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识转基因与标识DNA一样毫无必要

2015-01-26 | 作者: Jon Entine | 标签: 标识转基因

提要:自由派常常以公众“知情权”要求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强制性标识,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类标识和“标识DNA”一样没有实质意义。如果你担心自己吃了转基因食品会危及生命,那么你会好奇相对普通食物它做了哪些改变。基因食品与普通食物一样安全是世界主流科学界包括美国医学会的共识。发表在俄克拉荷马州月报上的调查结果显示80%的受调查者居然同意对食品标识上“内含DNA”,反映了令人堪忧的科学素质。当然,对于转基因标识的观点并不是不可逆转,公开讨论时大家还是会信服科学结论。

假使绝大多数的美国人,特别是自称自由派的那些人若有相应的能力,他们会把所有的食品贴上这样的标签:
警告!本产品含有脱氧核苷酸(DNA)。卫生局长认定DNA与一系列人类或动物疾病相关。某种程度上,DNA也是肿瘤和心脏病的危险因素。孕妇怀胎十月会把DNA传给胎儿因此也是危险人物。

这是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教授伊利·亚索在华盛顿邮报文章中给自由派“建议”的可笑标签。

俄克拉荷马州月报2周前发布了州农业经济部门经济学家杰森·拉斯克的发现:美国人依然对转基因食品带有疑虑,82%的人表示他们会支持对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加上强制性标签(下图倒数第3行)。不过这个数字小于要求对肉类产品加上强制性的产地标签的比例86.5%(下图倒数第1行),显然后一项上不了政治活动家的议程。

美国人要求对转基因进行强制标识的人数比例与要求对所有含DNA的食品进行标识的人数比例没有统计学差别!80.44 %的受访人表示支持对含DNA的食品进行强制性标识!这就是科盲(“自由派”)的美国人?

罗比·冈萨雷斯在科普网站 http://io9.com 上解释了DNA和转基因食品的区别:结果表明,大多数美国人不了解DNA和转基因食品之间的差异。众所周知,前者是生物生命活动必不可少的遗传物质,后者是一种可食用的生物,只是它的遗传物质为了某些品质而做了改良。打个比方,一个像砖块,另一个就像建成的大楼,只不过在建楼之前对砖块进行了打磨。强制性标签警示了食品中的DNA含量,但对食品的最终意图和目的是毫无意义的,就像对每种食品贴了一个水分含量警示标签。上述调查结果反映了美国公众令人堪忧的科学素质。

这令人痛心的结果,居然发生在国际各大科学组织都认定转基因是相对安全(与一般食品等同)的背景下,并且美国的自由派报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到《科学美国人》一致赞成美国医学会发起的反对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的运动。

事实上,虽然持不同意识形态的多数人支持转基因标识,但这个调查结果不仅仅是数字图表,如何看待转基因标识成了自由派检验意识形态纯洁性和团结度的试金石。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转基因怀疑者和反对者认为自己是自由决策的,并认为自己具有科学头脑,因为他们当中多数人也认同演化论胜过神创论,并且承认人类活动引起全球变暖的事实。

如华盛顿邮报编辑索明所言,这个调查结果显示了“科学无知与政治愚昧的结合,社会上两种现象都是很常见的”。

很不幸,这就是一个个体理性行为导致集体无意识性危险的例子。单个选民对科学或公共事务无知没有太大关系,但多数选民(或比例大的少数派)若对科学或公共事务无知,就会导致危险或适得其反的政策被通过。如同本文中,过度或不必要的食品警示性标识不仅误导了消费者,并且使消费者忽视真正的危险因素(如食品质量)。

为什么公众的科学素养和食品认知之间产生了脱节,杰森·拉斯克发现了一条线索。当问受调查者他们的信息来自哪些参考书时,他们大多会说“没有”,这意味着他们的信息主要来自朋友或网络。个别人回答他们参考了某些书,但这些书是迈克尔·波伦的《杂食者的困境》或埃里克·施洛瑟的《快餐国度》——这两本书一边作为饮食圣经大受自由派推崇,一边因为其中的意识形态因素被主流科学界严厉驳斥。

当然除了这些还是有些好消息。尽管多数民众对转基因食品相应的安全性无知,近期投票结果否决了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的强制性转基因标识提案,表明对于转基因标识的观点并非不可逆转,在公开讨论某个议题时相当多的人会信服科学结论。

拉斯克认为,“很明显,不少人认为转基因强制性标识的政策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柔性的,可以通过教育和辩论改变人们的看法”,“因此,我不相信这样的调查结果提供了一个决议是否应该通过/驳回的答案,而是在对话起始给大家一个认知基础。”

谈到拿公众“知情权”做为转基因强制性标识前提的论调,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迈克尔·艾森认为:这种标识——“内含转基因食品”或“内含DNA”传达的信息极其有限,如果你担心自己吃了转基因食品会危及生命,那么你应该想知道相对普通食物它做了哪些改变。

……如果你担心耐除草剂的转基因植物会促使除草剂滥用或导致除草剂用量飙升,那么你可以抵制这一类粮食。但反对使用作物设计来增加作物抗病性或生产人体必需维生素就说不通了。事实上也有很多人,如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罗纳德·帕姆,相信转基因作物的不断发展是推进有机与可持续农业的最佳方式。你可以不同意她的观点,但应该明确的是,农业实践的效果取决于具体的作物品种和遗传改良。

因此这才是转基因标识支持者们要求更多信息的应有之义,而不是仅仅标上 “本产品含有转基因成分”。所以,强制性标签提案最讽刺的是,通过(年复一年)不断重提这个议案,决策者坚持不懈地要确保自己及其支持者不能得到有用的信息。


作者Jon Entine为专栏作家,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世界粮食中心研究院研究员,创办遗传扫盲项目(GLP, 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编译:基因农业网(魏玉保),原文链接:http://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5/01/20/forget-gmos-surgeon-general-has-determined-that-dna-is-dangerous-to-your-health/

来源:GL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