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厌恶的力量

2015-09-16 | 作者: 郑褚 | 标签: 厌恶的力量

看新闻说,在转基因技术与生产的大本营——美国,一场针对转基因的围剿似乎将要重新展开:今年五月初,美国国会的民主党参议员Barbara Boxer和民主党众议员Peter DeFazio提出转基因食品知情权法案,这一法案要求食品制造商必须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清晰的标注。

熟悉科技新闻的读者一定会有“怎么又来了”的感觉,在去年11月6日,加州才刚刚举行过一场关于令全球瞩目的公投,其投票内容和这次的提案如出一辙,就是要不要对在加利福尼亚州销售的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进行清晰的标注。(Barbara Boxer就来自加州,她是国会的一个环保委员会担任主席,目前是民主党副党鞭。)

去年的加州公投结束以后,连中国国内的科普界人士也为之振奋,并在国内媒体上大力宣扬公投过程,作为转基因在美国大获全胜的证据。因为这场公投确实可以看作“科学的胜利”,公投开始之前,认为没有必要强制标注转基因食品的选民只有25%,而公投结果却达到了54%。

其实公投的利益双方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强制标注转基因食品的支持者包括美国“有机消费者”基金,“自然之路食品”,“艾米厨房”等以有机食品为主业的公司和机构,它们一共捐出了870万美元用以说服公众;而它们的对手,反对强制标注的一方则付出了4560万美元,这些反对方除了孟山都、先正达、杜邦等转基因作物研究机构之外,还包括雀巢,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卡夫、亨氏、通用磨坊……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国际大牌食品企业都在反对者之列。

在这场对决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双方都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避而不谈。转基因食品的反对者要求标注转基因食品,理由是要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而转基因食品的支持者要求不标注,依据是消费者如果不想吃转基因食品,只要选择“有机食品”即可。反正除有机食品之外都默认含有转基因成分,无需特意指出,而这个标注的工作本身会带来极高的行政成本。

换言之,双方都并不担心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美国本不仅是全世界最大的转基因食品生产国,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转基因食品消费国,如果有机食品一方拿转基因的安全性来吓唬选民,效果恐怕只能适得其反。那么,既然双方都承认转基因食品没有问题,对于有机食品行业来说,给对方贴一个安全的“转基因食品”标签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对于非有机食品行业来说,被对方贴这样一个标签又能有什么坏处?双方为什么还非要耿耿于怀于一个小小的标注呢?

这个道理,其实和国外香烟盒上的恶心标识是一回事。

人们当然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但对这种威胁健康的恶习产生厌恶感则是另一回事。同样是中华香烟,在国内拥有漂亮的红色烟盒和华表标志,在国外则必须加上一个烂掉的肺或喉管等令人厌恶的图片才能销售。如果要提醒你吸烟对呼吸系统的危害,一行文字已经足够,这些恶心的烟盒图片实际上是为了制造一种“吸烟厌恶型”的文化。

吸烟厌恶的文化尚未建立的典型标志,就是高级香烟仍然被作为礼品,送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也因此,烟草公司在电视上的投放的广告才遭到社会的强烈反对,因为控烟的关键是建设一种对吸烟感到厌恶的文化,而这些烟草公司却用暧昧的语句宣扬吸烟的生活方式是健康和潇洒的。

理解了“厌恶”,我们就理解了为什么老牌反转基因组织“绿色和平”的人在法国销毁转基因大米时,要穿上全套的防护服:他们暗示消费者,仿佛这玩意不仅不能吃,甚至都不应该跟人体有直接接触。

而转基因之所以甚至在对它最没有接受障碍的美国也遭遇挑战,一个根本的问题是——它一开始就起错了名字,给人留下了先入为主的坏印象。

转基因这种名字,一听就是要把消费者的基因“转”走掉。对转基因的厌恶,实际上是对这个“恶心”名字的惩罚。为什么不能一开始就叫“绿色粮”、“太空粮”、“智慧粮”之类的名字呢?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曾讨论过这种被我们称为“先入为主”的心理现象,我们第一印象就觉得一个人品性不佳,有可能只是因为他刚好穿着一件自己厌恶的人穿过的外套而已,但是我们即使发现与先入为主的印象矛盾的证据,也不会主动去纠正印象,而是努力找证据来维护第一印象,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反对转基因的人尽管提出的理由被不断驳倒,却从来不改变自己对转基因的态度——只是因为转基因这个词语给了它恶劣的第一印象。

人们买H&M的衬衣, the north face的速干裤,但服务员不会告诉他们说,他们米了一件“聚酯纤维衣服”,尽管这实际上是涤纶的学名,但听上去太可怕了。而且这玩意是“由有机二元酸和二元醇缩聚而成”的化工产品——没有那个服装销售商会这样向顾客介绍自己的衣服。但如果按照“转基因食品”的起名方式,商场应该宣称自己卖的是“化学衬衣”。

如果用与“转基因食品”相同的命名方式,“随机转基因水稻”显然是一种比转基因水稻更可怕的食品,因为它的基因转移手段不像转基因技术那样精确而是随机的,事先谁也不知道会转出什么后果——实际上我指的是杂交水稻。“基因突变肉”就更可怕了,它好像是为了让人类基因变异而生产的一种肉,实际上它就是指普通猪肉,毕竟每一只猪相对于其先祖,都发生了基因突变——当然,人也是。

所以,为什么美国公司不愿意标注自己的转基因?实际上是他们避免使用转基因这个词语为自己的产品命名。用法学家桑斯坦的说,转基因三个字会给对手提供极大的“舌战优势”,所以他们的合理策略是避免这三个字被提起。

来源:百度百家

相关文章