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再论转基因——如何对抗流言、谎言与谣言

2015-07-10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方玄昌

2012年11月7日,美国加州公投了一份特殊的议案,表决要不要“对上市的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结果,53%的公民投了反对票,使之成为废案。
自1996年以来,FDA(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规定在美国销售的转基因食品不需要做标记。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认为,强行贴标签的做法暗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有别于普通食品,属于不正当竞争。今年由于法国几个长期反对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转基因玉米致癌”而引起波澜(这篇论文随后受到科学界的普遍质疑,欧洲食品安全局调查认为其研究方法严重缺乏科学性),美国加州推销有机食品的人趁机发起公投议案。

加州议案的否决意味着,美国公众大多数已经习惯了转基因食品,并认为其安全性与普通食品并无二致。消息传至国内,有网友预言国内媒体不会太多关注此事,原因是“如果有人指出美国人吃转基因食品的事实,就会被骂卖国”。

目前看来,这一消息在国内确实没有被严肃媒体广为报道;但这位网友不曾预料到的是,仅仅一两天,这一消息就被谣言化——11月8日,已经有网文赤裸裸地宣扬“美国加州支持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声称“针对转基因食品是否需要标识的问题,近日美国加州进行了投票,结果以53票赞成47票反对的方式,通过了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的做法。”

一个多月前,我在搜狐评论发表了一篇有关转基因技术的文章(http://star.news.sohu.com/s2012/zhuanjiyin/)。不出所料,如同以往所有关于转基因技术的科学解释性文章一样,后面的跟帖骂声一片。并且,这些谩骂的依据也毫无新意,无一例外是以往被批驳千百次的流言、谎言、谣言以及阴谋论。更为荒唐的是,这些谩骂者基本上都没有去看文章内容,因为骂声中表达的大多数说法,在我的文章中已经被批驳。

让我们先看看这些骂声中提到的、针对转基因食品的种种流言:

1、美国人基本不吃转基因食品,目前动物饲料也严控;
2、欧盟绝对禁止(包括动物饲料)转基因食品;
3、非洲人饿死也不进口转基因食品;
4、上海世博会与北京奥运会均严禁转基因食品;
5、农业部幼儿园禁止转基因食品;
6、财政部食堂禁止转基因食品;
7、亚运会严禁转基因食品;
8、大运会严禁转基因食品;
9、中央特供食品严禁转基因食品;
10、俄证实转基因食品使动物三代绝种;
11、种植转基因作物之后,某地老鼠死光了;
12、转基因是“共济会”用来减少世界人口的重要武器;
13、巴西14-55岁的妇女有百分之八十吃了转基因粮食,已经绝育了;
14、世界很多权威的机构都不能证明转基因食品安全;
……

这些“传闻”中,第一、二、三条为彻头彻尾的谎言(与事实刚好相反);第四、五、六条有一定事实基础;第七、八、九条为未经证实的流言;第十至十四条为纯粹的谣言(无中生有)。

有事实基础的那三条能说明什么?我在前一篇有关转基因问题的评论中提到过,农业部幼儿园禁止转基因食品,只能代表这个幼儿园园长甚至仅仅是一个采购员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同样,财政部食堂禁止转基因食品,也仅能反映财政部机关服务中心某一位或几位负责人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认识,他们与普通公众有多大差别?其权威性难道会盖过联合国粮农组织及美国药监局?

“世博会与奥运会严禁转基因食品”其实也属于谣言,实际上世博会和奥运会仅强调要检测转基因食品,但两者指定采购的食物品种均包括转基因大豆油。

在我看来,这三条传闻虽有事实基础,但由于反转控们对其解读过于荒谬(比如把农业部一个幼儿园的做法上升到代表整个农业部对转基因问题的态度),依然属于流言。

至于第七、八、九三条流言,假设全部为真实,即亚运会、大运会及中央特供食品严禁转基因食品,又能说明什么呢?仅仅能说明大运会、亚运会的筹办人员以及中央部分官员科学素养低下而已。不过,这些流言尽管无关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但确实需要有人站出来给予合理解释,因为普通百姓的认识能力毕竟有限,更不能期望大家都了解北京奥运会供应食品中指定使用转基因大豆油这一事实。

上面罗列的谎言和谣言则极为拙劣。之所以这样说,其一是因为它们很容易得到验证;其次,公众只要稍微动点脑筋,用最基本的常识思考便可以否决这些荒谬言论——试想,一种将导致动物绝种、妇女不育的恐怖食品,怎么可能会有市场?一个普通公众也能看到的阴谋、一项足以导致亡国灭种的技术,各国领导人及其智囊团能看不清?

反转控们一直用这些流言、谎言和谣言来攻击转基因技术;而针对科普工作者及科学家的解释与反驳,他们祭出的武器便是阴谋论和所谓的“爱国主义”:“力挺转基因者都是拿了孟山都的好处、都是美国派来的卧底、都是卖国贼”。

长久以来,面对这样的攻击,科普工作者总是被动防守,仅仅表明自己的立场,而极少做更有力的反击。实际上,依据一些基本事实及简单的逻辑,便不难发现这些阴谋论者完全是猪八戒倒打一耙——一些反转控自己从事有机食品的生产和销售;还有反对转基因的机构接受境外某些教会组织(他们往往提倡“纯自然”的生活方式)的经费支持;另外,以前我在文章中曾经说过,反转控们老攻击转基因技术的支持者是“拿了孟山都的好处”,但从逻辑上推理,我更有理由怀疑他们才是“拿了孟山都的好处”,因为他们对于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步伐的阻挠,客观上会增大未来孟山都垄断农业技术的可能性。

因此我建议,往后科学家及媒体人在反击这些阴谋论时应该主动出击,调查他们背后的利益驱使——应该让这些阴谋论者品尝到被反攻倒算的滋味。

单纯的科学解释不足以对付流言、谎言和谣言——你解释一千遍,他们传谣一万遍。就如我的前一篇解释性文章一样,它很容易就被谩骂和谣言所淹没,老百姓依然无所适从。针对转基因问题,除了我上篇文章所提及的要以国家战略力量来做科普解释之外,还必须以实际行动、即“吃”的方式来做宣传。

那么,首先号召谁来吃转基因食品?最好是政府要员(我相信他们大多能接受科学理念)带头吃,因为中国人最相信“官”,但这种想法不那么现实:中国高层领导人吃什么,老百姓不太可能知道(当然,如果某些官员主动做出行动则最好不过);现实的做法是,最清楚转基因安全性、对此问题最有发言权的科学家和科普工作者首先带头吃。

总有反转控质问我:你老说转基因食品安全,为什么你自己不吃?我多次在文章中强调,我一直吃转基因大豆油;同类食品,我首选转基因的。以往,我仅仅因为清楚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及其价格相对便宜而做出选择,并未将其与科普挂钩;往后看来应该改变这种思路,多参加大张旗鼓公开吃转基因的活动(以前有过,但次数太少,规模也不够)。

我还有一个建议:那些从事转基因技术研发的机构,及从事转基因食品生产的企业,应该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工作形象和经济利益。这在我看来也是很好的一种科普手段。去年金龙鱼状告郭成林的官司就创造了一个很好的解释性报道契机,但媒体所做的解释性报道依然不够。目前,许多商家在产品包装上标注“不含转基因成分”,其实这样的标注应该被起诉,因为它暗含了对转基因食品的攻击,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且明显违背广告法。

当然,消灭谣言的终极武器,还是科研工作者不断利用转基因技术做出优势产品,让消费者真正体验到转基因技术带来的实际好处,以事实来证明一切。

由于反对声的阻截,中国第一张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整整等待了11年,到这张证书发下来时,这种水稻基本上失去了商业化生产的价值——11年的拖延,已经让这种水稻在品质(体现在米饭口感等方面)上处于劣势。反转流言、谎言和谣言,正在变相地浪费中国有限的科研人力和物力。

世界终将步入转基因时代。就目前形势来看,从技术水平、资金投入、作物种植面积以及国内消费水平等多方面因素看,美国都已经先行一步。尤其是民众意识问题——加州公投结果意味着美国在转基因问题上已经扫清了民意障碍,而这个障碍直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后进国家最大的敌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些以造谣、传谣的方式来妖魔化转基因技术的“爱国贼们”,都是在打着爱国的旗号行祸国之事,其结果是阻止中国前进的步伐,让中国在未来攸关国家战略的农业科技竞争中再次落后于西方。

(本文引用了笔者在11月7日由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等机构举办的“转基因媒体报道研修会”上所做报告《如何让老百姓听到科学的声音》的部分内容。)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