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食品转基因和文化转基因

2013-06-19 | 作者: | 标签: 文化转基因

来源:南方都市报 张柠专栏

食物转基因,是文化转基因的必然结果,都是将一种实验室假想的模式推向全球社会实践领域。16世纪以来的资本主义文明全球化的过程,就是全球文化转基因的起点。文化转基因的结果,就是本土文化的基因被污染,像墨西哥的玉米种子一样,再也找不到原生的种子了。

几年前,英国一位生物科学家普斯陶伊博士,在公众媒体宣布了一项研究成果,这项成果表明,老鼠食用了转基因土豆之后,器官发育迟缓,免疫系统遭到破坏。英国政府立即解除了普斯陶伊国家实验室科学家的职务。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问题,是近10年来一个有重大争议的全球性话题,科学并没有给转基因提供可靠的支持。目前最有力的说法是:1、能够增产,以解决全球性饥荒问题;2、它比传统食物含有更多的营养成分。第一点可以缓解各国政府管理上的麻烦,第二点是跨国公司利润增长的重要论据。因此,政府和公司 (比如孟山都“Monsanto”,帕玛亚“Pharmacia”等)一拍即合。科学家也分为两派,一派是政府和公司的合伙人,一派是独立科学家。

目前,转基因食物主要是大豆、油菜籽、土豆、玉米(墨西哥的传统玉米基因,通过人工技术和花粉传播,已经完全被污染,由于基因具有不可逆转和无法修复的特点,墨西哥的野生玉米种子便成了一个永远消失了的童话)。转基因稻米尽管也是公司科学家研究的热门,但目前尚未投入种植。据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个种植转基因稻米的国家,令人极其担忧。

首先,转基因食物的安全问题至今是一笔糊涂账,科学家见仁见智。老鼠吃了没问题不等于人吃了没问题。老鼠三个月没问题不等于10年没问题。把一种实验室里的科学游戏推向生产实践领域,风险极大。这就好比把一个理想国的方案匆忙推向社会实践领域一样。

其次,转基因食物能够解决全球饥荒问题吗?能够增加饮食营养的不协调吗?全球饥荒问题不是粮食产量问题,而是一个政治经济学,或者地缘政治问题。2002 年度全球粮食产量足够每人每天摄取2800卡路里的热量(联合国开发署资料),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饿死呢?发达国家20%的富人占据了60%的食物资源,而欠发达国家20%的极端贫穷者只占有了3%的份额。结果是产生了8亿面黄肌瘦的人和3亿个满脸流油、需要减肥的胖子。这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在食物营养方面,将胡萝卜素和活性铁蛋白等其他基因转入稻谷,让人吃一碗米饭就等于摄取了各种营养成分,符合节约原则。这种商业广告的伎俩只能骗小孩。为什么不分别吃米饭和胡萝卜呢?为什么不吃胡萝卜而要吃胡萝卜素呢?我们已经被一种全球化的快餐文化思维控制了,像着了魔似的。将来可能会发明一种饮料,每天早晨起床喝一杯,一天都不用补充营养,然后坐在那里发呆,或者想办法干坏事。

食物转基因,是文化转基因的必然结果,都是将一种实验室假想的模式推向全球社会实践领域。16世纪以来的资本主义文明全球化的过程,就是全球文化转基因的起点。文化转基因的结果,就是本土文化的基因被污染,像墨西哥的玉米种子一样,再也找不到原生的种子了。

从19世纪中叶开始,中华民族进入了一个全面文化转基因时代。文化转基因最顽固的障碍,应该是信仰领域。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其信仰基因的代码,在植入中国的过程中完全失败。中国人不相信佛教的“大慈悲观”,也不相信基督教的“博爱”,同时,自己原有的“仁义道德”也没有了。这种失败的文化转基因,培植出了一个文化怪物,那就是在中国传统信仰基因被改写的同时,出现了一种新的症候:什么也不信。

毫无疑问,水稻转基因和文化转基因具有同构性。也就是说,转基因水稻已经不是水稻了,它的蛋白质也不是原有的蛋白质,它引进的胡萝卜素和活性铁蛋白也不是真正野生的胡萝卜素和原本的活性铁蛋白。我只能说它是一个怪物,一个基因变异的怪物,一个文化转基因的怪物。我想起了电影《异型》中的场面——人类自己培植的“转基因”异物,将把人类自己吞食。我同时还要呼吁:抵制一切转基因!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