可见,大豆、玉米已经基本实现了品种的转基因化。从图中还可以看出,巴西3种转基因作物的普及有明显不同的特点。转基因玉米普及非常快,从2008/09年开始至2013/14年,仅6年时间其普及率就超过80%,2014/15年达到82.6%,年均增长速度为47.8%。转基因大豆平稳增长,用了13年时间,2011/12年普及率超过80%, 2014/15年将达到93.2%,从2000/01年起年均增长速度为22.1%。转基因棉花普及较慢,从2005/06年起至2014/15年10年才达到66.5%,年均增长速度为22.3%。2014/15年,巴西大豆、玉米和棉花三大作物转基因品种的合并普及率达89.3%。

4. 转基因性状的商业化情况

巴西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性状主要有单一抗除草剂(HT)、单一抗虫(RI)和双抗(既抗虫又抗除草剂,RI/HT)。图3是巴西主要转基因性状的发展情况。
由图3可见,在商业化的转基因性状中,以单一抗除草剂为最多,2014/15年达2470万公顷,占58.5%;双抗(既抗虫又抗除草剂)次之,达1270万公顷,占30.1%;单一抗虫最少,仅480万公顷,占11.4%。从图3还可以看出,单一抗虫和单一抗除草剂的转基因品种呈下降趋势,双抗呈快速增长趋势。

二、各转基因作物发展情况

1. 转基因大豆商业化进程


图4显示了巴西2000-2014年转基因大豆面积、大豆总面积及总产量的变化情况,总面积及总产量的数据来自文献[3]。
从图4可以清楚地看出:第一,巴西转基因大豆的种植面积飞速增长,从2000/01年的177.32万公顷到2014/15年的2910万公顷,14年增长了15.4倍,每年平均增长195万公顷,增速22.1%。

第二,传统大豆迅速减少,转基因大豆迅速普及,2006/07年转基因大豆就超过大豆总面积的50%,2014/15年达到93.2%。

第三,转基因技术的应用还导致了巴西大豆种植面积迅速增长,2014/15年达3120万公顷,比2000/01年的1364万公顷增加了1756万公顷,年均增长125万公顷以上,14年增长了1.29倍,年均增长6.1%。

第四,由于大豆种植面积的迅速增长,大豆总产也迅速增长,2014/15年达到9130万吨,比2000/01年的3274万吨增加了5857万吨,年均增长418万吨以上,14年增长了1.79倍,年均增长7.6%。

第五,由于总产增加速度大于面积增长速度,不难推断,转基因技术的应用也导致了巴西大豆单产的提高。根据总产和面积计算,2014/15年达2926公斤/公顷,比2000/01年的2400公斤/公顷增加了526公斤/公顷,年均增长38公斤/公顷,14年增长了22%,年均增长1.4%。

巴西还是世界上第一个批准并种植既抗除草剂又抗虫的转基因大豆的国家。2010年8月批准了孟山都公司的MON87701×MON89788,2011年就种植了3.4万公顷,2014/15年种植了515万公顷,占大豆总面积的16.5%, 预计还会快速增长。

2. 转基因棉花商业化进程

巴西2005年首次批准合法种植抗鳞翅目害虫转基因棉花 MON531,2008年批准抗草甘膦转基因棉花LL Cotton25和MON1445,2009年批准既抗草甘膦又抗鳞翅目害虫的转基因棉花284-24-236/3006-210-23和MON1445×MON521。图5是巴西2004-2014年转基因棉花面积、棉花总面积及皮棉总产量的变化情况,总面积及总产量的数据来自文献[3]。
由图5可见,第一,巴西转基因棉花的种植面积增长比较快,从2006/07年的12万公顷到2014/15年的60万公顷,8年增长了5倍,每年平均增长6万公顷,增速22.3%。

第二,2014/15年转基因棉花种植面积为60万公顷,占棉花总面积90万公顷的66.5%,转基因棉花普及速度不快。根据文献[1]的资料,其中9.1%(10万公顷)为既抗草甘膦又抗鳞翅目害虫转基因棉花,26.3%(29万公顷)为抗草甘膦转基因棉花,剩余的14.7%(16万公顷)为抗鳞翅目害虫转基因棉花。

第三,巴西棉花面积和皮棉总产均大起大落,而且总产随面积变化而变化。可能是由于市场的原因,2014/15年的棉花面积和总产都比开始种植转基因棉花的2006/07年有所降低,不过单产还是有一定提高,根据计算,2014/15年皮棉单产为1611公斤/公顷,比2006年的1400公斤/公顷增加15%,年均增长1.4%。

3. 转基因玉米商业化进程

巴西虽然2005年就批准了转基因玉米,但在2008年才开始商业化种植。不过,发展非常快。图6是巴西2004-2014年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玉米总面积和总产的发展情况,总面积及总产量的数据来自文献[3]。
从图6可以清楚地看出:第一,巴西转基因玉米的种植面积增长非常快,从2008/09年的120万公顷到2014/15年的1250万公顷,6年增长了10.4倍,每年平均增长188万公顷,增速47.8%。

第二,传统玉米迅速减少,转基因玉米迅速普及,第三年转基因玉米就超过玉米总面积的50%,2014/15年达到82.6%。根据文献[1],其中复合性状(既抗虫又抗除草剂)转基因玉米占到玉米总面积的48.9%(大约742万公顷);单一抗虫的转基因玉米约452万公顷,占总面积的29.7%;单一抗除草剂的转基因玉米61万公顷,占总面积的4%。

第三,玉米总产迅速增加,2014/15年达到8520万吨,比2008/09年的5060万吨增加了3460万吨,年均增长577万吨,6年增长了68%,年均增长率9.1%。

第四,玉米种植面积在波动中缓慢增长,由2008/09年的1400万公顷增长到2014/15年的1520万公顷,增长9%,6年增加120万公顷,每年增加20万公顷,年均增长率1.4%。

第五,由于玉米总产的增速大大高于面积的增速,不难推断,转基因技术的应用导致了巴西玉米单产的大幅提高。根据总产和面积计算,2014/15年单产达5605公斤/公顷,比2008/09年的3614公斤/公顷增加了1991公斤/公顷,年均增长332公斤/公顷,6年增长了55%,年均增长7.6%。

自批准复合性状转基因玉米事件以来,单一抗虫的Bt玉米开始减少,既抗虫又抗除草剂的复合形状转基因玉米迅速增加,这表明复合形状转基因品种比单一性状转基因品种更受农民欢迎,同时揭示复合性状转基因品种是转基因技术应用的发展方向。

三、启示和结束语

巴西自2005年合法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以来,发展异常迅速, 2009年超越阿根廷而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转基因作物种植国,而且与阿根廷的差距逐年拉大,2013年已是阿根廷的1.63倍。

转基因技术的应用,促进了巴西农业的发展,甚至促进了巴西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大豆、玉米的总产快速增长,2014/15年大豆总产比2000/01年增长1.79倍,年均增长率为7.6%;2014/15年玉米总产比开始种植转基因玉米的2008/09年增加68%,年均增长率为9.1%;这都是非常惊人的增长速度!进一步分析表明,大豆总产增加主要是由于面积扩大,玉米总产增加主要是由于单产提高。这说明转基因技术为巴西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效益,若没有效益,面积不可能快速增加,单产提高更是看的见的效益。

中国与巴西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农业大国。中国的农业技术水平过去一直领先于巴西,但近10年来巴西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迅猛增长,农业技术飞速进步,总产量大幅增加,大豆、玉米、棉花不仅满足了自给,更是大量出口。巴西于2013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大豆出口国,玉米出口占世界第四,2012年大豆和玉米的出口量分别占世界该作物贸易量的38.8%和10.4%[4],这几年仍在增长。而我国正好相反,是世界第一大大豆进口国,第四大玉米进口国,2012年进口量分别占世界该作物贸易量的59.7%和6.9% [4] ,这几年也是仍在增长。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作者认为,巴西作物生产的成绩,与正确的生物技术立法密不可分。这告诫我们,在转基因技术的商业化方面我国不能再举棋不定,否则一些落后农业大国都会走在我们的前头。

此外,巴西的农业似乎还告诉我们,种子安全与粮食安全的关系并不划等号。巴西应用的转基因技术基本都是国外公司的专利,其种子也由外国公司或在巴西的合资公司供给,而正是外国公司的先进技术帮助巴西解决了粮食安全问题,不仅自给,还大量出口,成为农业强国。这与中国由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所以我们应该深刻反思我国的农业生物技术政策和种业政策。

参考文献
[1]http://celeres.com.br/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14/12/IB1403.pdf
[2] http://www.ctnbio.gov.br/index.php/content/view/12492.html
[3] http://www.celeres.com.br/docs/IC1412_doc.pdf
[4] http://www.agrogene.cn/info-1887.shtml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