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对转基因作物的妥协

2015-01-21 | 作者: Nature Plants | 标签: 欧洲

十多年来,政治僵局使得欧洲农业对转基因技术的开发利用处于禁止状态。人们期待近期欧洲议会的妥协会推动转基因决策的理性化。

《Nature Plants》杂志的创办目的之一是更好地宣传植物基础研究中所取得重大进展的意义以及基于这些认识带来的技术创新的讨论。但是如果没有政策的配合,人类也就不能从科学的进步中获益。在此背景下,近期欧洲议会对转基因作物立法的妥协应该被视为一种有效措施。

在欧洲,植物科学处于一种非常矛盾的状态已有较长的时间。一方面,欧洲科学家一直是技术进步的先驱,创造了多种抗病、增强作物营养品质及其他目标性状获得改良的转基因作物品种;另一方面,近15年来欧盟只有两种转基因作物被授权商业化种植。第一个是巴斯夫(BASF)公司的转基因土豆,具有高品质的直链淀粉,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可用于造纸业。这种转基因土豆在2010年3月被欧盟批准商业化生产,但在2012年1月BASF撤回了生产许可。与此同时,BASF把他的转基因作物研究中心从德国转移至美国,并声称在欧洲看不到任何能够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可能性。第二个是由孟山都(Monsanto)公司开发的玉米品种MON810。这个玉米品种导入了来自苏云金芽孢杆菌的编码毒素的基因,从而能够抵御包括欧洲玉米螟等虫害。到2013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不到15万公顷,大部分都在西班牙。相反2012年欧洲进口了高达3000多万吨的转基因粮食,其中以用于饲料的大豆为主。

转基因作物在欧洲很难推广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民众的反对。2010年欧盟民意调查显示,58%的人不认同转基因食物对下一代是安全的说法,只有21%的人是认同的。与非洲面临的农业挑战相比,欧洲农业面对的困难区域性较强。知名的植物生物学家们担心:如果不能从他们的发现的知识中为欧洲农业带来利益的话,那么欧洲在植物生物学研究中的领先地位就会慢慢消失。在2014年11月,来自反转基因技术的强大势力导致欧盟理事会主席的首席科学顾问Anne Glover被解雇。

2012年前欧盟委员会主席José Manuel Barroso设立了首席科学顾问一职,并任命Anne Glover为首任顾问,就科学、技术和创新等方面提供独立的专业性建议。她的职责范围涵盖科学的各个领域,但她对转基因生物的评价是很鲜明的。2013年9月她在一个欧洲土壤会议上发表了“没有一种食物像转基因食物那样被彻底地研究,没有一位科学家说过某种食物是100%安全的,但是我是99.99%相信转基因食物是安全的,因为科学证据表明利用转基因作物生产的食品不会给人体健康带来任何问题。几乎我所知道的所有科学家都支持这一观点。反对转基因及其所带来的利益是一种我不能理解的疯狂作法”。不久后卢森堡前总理Jean-Claude Juncker接替Barroso成为欧盟主席,在2014年11月他收到了来自环保团体提交的一封信,指出“Glover的讲话仅代表了关于转基因生物争论中的一方面的、不完整的观点,强调关于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的问题已经达到科学共识“。11月13日,Junker免除了Glover在欧盟中的职务。

欧洲的知名植物科学家们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欢迎Juncker的到来,呼吁”欧洲的决策者”支持对植物生物技术的研究;在及时批准转基因品种授权种植的同时,他们请求欧洲当局确保开展那些获得许可的安全的转基因植物的田间试验,起诉那些破坏田间实验的人并要求他们赔偿所造成的科学和财政损失。在瑞丹默奥大学的Stefan Jansson 的协调下, 欧洲21位最有威望的植物科学家在这封信上签名,他说“如果政治家们选择无视这条信息的话,那么今后政治家就不能称他们是认真地对待科学”。

欧盟的每一个成员国必须履行欧盟的认证,但在转基因作物上如何实施这一原则在过去的四年多时间中都没有任何进展,并使委员会与那些反对转基因国家(如法国、奥地利、卢森堡)之间产生了争执。然而,在2014年12月这一僵局被欧洲议会打破,允许各国自主对转基因作物实施禁令,尽管转基因作物已被欧盟批准使用,这一决定被誉为双方的成功。欧盟健康与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Vytenis Andriukaitis认为“这一方案赋予了民主产生的政府至少与科学建议发挥同等重要功能”同样,来自英国Sainsbury实验室的知名科学家Jansson Jones向《nature》杂志表明“这可以让那些相信科学的国家先行一步,这也使科学知识的应用变得更加容易” 。然而,也有反对者,比如欧洲议会的比利时绿党成员Bart Staes,担心这个决定“风险像一个木马……为了松绑欧盟转基因生物的授权”。

我们不知道如果这个决议在四年之前达成会产生什么效果。现在像基因编辑这样的新技术是否还需要与转基因技术有相同的立法规定尚不清楚。原来的规定对新技术来说可能不合适。然而,在欧洲目前的政治气候下,朝着以事实为依据做决策的方向迈出的任何一步,哪怕是一小步,都值得赞扬。

文章来源:《Nature Plants》
翻译:郑亚洁
校对:黄继荣(中科院上海生科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中国植物生理与植物分子生物学学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